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麟投资:资产管理与精品投行双轮业务的中国实践
2017-05-31 16:46:43 来源:中国网 评论:

  当中国初级产业的产能开始过剩,随之而来的是经济结构的必然调整:产业的“野蛮生长”不再受到投资者欢迎,通过兼并重组以提升效率,过渡至更加精细的运作方式,成为企业在巨大成本压力下为数不多的选项。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的股权投资业或将戏剧性地重复美国在1980年代出现的并购浪潮:并购基金火热,杠杆并购兴起,类似KKR、黑石和凯雷的主流私募股权基金开始步上舞台。

在新兴的中国本土市场上,一众投资机构希望复制美国前辈们的兴盛之路,达麟投资是其中的一家。然而,与主流从事单一业务的投资机构不同,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金融机构,希望在以并购为主的另类资产管理和并购重组全流程金融服务两方面齐头并进。“达麟对标的是美国黑石集团,基础业务板块与黑石早期很类似:以并购为主的资产管理,加上精品投行业务。”张景峰说。

张景峰是达麟投资的总经理,在中国一所顶尖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从事医疗健康领域的股权投资。一年半以前,张带着他的投资经验来到达麟,在短暂熟悉业务后,他被提升为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在张看来,并购资产管理业务和与之相关的投行业务关系密切,“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促进”——前者管理并购基金或产业基金,完成基金的募资、投资、投后管理和退出;后者作为买方顾问,通常为上市公司提供“从行业分析到标的遴选,从标的尽职调查到交易方案设计,再加上资金筹措”等一系列服务——精品投行服务的客户多是产业投资者和龙头企业,“如果认可我们的专业性和服务性,他们可能成为达麟旗下并购基金或产业基金的出资人”;同时,帮助客户在梳理并购标的的过程中,达麟也能找到适合在管基金的投资项目。

然而,张景峰也表示,除了宏观上的相互促进外,资产管理业务与投行业务在微观上依旧独立,并没有出现有同业将投行服务作为投资入股条件的情况。“这两块业务要做得很专业才会做得长远、有品质,如果单个业务丧失了独立性,一旦出现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另外的业务”,张景峰说,“我们不会为了一个项目赚点小钱就丧失了业务的独立性。”

张景峰关于两块业务关系的想法或许有些道理,由于达麟的专业性,他说有超过一半的精品投行业务客户,最终变成了达麟在管基金的出资人——在基金募集并不容易的现实情况下,这是个不错的成绩。这些出资人的钱和来自其他出资人的钱一并注入到达麟在管的基金中:三支军工基金已经募集完成,合计超过17亿元人民币;一支投资消费升级领域的并购基金完成募集13亿元;一支节能环保基金完成募集2亿元。达麟的计划中,军工基金和消费升级基金仍将继续募集。

在资产管理业务方面,根据项目的不同,达麟在具体投资中选择控股或者参股等不同的投资方式。以军工基金为例,第一、二期军工基金中大约10亿元资金“用来收购优秀的军工类企业”,而“剩下的2亿元则做些参股性投资。”而第三期军工基金,则定位于参股投资“更加偏早期一些的项目。”——这种属性丰富、相互配合的基金投资方式反映了达麟在投资上的灵活性。

在具体投资并购领域的选择上,张景峰说达麟投资选择了军工、消费升级和节能环保,这些动作一定程度上契合了二级市场“脱虚向实”的监管倾向:监管层试图将并购重组“引导至有真正核心技术的企业和实体经济上,避开那些纯粹概念性的东西。”张景峰说,“像在2015年股市火热的时候,很多蹭热点的概念性重组频繁发生,而到了2017年,后遗症就会体现得比较多。很多上市公司商誉减值,就是那时股市火爆,大家去追风造成的。”

而在投行业务方面,这家年轻的金融机构不仅在国内布局,也随着投资人更开阔的眼光走到了海外。这一情况发生的背景是,在2015-2016年国内优质标的已经大部分消耗殆尽的情况下,投资者试图迈出国门,在海外寻找优质资产。张景峰说,“到了这个阶段,国内已经无法满足投资者加大投资力度和进行资产配置的需求,企业家不仅想做国内龙头,也想要在国际上有些影响力。”而出海力度加大的另有一个原因是,“中国的产业投资人正在逐渐成熟,历经了国内并购的历练,获得成长,投资人有能力出海去寻找更优质的标的企业了。”

此前,达麟投资帮助国内一家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将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医疗健康企业控股收购,为快速回归中国本土资本市场创造了条件——这一项目主营业务位于中国,国内市场投资者对于其商业模式和进入壁垒表达出了更多的理解。在控股收购该优质企业的过程中,达麟帮助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设计了基金的组建方案,并帮助完成了所需的大额融资。达麟投资在张景峰看来,募资在整个交易完成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自身资金往往会受到很多限制”,为解决这一问题,达麟专门发育了一个团队,“去管理所有资金的来源。”

张景峰说,在解决投行客户所需资金的来源上,除了投资机构的资金和客户自有资金外,达麟还帮助客户寻求来自银行的固定收益类资金。“选择哪种资金,取决于交易的整体规模,也取决于交易者对于整体收益的测算,以及交易的实现难度。”

事实上,在解决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面临的众多障碍和问题上,投行的作用至关重要——很多情况下,钱能解决很多问题,但还有些问题超越钱能解决的范畴。张景峰说,很多国内投资者对于海外标的及资本市场的理解“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举例来说,很多海外标的的所有者与管理者相分离,作为大股东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须得在一定期限内退出,而持股相当有限的管理层对于公司股权处置的话语权又相对小。中国投资人往往注重说服大股东,却忽略了与管理层的沟通,殊不知,这些持有小份额股份的管理者对于公司未来发展事关重大。

今年的4月12日由投中信息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投资机构颁奖典礼上,达麟共获得四项大奖,分别是:

2016年度中国最具成长潜力私募股权投资机构TOP10

2016年度中国新能源与清洁技术产业最佳新能源领域投资案例TOP10

2016年度中国先进制造与高科技产业军工领域投资机构TOP10

2016年度中国消费及升级服务产业最佳品牌消费领域投资案例TOP10。

本文为商业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有疑问请来函与本网联系: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走进合众,携手筑梦|合众e贷成功举办广东投资人...

走进合众,携手筑梦! 成立近两年来,合众e贷始终秉持稳健、合规、安全发展之心,将工作重心放在对低风险优质资产的获取..[详情]

头条号阅读40万+等同核心期刊,浙大新规让靠收版...

9月15日,浙江大学在官方头条号发布了一份通知,引发网友热议。议论的焦点则是:作品在头条号发布,且阅读量超过40万,可认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