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零售利润占比超越对公 平安银行新零售转型格局初显
2017-08-19 07:51:17作者:秦玉芳、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平安银行全面向零售银行转型的新战略效果初显。8月中旬平安银行发布2017年半年报显示,零售利润占比超越对公业务,成为拉动上半年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

其中零售业务利润占比由去年同期29%上升至64%,而对公业务则下滑明显,利润占比由去年同期60%下降至22%。

受经济大环境和监管趋紧的影响,负债成本升高,息差收窄,企业景气度低迷,对公利润空间缩小;同时伴随移动互联网、fintech与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运用,零售业盈利空间增长。在此背景下,银行纷纷转型零售,以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不过零售门槛相对较高,网点渠道布局、客户基础等都需要多年沉淀,均非朝夕之功。

零售业绩猛增

自2016 年开始,平安银行不断全力推进全面向零售银行转型的战略目标,零售转型相关项目于去年7月正式启动。

零售转型新战略效果在今年半年报中得到体现。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零售业务资产规模较2016年末增长26%,远高于同期全行资产4.7%增速,也高于同期对公业务资产8%增速。

同时,上半年,平安银行资产规模5906亿元的零售业务创造了约106亿元的利润总额,利润占比由2016年上半年的29%上升到64%;资产规模约1.8万亿元的对公业务却只创造约36亿元的利润总额,利润占比由2016年上半年的60%下降到22%。

具体而言,今年上半年,平安银行企业存款1.6万亿元,比去年末下降了3.18%,企业贷款(含贴现)9372亿元,仅比去年末增加了0.26%;反观零售金融方面,今年上半年个人存款3121亿元,比去年末增加了16%,个人贷款(含信用卡)6570亿元,比去年末增加了21.46%。

零售业资产及负债端的快速增长,得益于该行客户基础的扩大。报告称,截至2017年6月末,平安银行零售客户(含借记卡和信用卡客户)5843.11万户,同口径较上年末增长11.53%。

对于零售业务快速发展的原因,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在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得益于核心零售策略的有效实施。据其称,自战略转型启动以来,平安银行举全行之力做零售,调整业务结构,引进科技、互联网、零售等专业人才队伍,并加大人工智能领域投入。“银行上半年在科技上投入了12亿元支持设备购置、平台搭建,在整体业务费用下降的情况下,科技投入同比增长20%。”

此外,谢永林还强调,信用卡、新一贷及汽车消费贷款等产品表现较好,收益率高,风险管理水平也很高。此类新产品对数据模型要求很高,而平安银行依托集团大数据及客户资源,并在模型生成上经过多年积累越来越成熟,这也是零售业务取得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此前,谢永林曾表示平安银行转型目的是要零售金融业务占主导,但并不是不发展对公,而是要找到差异化道路,走行业化、双轻化的精品公司银行发展之路。

他强调,要精选行业,深耕客户,有所谓有所不为,重点在医疗健康、电子信息、高端精密装备制造、教育、文旅等老百姓关心的、跟平安集团应用场景息息相关的产业领域做专、做精、做透。“做对公业务不能像过去一样只放贷,而是走零售路子,更多地帮企业直接融资,要做‘真投行’。”

平安银行行长胡跃飞介绍,未来平安银行业务转型将更多关注企业客户对金融的需求,不仅仅是投放贷款,而是从客户企业生命周期,匹配好“商行+投行”的系列产品,做好金融产品创新,满足客户的多元化需求。

“轻质银行”转型

对于平安银行“商行+投行”这种轻资产、零售化的转型战略,中邮证券董事总经理尚震宇认为,受监管形势和经济环境的影响,企业景气度低迷,直接影响对公业务的利润空间;且移动互联网、fintech与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运用,为零售业务带来了新的盈利增长空间,所以银行更倾向于轻资产、零售化转型。

谈及2017年的经营计划时,平安银行曾在年报中表示,经营将以“零售战略转型”为核心,该行认为,在利率市场化、息差收窄并存的时代,银行靠净息差盈利的传统模式已不再具备优势,要大力发展中间业务,提高非利息净收入占比是银行的转型方向,也是践行本行“轻资产、轻资本”战略的具体举措。

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多家银行都在发展“大零售”等“轻质银行”战略。如招行曾表示要进行零售银行转型,并提出以“轻型银行”为目标、以“一体两翼”为定位的战略体系,其中,“一体两翼”中的“一体”是指零售银行;中国人寿入驻广发银行后,也提出要整合双方资源,推动广发银行向“大零售”战略转型;素以传统对公业务见长的中信银行也启动了零售战略二次转型,全力布局“大零售”。

广发证券分析师沐华也表示,零售业务不良率低,且负债成本也可控,这也是目前息差收窄、资产质量包袱加重的银行选择零售转型的重要原因。

“零售业务可以吸纳更多的低息存款,同时与议价能力较强的公司贷款相比,零售贷款利率相对较高,对银行整体利润的拉动力更强。” 某国有银行公司业务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盈灿咨询分析师张叶霞认为,银行以前并不重视零售,因为零售触及的主要是长尾客户群,这对银行来说其投入产出比并不符合预期目标。“但现在随着‘互联网+’趋势的推进,加之息差收窄的影响,银行原有长尾客户群在信贷、消费、理财等领域更容易被触发。”

同时,记者注意到,各家银行的“大零售”或轻质银行转型不只体现在业务方面,更体现在中后台的转变,甚至改变了组织架构。

以平安银行为例,以零售转型为主,为向扁平化、去行政化转型,去年12月,平安银行总行一级部门从此前的42个精简到30个,总行架构调整为大公司、大零售、大内控、大行政四大条线,且由于向零售的全面转型,部分对公客户经理将转型到零售。

不过,沐华表示,零售业务门槛较高,网点渠道布局和客户基础积累,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需要长期的沉淀。尚震宇认为,在零售业务领域,中小银行无法与有金融控股背景的商业银行进行全面竞争,主要受限于资本金、牌照及专业人才储备等方面。“中小银行若想布局零售业务,只能通过差异化竞争战略,弥补零售市场的细分领域,同时积极运用fintech技术,对接移动互联网金融领域。”

普益标准分析认为,中小银行单纯通过银行自身拓展渠道难度较高,或需要借助与其他机构的合作,例如部分产品通过其他机构代销。“另外可以借助中小银行地域优势培养客户忠诚度,例如可与当地政府及企业建立更深层次合作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