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盛极而衰的同业理财:银行贴钱补缺口 转型道阻且长
2018-02-01 14:28:01作者:陈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朱明坦言,以往同业理财业务里,的确存在不少期限错配、机构买入返售、抽屉协议暗中担保等违规行为。为此他要求资管部门采取两个风控措施,一是针对存在违规行为的同业理财业务制定相应的清理时间表,二是对部分短期业务到期不再续投。

为了维系银行理财产品规模扩张与高收益预期,朱明曾一度寄希望同业存单弥补同业理财受限所衍生的“缺口”,然而今年初银监会发布的同业存单发行规模计算新规,彻底打乱了他的算盘。

“今年不少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同比下降1/3,如今我们不少理财产品资金已经对接不到高收益的优质资产,到最后银行只有自己贴钱补收益缺口。”他坦言。

转型道阻且长

随着同业理财与同业存单业务双双受限,近期朱明也在思考如何借助自身力量维持银行零售业务发展。

“年初总行高层提出了两个意见,一是提升零售业务服务品质留住个人存款,二是细分客户群体,拓展居民理财、高净值客群私人银行业务。”他告诉记者。

为此银行高层一再嘱咐他,这些变革措施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资管部门能否自主获取优质资产并形成完善的风控措施,推动银行理财产品向净值化、非刚性兑付、资产配置化转型。

过去两周,他多次发动资管部门员工积极接洽当地大型企业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寻找优质资产,进而创设高收益预期理财产品带动零售业务发展。

“目前看起来成效并不明显。”他直言。

一方面他所在的银行地处中西部,当地大型企业多以煤炭或金属开采为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对企业经营状况好坏的冲击较大,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坏账问题。另一方面,银行内部激励机制也不够完善——由于一笔坏账就可能“夺走”资管部门员工一年绩效资金,因此不少员工抱着“不犯错”的心态,不愿深入挖掘企业或地方融资平台融资需求。

目前,他所在的银行只能通过设在上海的金融市场部寻找一些信用评级在2A以上,收益较高的债券进行投资,但这不足以缓解理财产品收益预期下滑的窘境。

“何况,即便我们打算提供债券交易寻求价差获利提升收益空间,也缺乏足够的债券交易人才。”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只能透支资管部门所有员工的工作精力,每个员工不但要承担宏观经济走势的分析,还要参与债券交易获取价差收益。

“如今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增速与高收益预期正悄然出现拐点,年初零售存款增长也没有呈现开门红,我担心今年零售业务发展压力过大,会拖累城商行业务转型进程。”朱明指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