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争抢“第一股”:银行上演IPO地域冲刺赛
2018-01-20 10:17:20作者:张艳芬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进入2018年,IPO银行候场队列连续变动,向市场释放了积极的信号。

从2018年1月5日开始到1月16日,半月不到的时间先后有重庆农商行、青岛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农商行、苏州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以及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共计8家银行更新招股说明书。截至目前A股排队银行已达17家,呈现“堰塞湖”的状态。

上述IPO排队银行以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主,地域特征较明显。例如,厦门、青岛等地区分别搭配一家农商行和一家城商行,而江苏省和山东省分别有三家拟IPO银行,为拟A股上市数量最多的省份。

同时,由于A股上市进程缓慢,不少中小银行也将目标投向了港股。不管是A股上市排队序列还是拟登陆港股市场,中小银行在IPO过程中的地域较量不可避免。

17家银行排队

目前进入A股上市排队名单的有10家城商行,包括长沙银行、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兰州银行、青岛银行、苏州银行、西安银行、厦门银行、郑州银行及威海市商业银行;6家农商行,包括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以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还有1家全国股份制银行浙商银行。

2018年1月5日,随着重庆农商行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IPO招股书,一周之内相继7家银行更新了招股说明书,而A股上市排队的银行已经扩充到17家银行,既包括从备案辅导“转正”的新近成员,还有从港股“折返”拟A+H双上市的银行。

从地域来看,这A股排队的十几家银行分别来自湖南、黑龙江、安徽、江苏、山东、陕西、厦门、浙江、河南以及重庆10个省市。

面对有预期的银行上市潮,其中多家面临同区域甚至同城竞争的状态。

以2018年“搅动”开局的重庆农商行为例,作为全国首家港股上市的农商行,该行终于2018年1月份正式“表白”A股,拟在上交所上市,首发将不超过13.57亿股。由于该行于2010年登陆港股,也是西部首家上市银行,所以也被一些媒体冠以重庆地区的“上市一哥”的称号。

值得注意的是,除重庆农商行外,同样在港上市的重庆银行也有意回A股角逐。据了解,重庆银行于2013年11月登陆港股,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城商行,2016年10月获重庆银监局同意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拟发行规模不超过7.81亿股。另据了解,重庆三峡银行于2016年11月完成辅导备案。未来三家重庆银行将争夺当地首家A股上市银行。

与西南地区相对应,西北地区的三家银行选择上市的路径迥异。2018年1月18日,甘肃银行在香港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全球发售22.12亿股,虽然同属西北地区,但与均处于申请A股上市“已反馈”阶段的兰州银行、西安银行不同,该行选择了绕道竞争,终于抢先一步成为西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

与同省竞争不同,厦门市三家银行同时备战IPO,上演同城竞逐上市第一股的“比赛”。2017年12月,厦门银行、厦门农商行先后报送了IPO招股书申报稿,目前两家银行的上市申请均已获证监会受理。受制于合资银行的身份,厦门国际银行筹备多年的上市计划一直未果,该行在其2016年年报中也明确表示:“积极拓展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积极研究上市的可行性,开展上市的相关筹备工作。”

而山东三家银行呈现“齐步走”状态,目前青岛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以及青岛农村商业银行均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的状态。

回望IPO开启后,最“风光”的其实是江苏省。2016年8月2日,江苏银行正式挂牌上市,成为A股第17家上市银行,随后该省银行上市步伐加速。目前该省正在上市排队名单的接棒银行有苏州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以及江苏大丰农商行三家,分别处于“预先披露更新”“已反馈”以及“已受理”阶段。

上市潮或引虹吸效应

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分析表示,在金融政策从紧的监管压力下,大小银行经营或将分化。他认为:“大型商业银行因为资金相对充裕、业务较为合规、客户基础良好等因素,所以受政策影响较小。而部分中小型银行则感受到较大的压力,特别是部分对同业负债依赖较大、业务不尽规范的银行。”

而通过上市,中小银行不仅能拓展融资渠道补充资本,还能在银行品牌价值、机构治理以及业务拓展等各方面获得提升机会。

“2018年预计中小银行将会迎来上市高潮,整个银行体系有3000多家银行,很多银行都在考虑,通过上市来补充资本充足率,扩大知名度,吸引更多的客户和投资者进行投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认为。

以郑州银行、甘肃银行为例,由于资产规模扩张迅猛,两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呈现不断下滑的趋势,甚至逼近监管红线。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跌至8.61%,距离监管红线仅有0.11个百分点;截至2017年6月底,甘肃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均降至8.55%,临近监管红线。

对于急需“补血”的中小银行来说,选择港股上市也是另一种尽快补充资本的路径。与郑州银行不同,甘肃银行于2017年9月向港交所正式递交上市申请文件,至今不到半年时间,甘肃银行便完成了上市计划。

李虹含认为,趋严的监管政策限制了银行上市的进程,未来A+H上市将会成为很多银行上市的标配。“从监管角度考虑,上市银行的体量规模较大,易形成虹吸效应,但由于A股上市标准比较严格,而H股上市只需要进行注册,所以可能会有更多的银行选择冲击港股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区域银行的上市情况与当地政府的积极推进存在密切关系。据了解《甘肃银行首发上市工作方案》曾作为2017年该省政府常务会议会议议题。与此类似,安徽省有六家正在筹备上市的农商行,是当前备案辅导最多的省份,这也与当地政府积极推进有关,安徽省政府金融办发布了《安徽省“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 ,明确表示要“支持和推动农村商业银行上市”。

“不可否认某些地区的更易获得上市机会,主要是由于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使监管部门对于银行未来的前景和上市可能获得的增长存在不同的看法。当地政府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银行加速上市步伐。”李虹含认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争抢“第一股”:银行上演IPO地域冲刺赛

由于A股上市进程缓慢,不少中小银行也将目标投向了港股。不管是A股上市排队序列还是拟登陆港股市场,中小银行在IPO过程中的地..[详情]

郭树清警告银行股东 银监会严防金融风险

郭树清指出,银行业要加强对各类风险的防范和化解,努力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三个方面的良性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