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调控信贷结构 抑制资产泡沫
2016-11-10 17:05:28作者:曾刚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导言

  今年以来,尤其是二季度以来,个人按揭贷款规模急速攀升,部分月份中,占新增贷款规模超过70%。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也迅速升温,量价齐升,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一度以稳增长为首要目标的宏观调控方向也由此出现新变化。10 月末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表现出决策者对房价快速上涨的担忧。

  而在此之前,监管部门已经开始着手干预信贷流向。一方面,有关部门约谈主要商业银行,对信贷投放结构进行窗口指导。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也出台政策,严禁信贷、理财资金违规流入房市,并加大了对违规银行的处罚力度。这些旨在抑制资产泡沫的政策能否发挥作用?是否还需要进一步调控手段?诸如此类问题,要有更清晰的结论,笔者认为,首先需要还原现在已多少有些扭曲的信贷数据。

  还原银行信贷增长与结构

  从总量上看,截至三季度末,信贷增长速度为13%左右,基本与年初所定的目标一致。分季度看,增速呈逐步放缓趋势,但变动幅度并不明显,季节投放相当稳定。当然,这种平稳在很大程度上与货币当局的信贷规模控制有关。从2016 年起,相关部门将合意贷款规模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MPA),控制重点也从单一的信贷扩展到了广义信贷。但在实施MPA 的同时,相关部门仍然维持了对银行信贷的窗口指导,根据全年信贷增长目标,将贷款规模细化到月,并落实到每一家银行。如此一来,信贷总量的平稳增长自然得到了保证,增长目标也不至于有所偏离。

  不过,在实践中,银行面对的融资需求并非一成不变,往往会随着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波动而变化,而且不同银行的战略定位不同,规模扩张的冲动也有很大差异。按月细化并平均分配的信贷额度管控,不仅难以适应市场波动的客观实际,也不符合银行差异化竞争的主观需要。也正因为此,过去一两年中,银行仍然存在利用非信贷渠道来规避信贷规模控制的动力,由此导致了信贷数据的扭曲和失真。大致说来,银行规避信贷规模控制的路径有二:

  一是资产负债表内的科目调整。以同业投资为通道对接债券或非标资产,实现对融资主体的授信。2012 年以来市场与监管的博弈,推动了同业投资科目下的热点轮换,从最初集中于银行同业业务,正加速转移到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合作。从趋势上看,过去两年中,银行对其他金融机构的债权增速基本都维持在50%以上,从2014 年9 月末的9.5 万亿元,快速膨胀到2016 年9 月末的25.1 万亿元。其中有相当数量可能与非标代持有关。

  二是大力发展表外业务。不管是合意信贷还是升级后的MPA,关注重点都是银行资产负债表,并未涉及表外业务(目前主要是非保本理财)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用理财资金对接非标或其他类型的资金需求,同样能达到绕开规模控制的目的。尽管近期有关部门已经开始研究将表外理财纳入到广义信贷的管理范围,但具体实施仍有待时日。按照以往以增量控制为主的调控模式,在目前的监管空当期,预计会有一些中小银行会继续发力表外理财,尽快做大规模,为今后的发展赢取更大的空间。

  从融资角度讲,表内同业投资通道和表外理财资金投向非标资产,与银行信贷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当然,在银行风险承担上还是有很大差异),都可以视同为经由银行完成的信贷投放。如果把这两块业务计入,银行业实际信贷投放要高于统计公布数据,而且,其增长趋势也远非平稳有序。大致计算,目前理财资金运用中,非标资产占比约为16.54%,表外部分存量规模约在3.5 万亿元左右,较去年末增加1 万亿元。假定对非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中,非标占比与理财相近(考虑到自有资金配置的风险偏好要低于理财,这个假定可能略有高估),那同业投资中隐含的非标存量约在4 万亿元左右,较去年末增加1.1 万亿元。以上两类“影子信贷”,再加上本年度地方政府贷款置换所导致的信贷缩减5 万亿元。这意味着,截至2016 年9 月末,银行业新增人民币信贷规模在17 万亿元上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