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天才“楼教主”重现江湖,pony.ai预计年底前国内进行路测
2017-09-19 12:35:20 来源:消费热线 评论:

9 月中旬的周日下午,DT君在加州 Fremont 搭上了一辆汽车。看到绿灯,它稳定行驶,不久后前方出现了有一个 STOP 的标示,它自动停下约三秒,观察前后左右没有行人或车辆后又开始前进,接着路边有一个标示限速 35 英里,车子自动放缓速度过弯后,又恢复了正常的行进速度。

在整个行驶过程中,这辆车都一直严格的遵守交通规则,不论是直行还是转弯都做到一丝不差。这就是小马智行(pony.ai)的自动驾驶汽车。

“我们做到的范围接近 10 平方公里,880 号公路以西,到 237 号公路以北这块区域已经可以做到稳定、点对点的自动驾驶,而且速度可以达每小时 50 英里(80 公里/小时)。”楼天城透露。

图丨 pony.ai 自动驾驶汽车。

目前,印着 pony.ai 标志,上头装有 5 个摄像头、1 个激光雷达,在湾区附近路上跑的自动驾驶汽车不超过 10 辆。此外,pony.ai 预计于今年底之前在中国展开路测,现已与国内一个一线城市达成初步意向,准备具体落地事宜。

刚满 30 岁的楼天城,其中有十年的岁月是 TopCoder 算法竞赛中国区冠军的纪录保持人,因此在计算机及编程领域被冠上楼教主的封号。向来低调的他在接受 DT 君采访的当天,身穿了一件上头印有 Google Code Jam 的黑色 T-Shirt,话不多,很鲜明的极客(Geek)风格。但把问题丢给他之后,他习惯先思考个几秒钟,接着就很有逻辑、详细地说出观点,言简意赅。

从百度离职后,业界总是关注他的动态,他与同事、前百度首席架构师彭军,最终选择参加了这一场自动驾驶汽车的创业竞赛。现在的楼天城挂上了 pony.ai CTO 的头衔,“负责所有技术方向的把握,以及对总体事情的认知,例如自动驾驶该怎么做、如何做。”彭军则担任 CEO。

“楼教主”一出手就让人极尽关注,先抛掉盛名光环之外,更重要的是 pony.ai 在创业圈里立下了几个标竿:去年 12 月成立,经过 6 个月就拿到美国加州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牌照,并且实现了 24 小时白天黑夜公开道路人车混流自动驾驶。

同时,他们为自动驾驶汽车量身打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操作系统,这与多数创业公司使用开源的机器人作业系统(Robot Operating System,ROS)不同。而且,他们的目标很大,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就设定挑战 Google 旗下的 Waymo,立志做自动驾驶汽车的世界第一。

从 0 到 1 打造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 iOS

楼天城还在读书期间,就屡屡斩获 Google、Facebook 举办的编程竞赛大奖,因而被 Google 选中到硅谷总部进行自动驾驶核心技术研发,三年后再被百度延揽加入自动驾驶团队,担任核心技术负责人。彭军则是 Google 的早期员工之一,还曾获得内部最高员工荣誉奖 Google Founder’s Award,在 2011 年被百度挖到其美国研发中心,担任首席架构师,之后被升为百度技术最高级别 T11。

凭着实力以及在 Google、百度这些大企业任职的丰富资历,想要再进入其他大型公司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难,但两人选择踏上创业路。

“这个领域将来是很有影响力的,不只是彻底颠覆人类出行,影响力是其他领域不能相提并论,将完全改变人类生活,提供新的终端模式。另一个原因就是,自动驾驶需要很多技术,现阶段来看技术扮演关键路径的角色,如同苹果公司CEO Tim Cook所言: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之母’,而这正是我们擅长的。”楼天城明确的说。

团队的技术实力是 pony.ai 的强项,这也是其与其他创业公司的差异所在。举例而言,目前许多创业公司以及百度的阿波罗计划,都以开源的 ROS 为基础进一步做技术开发。但对 pony.ai 来说,ROS 过于通用、有局限性,并不是最适合的自动驾驶汽车方案。

ROS 前身是斯坦福大学与美国 Willow Garage 公司针对机器人专门开发的,让机器人各领域如导航(Navigation)、操作(Manipulation)、洞察环境(Perception)、感知(Cognition)等,建立共通的使用平台。现由开源机器人组织(OSRF)维护与营运,全球研究员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各种机器人相关研究的资源和算法。

但在先前的自动驾驶汽车开发,楼天城看到了传统 ROS 的不足,主要是因为传统 ROS 是为四轴六轴机械臂而设计,采用并联架构,但自动驾驶汽车应是集中控制系统(centralized control system)。所以,他针对自动驾驶汽车专门打造了一个集中式多层系统(centralized multi-layer system),不仅仅是为了展示团队的技术实力,更重要的是强化系统安全性、稳定性以及 10~20 倍的性能提升,并且希望透过不断的迭代完善,将这个系统做成自动驾驶汽车界的 iOS。

此外,pony.ai 也提出新的办法来补强过去自动驾驶汽车的设计思维。举例来说,从 2009 年左右开始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 Google,过去主要是一套基于规则而定的系统。在驾驶过程中有许多交通规则需要遵守,例如最简单的红灯停、绿灯行,就把这些规则写进程式里让系统执行。

所以,有一派的观点认为这些并不需要深度学习,“我认为这个观点是对的”,楼天城说。“规则已经写清楚了,那就是规则,但是有些场景情况是需要人类常识(common sense),什么时候需要礼让,什么时候需要加速等等”,这就是深度学习可以发挥的地方。透过规则及深度学习两种融合应用,让自动驾驶汽车变得更能掌握真实场景。

大公司船大难掉头,创业公司后发先至

正因为楼天城和彭军都待过 Google 和百度,外界自然关注 pony.ai 的技术和这些公司有何差异,楼天城认为,Google 做自动驾驶汽车做了八年,系统能力领先是毋庸置疑,但创业公司在技术创新、商业灵活性更具优势。

大公司常有“船大难掉头”的病灶,做创新时易被现有体制包袱(legacy)所阻碍,当 Google、Facebook 小的时候创造了新的科技应用,但大了之后创新力就会减弱,就像 Feed 流大战,百度做不过头条。发展自动驾驶汽车想要构建很好的系统需要不断打磨细节,包括视觉、控制方面,创业公司在创新及快速迭代更有优势。

此外,大公司在商业化的考虑也会有缺陷,“创业公司能从局部做到整体,但 Google 并不允许如此”,举例来说,pony.ai 可以在 10 平方公里做试营运服务,但 Google 不可能满足只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推出服务,“他们第一天就是要做全北美市场”,如此一来,Waymo 商业的脚步就会慢,更会缺失了商业化经验的积累。

另外,楼天城还很直白地点出市场上对于自动驾驶存有误解,“其实 Tesla 是做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有人认为做到辅助驾驶就能做到自动驾驶,大概只有 Elon Musk 会这么说吧!”事实上,“辅助驾驶跟自动驾驶不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单独做辅助驾驶做 10 年、100 年也不会变成自动驾驶”他说。因此,pony.ai 一开始就是直接切入自动驾驶 L4、L5。

把人从驾驶解放出来,采取高通模式落地

一家公司要成功,除了技术之外还有商业布局,pony.ai 的商业模式又是什么?彭军表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真正做到出行自动化,把人从驾驶这件事解放出来。”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肯定需要有一辆自动行驶的车,但是,车厂已经做车超过百年,不论是在制造及零件整合都有很高的优势,所以“至少在当下,我们没有必要做车本身,而是把车这个平台变成自动化,这件事是我们专注的方向。

他进一步指出,自动驾驶汽车发展有三个环节,首先,得把技术做得足够安全及可靠,其次是好的商业应用模式,一开始的机会很有可能是共享出行(ride sharing)。另一个就是法规制度及民众的接受度,这还包括整体基础建设的改变,因为现在的道路是针对“人开车”来设计,自动驾驶汽车想要普及得有更多的辅助,不论是专属道路、固定区域、特殊场景等,都是各种尝试。

因此,对 pony.ai 来说,首先的落地模式就是瞄准共享出行,并且采取一种“高通”模式。楼天城指出,很多人想把自动驾驶汽车一开始是卖私家车,或是把方案卖给车厂,这是不合理的,因为私家车的利用率很低,大概只有 10%。根据美国交通运输行业顾问 Paul Barter 先前的说法,美国每辆汽车有高达 95% 的时间处于停放状态。

此外,数据资源不容易收回来,但车卖了还需要靠数据才能持续优化人工智能系统,所以 pony.ai 的自动驾驶汽车落地模式是在一定的区域内作自动驾驶汽车车队的增值及运营服务、生产高精地图、布局专利,同时积极参与行业规格及政策的制定。

这就好像是在手机芯片市场独霸一方的高通,手握庞大专利并将其核心技术销售给生态圈伙伴,让终端业者可以开发出好的产品,“高通是很成功的公司,创造了很大的市场,我们希望先在中国落地,并且可以达到这样层次的贡献。”

下阶段重心:技术持续打磨、商业化加大力度

任何技术的成熟都是一步步发展起来,自动驾驶汽车也会是从局部到整体、简单到复杂场景。彭军进一步说,pony.ai 之前 8~9 个月的重点是将技术做到一定程度,但距离真正全天候(目前无法应对特大暴雨)、全路况上路还有一定距离,因此,下一阶段的重要策略,一是不断打磨技术,让系统更可靠,处理更多复杂的场景,以达到 Waymo 的水平。

二是在商业化方面加大投入力度,探索市场,“技术永远是为市场服务的”,不能无限制做技术,得把技术商用化,因此在未来 2~3 年会以大规模车队的商业化尝试为重点,先选择一定场景、范围内开始,例如在一个开放区域提供民众出行或是解决送货的最后一公里的需求。

今年三月,pony.ai 第一轮融资获得红衫资本和IDG 资本的支持。据了解,双方基金合伙人在硅谷试乘了多家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后所作的决定,也是少见两家基金在相当早期就同时相中一家公司并投资的案例。但对于具体融资金额,彭军表示,不便透露。

要做新时代之声

“The road is life(路即是生活)”,是在 pony.ai 官网上的一句话,也是出自美国作家 Jack Kerouac 的文章。Jack Kerouac 是美国“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代表作家,其撰写的《On the Road》一书被视为是新时代之声,一本反抗文化的圣经。

自动驾驶汽车正在准备颠覆传统的移动模式,正创造一个新时代的技术典范。

“我们希望做到颠覆性的东西,作为一个拓荒者,把路一步步建起来,并且与整个生态圈一道把这件事做到”,彭军说了引用这句话的寓意。

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路还未建好,但通往革新的方向已经在前头。

pony.ai 脚步跑得很快,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将技术做到稳定,上路测试累积资料,人才无疑是一大关键,目前团队座落硅谷及北京。“人才很全面,来自工程、算法、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等领域,全部都有顶尖公司的工作经验,包括 Google、百度、Facebook、Uber、NVIDIA,而且一半以上的人拥有斯坦福、普林斯顿、清华等知名学校的博士学位。”

规模接近 50 人,来自强者中的强者、清华大学“姚班”的大概就约 10 位,也有不少是各大国际比赛的常胜。例如今年 6 月 TCO(Topcoder Open)中国区线下公开赛,楼教主只拿到了第六名。彭军则笑着说:“超过教主的人都招过来了。”

“第六名是最近特别差的一场成绩”,楼教主笑说。但他也解释,“现在不能全身心投入比赛了,要把主要精力花在公司上,所以比赛中发挥不够稳定。”DT 君询问他,既然楼教主都已经被视为是神人级了,是否会像 DeepMind 的 AlphaGo 一样宣布退休,不比了?他答:“说到退休还早!”。

pony.ai 被视为是大牛级团队,怎么样的人才是 pony.ai 寻找的人才?“解决问题的能力,所有的经验都是可以积累的,但解决问题的能力是诸多能力的最终体现”,彭军一言以敝之。楼天城补充,现在自动驾驶汽车处于发展初期,唯有不断累积能力、解决问题才能走向专家之路,竞赛圈子本身的基因一定程度上就符合了这个理念,“竞赛比的是解决问题,不是背诵。”

新的科技方法不断出现,参赛者需要花很多时间学习,以及拥有开放心态,因为比赛很重要的是互相交流。确实,在 pony.ai 团队,不少人是基于对楼天城的信任及肯定而加入。

最后,DT君问了楼天城:“你怎么看待别人称呼你为教主?喜欢吗?会感觉压力很大吗?”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楼天城笑了一下。“非常谢谢圈内人这些年的信任,不光是竞赛建立的信任和认可,更重要的是,相信我们能一起做一件有意义、很有挑战、将来很有影向力的事。事实会证明这是一个很适合展示自己的舞台。(指创业)”

过去的楼天城在编程界、学业拿下了成功,现在的他,力争在事业、在为科技发展做出贡献上写下一个更好的成绩。

本文为商业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有疑问请来函与本网联系: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