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江苏银行高盈利下资本承压
2018-02-10 09:10:09作者:张艳芬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月3日,江苏银行发布公告表示,拟公开发行不超200亿元的可转债。实际上,此前一年半时间内,江苏银行通过IPO以及发行的优先股,募集资金规模达271亿元人民币。

在监管升级趋势下,表外资产回归表内、新的资本充足率监管标准、同业业务的缩表以及负债端拉存款的压力,使得银行业整体资本承压。

“上市银行有多重途径来补充资本,如定增、可转债等。其中可转债成为银行越来越重要的一种资本补充途径。”太平洋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董春晓表示。

资本充足率逼近红线

2月3日,江苏银行发布《中期资本管理规划(2018~2020)》,表示为支持业务发展,在内生积累为主的原则下,适时发行普通股、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券、可转换公司债券等资本补充工具补充资本。

“本行资本已满足目前的资本监管要求,但随着各项业务的稳健、快速发展和资产规模的不断提升,预计本行未来资本充足水平将有所下降,本行有必要在自身留存收益的基础上,通过外部融资实时、合理补充资本,进一步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2月3日,江苏银行发布的《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使用可行性报告》表示,该行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0亿元,用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此前该行也通过上市募资、发行优先股补充资本。2016年7月份,江苏银行通过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总额72.38亿元,扣除发行费后,资金净额71.29亿元。在上市3个月后,该行再次发布公告表示,拟非公开发行200亿元人民币优先股的公告,并于2017年11月,募集资本净额199.78亿元人民币。

伴随着资产扩张、业务持续拓展,该行资本也随之消耗,资本充足水平压力渐显。2017年三季报显示,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4%、一级资本充足率8.54%、资本充足10.89%。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较2016年底的8.93%有所下降。另外,一级资本充足率迫近监管所要求的2018年年底前达标的8.5%,并低于国内银监会公布的城商行资本充足率的整体水平。

2017年多家上市银行通过定增、优先股、发债等外源性的补充资本金方式募集资本,其中百亿级的融资计划频繁出现。例如,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家银行,通过发行可转债融资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南京银行、北京银行以及杭州银行等通过定增的方式补充资本。

愈加严格的金融监管环境对公司外源性资本的补充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2018年将延续2017年初以来的监管政策,并会再升级,银行资本将继续承压。

“每家银行会根据考核期末的资本充足率,倒算出来自己所能达到的广义信贷增速上限。拿银行现在的资本充足率倒算,全行业的广义信贷增速上限约5%~10%之间,先假设7%。拿银行业资产负债表200亿元做个粗略估计,2018年增长7%,意味着全年增量在14万亿元左右,要想进一步提高这一增速,除非银行有效补充资本。”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认为。

投资业务快速增长

1月18日,江苏银行发布业绩快报,该行2017年经营效益稳中有进,实现营业、净利润、总资产“三升”态势。其中,营业收入为338.39亿元,增幅为7.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8.75亿元,增幅为11.91%;资产规模达1.77万亿元,增幅为10.78%。

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推进,监管降不断升级,表外资产回归表内成为趋势。

“此前,盛行的一种做法是中小型银行投放同业资产,绕道将资金投放给最终借款人,然后安排借款人在本行开户,从而回笼存款。但是目前同业业务受限,回归表内信贷,而放贷业务需要遵从代付规定,资金是投放给借款人的上游供货商,不能安排回存。”王剑表示。

“资本充足率是银行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的比率,2017年金融监管对外表业务以及同业业务监管加强,许多表外资产有回归表内的诉求,所以表外资产规模加大使得资本充足率承压,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较大。”苏宁金融研究院银行业分析师赵卿认为。

与信贷资产相比,同业业务中部分业务的风险权重低,在资产规模扩张的需求下,对风险资产的占用比较低。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期限在3个月以下的同业资产,风险权重仅为20%;期限为3个月以上的,风险权重为25%。而信贷资产的风险权重最低为50%,最高可达150%。

从2017年三季报数据来看,江苏银行的同业负债端缩表,同业资产端扩表。在负债端,与2016年相比,该行三季度末的同业存放、拆入资金以及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均下降,同业负债规模下降。但从资产端来看,存放同业、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规模分别为1093.78亿元、259.69亿元,分别较2016年末增长35.53%、159.69%。

赵卿认为:“同业资产占用风险资产时计提的权重相对贷款较低,同时去年上半年,存放同业的利率上行较快,所以有些银行的同业资产会增加。”

近几年银行加大投资类资产和同业资产的配置。但由于同业业务也存在期限错配的风险,可能产生流动性风险,在银行监管层2017年开展“三三四”检查后,一些银行主动压缩了同业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资本金的监管要求限制了银行放贷能力,同业业务也受到限制,但是一些中小银行的投资业务仍然快速增长,作为生息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业务为很多中小银行贡献了很大部分的利润来源。以江苏银行为例,该行2017年三季度利润表显示,投资收益规模1.89亿元,较2016年底增速279.36%。

从江苏银行资产负债表看,虽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规模有所下降,但叠加持有至到期投资、应收款项类投资,三者在资产配置中占比40.81%,几乎与发放贷款和垫资占资产的比重41.20%相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江苏银行高盈利下资本承压

2月3日,江苏银行发布公告表示,拟公开发行不超200亿元的可转债。实际上,此前一年半时间内,江苏银行通过IPO以及发行的优先股..[详情]

地方银行甩卖股权 千万大单找买家

2018年以来,银行股权交易进入旺季,交易活跃,近一个月时间,淘宝上银行股权的转让和拍卖超过200笔,资金数额也从千元到亿元..[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