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负债成本难下行 银行抢发同业存单、结构性存款
2018-03-20 16:43:20作者:佘庆琪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在贷款需求旺盛、存款和同业理财增速回落的背景下,银行负债压力已逐渐显现。2018年一季度以来,同业存单供给量再度上行,尤其是国有大行的发行量出现了明显的抬升。

据第一财经统计,3月以来,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已经达到16749亿元,其中仅3月首周发行量就高达8504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事实上,在资管新规出台在即、表外理财难以为继的情况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也成为了重要的负债工具。截至2018年2月末,结构性存款存量达到了8.4万亿元。有机构表示,结构性存款发行成本不低,目前整体的体量已与同业存单市场余额相当。

大行集中发行存单

记者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流动性明显有所转暖,货币市场利率出现明显回落,但3月以来,同业存单发行量却显著上升。

第一财经统计发现,3月以来,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已经达到16749亿元,为年内新高。其中,仅3月首周同业存单发行量就高达8504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兴业研究何津津认为,这样的变化与季末提前吸收跨季资金有关,叠加发行利率一直维持在低位,各家机构都抓紧该时间窗口发行同业存单。但她认为,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发行机构的变化,2018年以来,同业存单一级市场最大的边际变化是国有大行。

根据第一财经统计,3月以来,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分别达到725亿、356.9亿和295.7亿元。其中,交通银行今年的累计发行量已经达到了1742.1亿元,而去年全年其同业存单备案额仅1000亿元。

除了发行量明显上升之外,交通银行的同业存单备案额度也从去年的1000亿上升至3500亿元,同比增长2.5倍。


何津津认为,无论是发行计划还是实际发行量,2018年以来大行都在“抓抢”同业存单市场,这可能与其负债端压力逐步增大有一定关系,并开始寻求同业存单的发行来支撑负债。

“从监管的角度看,国有大行的存单规模远低于监管指标的要求。与股份行和城商行不同的是,国有大行的负债端压力不是来自监管而是来自其自身的资产负债表的结构变化。”兴业证券称。

银行负债成本难下行

虽然近期市场流动性超预期平稳,但何津津发现,从不同期限资金利率预期分化、中长期资金可得性受限、结构性存款竞争以及贷款需求指数进一步走强等角度来看,短期之内银行中长期限负债端成本下行空间有限。

银行负债成本为何难以下行?她认为,这可能与旺盛增长的贷款需求有关。央行公布的最新一个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显示,贷款需求指数从前期的65.7%快速上行至70.9%,达到了2014年6月以来的最高位。

“由于贷款需求指数与3个月期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之间的相关关系,要看到中长期资金利率趋势性下行,至少需要先看到贷款需求的明显萎缩才能完全确认。”她称。

除了贷款需求以外,银行资产的结构性变化也是原因之一。兴业证券认为,以前国有大行的负债主要依靠存款和理财,当前理财增长困难,加上存款增速回落,国有大行亦需要通过存单来弥补负债缺口。2017年下半年开始,国有大行在存单市场的角色也由投资方转为融资方之一。从这个角度看,国有大行的负债端压力是上升的。

中金公司固收团队也提到,在今年严监管的背景下,非标和通道业务受到较大的打击,规模萎缩,不少表外融资需求只能转回到表内贷款。

中金认为,货币政策中性偏松、“一行三会”《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302号)》限制杠杆,导致资金利率年初以来走低。而存款争夺激烈,“长钱”仍稀缺,同业存单作为银行主动负债工具利率居高难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