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银行股东3500万“不翼而飞”案或牵涉辽宁3家农商行
2018-06-23 08:08:13作者: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郝成

农商行“讨债”诉讼,却引出自身股改往事:股东入股资金来源银行自身贷款,且有另外两家农商行参与其中;银行高管被指利用股改获利百万;银行董事长长期在贷款企业酒店包房。

6月20日,辽宁宽甸农商行发起的5个“讨债”诉讼同时开庭,《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被诉企业辽宁至成实业有限公司在庭上直指银行贷款存在诸多违规之处,并表示“企业自身使用的贷款,本金利息我们都认可,但银行股改时主导操作借给企业的资金,应该查清楚,分清责任。”

本报曾报道,宽甸农商行原最大股东至成公司在出售股份当天,其一笔3500万元贷款入账后不翼而飞,其后银行与至成公司双方在开庭中出示的银行账户流水有明显差异。而本次5起诉讼,与前述事件直接相关。企业方面在本次诉讼中爆出了更多银行股改内幕!

据了解,除眼下的系列“讨债”诉讼外,两年前,至成公司已经将宽甸农商行诉至丹东市中级法院,要求银行返还股改时购买不良资产的1800万元,6月22日,法院做出判决,支持了企业诉求。

股改资金出自银行

继丹东中院开庭审理宽甸农商行诉至成公司“还债”后,6月20日,宽甸县法院又开庭审理了5起宽甸农商行“讨债”案件,被诉还债的企业、担保方等,均与至成公司有关联。至成公司作为案件被告委托律师出庭应诉。

开庭前和庭审中,企业方面一再表示,对3笔自用贷款共2600万元,本金利息都认可,愿意针对这部分欠款,积极与银行商讨解决方案。也因此,当天庭审主要聚焦于另外4200万元贷款问题。企业当庭指出这些债务均系2013年宽甸农商行要求企业参加银行股改时被动贷款所致。

宽甸农商行起诉所依据的是2016年6月12日所签订的借贷合同。而企业方面在法庭上提供证据显示,2016年所订立的借贷合同,均系“借新还旧”,追本溯源,初始贷款都发生在2013年,彼时宽甸农商行进行了股权改制。

“宽甸农商行2013年强拉我们企业参与股改,而且银行积极主动操作贷款给企业用来股改。这些贷款从宽甸农商行发放给企业后,通过关联账户绕一圈,又进入到银行自己的股改账户。此外,我们还被要求用贷款购买了银行的巨额不良资产。后来我们发现这些贷款每年的利息,远远大于股权收益,企业负担日益加重。”企业方面称,也正因为如此,其在2016年6月12日退股。

2016年6月12日,至成公司进行退股,当天,购买方将1亿元资金打入至成公司在宽甸农商行的账户中。也是在同一日,至成公司与宽甸农商行签订借款协议,借款3500万元。

但2018年5月30日,至成公司调取对账单却发现,这笔3500万元在进入账户后,却毫无记录地不翼而飞。对账单显示,当天记录共29条,倒数第三条显示为3500万元入账,彼时余额为4100余万元,此后支取132.1元后,余额突然变为660万元。这之间的差额恰好为3500万元,但未显示去向。

此外,当日29条记录中交易渠道显示为三种:“本行呼叫中心”“银联中心圈存圈提设备”“60”。记账员均为“12”。

但6月5日,丹东中院开庭审理宽甸农商行诉至成公司该笔贷款案时,银行方面当庭提交的一份流水单却显示,在存入3500万元与支出132.1元之间,多了3条记录:该账户分别支出1200万元、300万元、2000万元。

银行提交的这份流水单显示,该记录系5月28日调取。庭上,针对两份流水单的明显差异,企业方面曾多次要求解释,宽甸农商行的出庭人员解释说企业的流水单“可能不全”,但未做进一步解释。

本次开庭中,企业也向宽甸县法院再次讲述了这一细节,但未能获得银行方面正面回应。主办法官也询问了不久前在丹东中院开庭的情况——那笔针对3500万元贷款的案件,其主办法官吕伯昌因辱骂代理律师、明显偏袒银行等原因,已被企业申请回避,企业还向法院纪检部门举报了该法官。“法院口头通知说,驳回我们对吕法官的回避申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银行股东3500万“不翼而飞”案或牵涉辽宁3家农商行

农商行“讨债”诉讼,却引出自身股改往事:股东入股资金来源银行自身贷款,且有另外两家农商行参与其中;银行高管被指利用股改..[详情]

审计署:工行等9家国有行违规向房地产提供融资360亿

9家大型国有银行违规向房地产行业提供融资360.87亿元;抽查的个人消费贷款中有部分实际流入楼市股市;抽查60家“现金贷”机构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