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从供给侧改革看金融监管与风险防范
2016-08-23 09:50:49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现在最重要,同时也是最时髦的词,就是“供给侧改革”。同时最头疼的问题,是高杠杆。为什么高杠杆?就是需求侧不断使力,所以搞得高杠杆了。所以要搞供给侧改革,要从供给侧解决问题,就是要解决高杠杆。这两个是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的。我们今天选这两个互相关联的主题,很有见解。

  关于高杠杆的问题,我所领导的国家智库在2010年就开始研究。要做智库,要有点前瞻性,当时我们选定了好几个题目,高杠杆,特别是在国家资产负债表框架下研究高杠杆问题,2011年开始确定。新常态,当时主要研究全球新常态,后来算我们“蒙”着了,一下子新常态变成中国一个这么热的词。再一个,我们关注全球的长期债券。现在看起来我们还是把住了这些热点。今天就去杠杆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我讲四个问题。

  中国债务到底有多高?

  第一,杠杆到底多高?我们已经编了连续14年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我们认为,杠杆问题最合适的分析框架,是从国家资金流量表里来看,就是实物表和金融表,大家搞资金流量的就知道,实物表要滞后2年,金融表很快就能拿到,但是金融表所反映出来的一些情况,有可能差别很大。所以对至关重要的一些经济状况的刻画,要等到实物表出来。仅仅停留在金融表,说现在到300多了,那就是几个金融数字,而且可能是互相不关联的金融数字得出的,我认为这不负责任。负责任的,应该是实物表出来以后。现在我们不能非常准确地得到2015年的数字,只有一些估计。

  正是由于我们是基于实物表在做这些研究,所以我们原来的研究成果2年发布一次。现在形势迫使我们必须加快发布的频度,今年开始,我们会每年发布2次,半年一次。我们跟腾讯可能有合作。

  刚才说了分析架构背后的一些问题,我们频度提高了,就不可能总是在实物表的层面上讨论问题,还有金融表上能看到的一些现象。这样发布的话,我们讨论的范围可能更广一点。

  同时我们编制了中国省、市、县的资产负债表。通过这样一个编制,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结构、存在的问题、潜力,有一个非常透视的看法。很有意思,我们已经在最后杀青了。有了这样的国家省市县的资产负债表,对中国经济的了解,不太有人比我们了解更多。可能我们会在上海来,根据财政部的安排,也编了上海市的资产负债表,北京等几个省市也在编。编制方法可能有所不同,我们希望这方面跟大家交流一下。

  关于债务问题。初步估计,在2015年底全中国的债务,债务对GDP比重是248%。还有280的,300多的,我觉得我们这个比较靠谱。

  金融债务并不高,头号问题是企业债

  居民和政府的负债率不高,所以大家看到权威人士说,中国政府部门和中国居民部门,还有进一步加杠杆的空间。相比国际而言、相比自己的财力而言,再增加一点负债,应当说是有空间的,不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金融部门比较低。很多研究有重大的数字差别,就在于处理金融部门的债。一边大规模的负债,一边大规模的贷款,怎么看这个事情?特别是最近这些年,金融部门大量的同业业务。我们不把同业业务考虑在内,我们跟淡马锡有非常大的差别,我们认为应当扣掉这个。中国金融部门的债务占13%,在世界来看不算太高。

  政府部门方面。中国中央政府部门不太高,地方有很多争议。中央政府加地方政府在一起,我们初步核算2015年底是39.4%。如果再加上地方政府担保的或者是承担偿还义务的,大概20%,就是存量的20%估计要兑现。这样就是41.5%,就是说中国的整个政府占GDP的41.5%,这是非常低的。美国120%,法国120%,德国80%。同他们比较,我们是比较低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