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徽商银行回A搁浅:股东高管“内斗”不止
2017-11-11 09:14:14作者:​杨井鑫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在徽商银行董事长和中静系关系持续紧张的情况下,该行的A股上市仍陷于僵局。

徽商银行上市“中止审查”的状态已经持续7个月,至今毫无进展。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中静系在该行最新申报相关材料上并未签字。“申报材料中有一些内容不符合证监会提出的真实、准确、完整的要求。”

尽管徽商银行“内斗”越演越烈,股东增持却此起彼伏。11月7日,皖能电力发布公告显示以人民币3.9亿元竞得海泰置业持有的徽商银行内资股1亿股。值得关注的是,这一交易完成后,皖能电力的集团公司安徽能源集团合并持股超过了10%,则其持有的H股也将不被视为公众持股。

同时,中静系明确表示暂时没有减持计划,徽商银行的H股公众持股量将继续下降,仍低于香港联合交易所规定的公众持股比例要求,这将是银行现任高管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考验。

“未来只能通过增持来提升话语权。徽商银行国资成分较重,不可能谈及控制权。”中静系相关人士表示。

一方是银行高管,一方是持股大股东,双方宿怨何来?如何破解当前困局?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两次定增失败

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曾任宿州市委书记,2013年7月上任正值徽商银行H股上市的关键时期。李宏鸣此前并无金融从业经历。

徽商银行是2005年由安徽省内6家城市商业银行和7家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是安徽省国资委下属企业。在该行成立的第二年,中静系[目前中静系为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Wealth Honest Limited四家的合称]在徽商银行进行了第一笔股权投资。此后,经过几轮增资和股权收购之后,中静系的股权比例逐渐增大,并由此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记者通过资料梳理,中静系在徽商银行的持股已经11年,而李宏鸣任职高管也有4年多,其间还经历了H股上市相关事宜,为何眼下矛盾渐渐升级呢?

“中静系与李宏鸣的矛盾最初可能在徽商银行的两次定增上。”相关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该行两次定增遭部分股东反对而告吹,主导定增相关事情的则是李宏鸣。

2014年11月11日,国美电器与徽商银行签订相关协议,由国美电器斥资24.04亿港元认购徽商银行新发行的6.325亿股,每股折合3.8港元。后来方案几经调整和变化,直至2015年1月31日仍未获监管放行。

时隔一年,徽商银行将定增目标锁定在青岛城市建投附属的中国金港,拟非公开发行5.72亿新股,认购总额23.39亿元。据记者了解,这次定增对象仍是董事长亲自操刀,但是于2016年3月1日终止。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两次定增未获监管批复均涉及被举报。记者就该事宜向安徽银监局发函核实,银监局没有给予相应的回应。针对徽商银行董事长和中静系“内斗”导致上市受阻一事,安徽银监局称“银行上市是企业自主行为”。

“对于此前的定增事项,股东知道的比较晚,可能部分股东有些意见。”徽商银行一家国企股东称,对于定增运作的详细情况,股东方面知道的比较少。

分歧再现

两次定增失败后,徽商银行高管与中静系的矛盾逐渐公开化。时至2016年6月的股东大会,徽商银行提交了发行优先股的议案,而中静系则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要求徽商银行新增终止发行优先股的议案。针对中静系的动作,徽商银行在股东大会上将发行优先股和终止发行优先股两个截然相反的议案同时提出,并提交股东大会表决,最终投票否决了后者。

值得注意的是,中静系在提出增加终止发行优先股议案的同时,也向董事会抛出了建议非公开发行H股的议案,但是银行方面并未采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