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浙商银行陷多事之秋:宝能旧账翻出 A股IPO战线拉长
2018-04-16 13:24:00作者:陈圣洁 来源:国际金融报 评论: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浙商银行多家分支行因违规操作行为被罚。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浙商银行接到的罚单已有6笔(含2017年底未公布处罚结果的),合计被罚金额为171万元。涉及处罚的银行遍布于浙商银行天津分行、济南分行、深圳分行、杭州分行、义乌分行,被罚理由包括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向融资企业转嫁成本、违法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

如果说上述罚单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其前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淑卿受贿一事的“定锤”则充分暴露了浙商银行的内控风险。

3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张淑卿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显示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淑卿上述被驳回,维持原判,即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据披露,张淑卿于2008年3月被聘任为浙商银行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在担任浙商银行的董事会秘书时,张淑卿利用职务之便,在代表浙商银行联系、办理存款业务和负责董事会办公室日常工作过程中,以假借营销费用名义、利用虚假发票虚列开支等手段,骗取、侵吞公共财物共计1479万余元,其中包括公款购买131瓶“小拉菲干红”以及29箱茅台酒。而在这1479余万元中,有1354.15万元来自于不允许任何人领取的,浙商银行向浙江省政府报告请求提供的存款支持(政策性扶持资金)。

回A路“遇阻”

除了内控问题,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影响到了该行的回“A”进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末,浙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21%,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9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29%。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6年末的9.28%同比下降0.99%,较2015年末下滑1.06%。虽然该指标已满足监管标准,却不能忽视其已连续两年下降的事实。

为了补充资本金,浙商银行启动了一般性授权配售H股。3月23日,该行发布公告表示,拟配售7.59亿股新H股,配售价为每股H股4.8港元。配售所得款项净额总额预计约为36.15亿港元,拟将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而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要求,发行人发行其他证券品种导致审核程序冲突时,应就A股首次公开发行提交中止审查申请。

为筹备配售H股事宜,本已在去年11月就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的浙商银行,于2018年1月16日向证监会报送了关于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暂缓了其A股上市的脚步。

公开信息显示,直到2018年3月29日,浙商银行完成增发7.59亿股新H股。4月2日,浙商银行与其保荐机构向证监会报送了关于恢复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

此外,就在3月26日,浙商银行还主动延长A股IPO的有效期。相关公告指出,鉴于浙商银行A股发行方案及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授权的12个月有效期将于2018年5月30日届满,为确保A股发行工作能够继续开展,建议将有效期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18年5月31日起至2019年5月30日止。

回“A”IPO战线拉长一年,浙商银行就能圆了回归A股梦吗?

对此问题,《国际金融报》也向浙商银行发函询问,但截至记者发稿,浙商银行暂无回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