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农行辽宁普惠金融样本:财政杠杆撬动20亿贷款
2017-07-01 10:07:32作者:杨井鑫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尽管市场潜力大、信贷需求旺,但由于“三农”贷款大多数缺少担保抵押,让大多数涉足农村金融的银行望而却步。同时,“三农”贷款高风险也无形中推升了市场利率,使得“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农村金融市场长期无法根治的顽疾。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盘锦、朝阳、阜新、锦州、沈阳等地对辽宁“三农”贷款实地调查后发现,中国农业银行辽宁分行探路“三农”贷款凭借“三封信”突破了固有的模式。两年多来,通过政府增信模式新增贷款近20亿元,将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发挥到最大效能。

盘锦“试金石”

“2016年,农行在辽宁的‘三农’贷款遭遇到了瓶颈。虽然农村市场潜力巨大,但是农户及小微企业等‘三农’经营主体缺少抵押担保,满足不了银行贷款条件。”农行辽宁分行农村产业金融部总经理宋涌海表示,当时银行希望通过引进第三方来实现风险共担,地方政府则成为一个关键点。

宋涌海表示,农业属于高风险行业,仅凭银行传统运作模式很难达到普惠目的。在实践中,银行“单打独斗”的做法也行不通,要与地方政府形成“合力”才能打开局面。“这块市场的症结在于贷款缺少抵押增信,引入的第三方最可行、信用最好的就是政府。所以,银行与政府尝试了建立风险共担机制。”

2016年,盘锦市成为“三农”贷款政府增信模式的一块试金石。农行辽宁省分行行长赵壮志与时任盘锦市市长高科多次洽谈并最终打开了局面。农行以“惠农贷”为载体,用政府财政补偿基金作为主要担保形式,银行则以10倍资金投放贷款,达到撬动财政资金杠杆的作用。

“盘锦市政府初期出资1亿元成立风险补偿基金,农行则能够在此担保下投放贷款10亿元,降低了银行风险。”农行盘锦分行副行长高峰称。

高峰介绍,“惠农贷”的客户群包括小微企业、小微企业主、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等。由各县、镇政府农业主管部门向银行推荐客户,银行按照贷款规定条件选择优质客户进行授信。“在该模式下,贷款发放进度非常快,银行对农户和企业贷款进行统一管理。”

值得关注的是,银行对农户和企业贷款时也能“心中有底”。按照风险代偿约定,“三农”贷款的风险由银行和政府共同承担。一旦个人或农户贷款产生不良时启动风险补偿机制,银行承担风险比例和补偿额度不超过贷款本金的30%,其余部分由政府承担;法人类贷款产生不良时,政府则承担全部的风险损失。

“实际上,区、县、镇及政府对于农户和企业的情况更为了解,推荐客户时能够进行一轮筛选,银行按照贷款流程则在条件上进行把关,降低了信息不对称的弊端。同时,引入政府因素之后,还贷的情况也更加顺利。”农行辽宁省分行农村产业金融部副总经理许占民告诉记者。

截至2017年5月末,农行辽宁盘锦分行累计受理“惠农贷”产品政府推荐7025笔,金额19.2亿元,累计投放5902笔,金额13.91亿元。该类贷款投放总额相当于盘锦市金融同业涉农领域农户贷款三年的投放额,亦相当于过去农行盘锦分行十年的投放额。

在盘锦试点成功后,农行辽宁分行全域推广复制。目前,该行就政府风险补偿基金增信与11个市地方政府签约或达成合作意向,与35个县(市、区)地方政府签约或达成合作意向,签约及意向基金额度已近14亿元,基本实现了全域覆盖。已累计发放政府风险补偿基金增信贷款近20亿元,支持农户、贫困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小微企业等近万户。

三封信“惠农”

政府增信模式在盘锦市一炮打响后,该项业务也逐渐在辽宁省其他地区推开。

“农行辽宁分行一把手赵壮志一共亲自写了三封信,分别是写给农行县域支行行长、县委书记和各地级市市长,比照盘锦市的案例推进政府增信模式下的‘三农’贷款。”宋涌海表示,由于对农村经济发展推动效果很明显,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也很高。

他认为,政府增信模式下的“三农”贷款一举多赢。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时缺少资金,而银行在此能够提供大量的优惠价格资金。对于商业银行来说,“三农”贷款能够彰显大行责任,同时地方政府的担保帮助银行迅速打开市场,扩大了贷款规模,让金融能够落地实体经济,实现惠农;对于农户和农村企业来说,贷款容易了,利率下降也省下一大笔利息。

据记者了解,辽宁省盘锦等地农户此前的贷款通常银行利率超过年化12%,即使采用联保等模式,贷款利率上浮也在30%至40%。然而在政府增信模式下,农户和专业合作社的贷款利率上浮的上限就是30%,贫困户的贷款则按照基准利率执行。

粗略计算,农户按照10万元的贷款规模计算,一年节省的利息支出6000元至7000元;农村专业大户贷款规模上限为100万元,一年节省的利息最多可以达到6万多元。融资成本降低之后,农业产业的利润率提升,也刺激了农民的积极性。

据了解,随着政府增信模式在辽宁的践行,农行“三农”贷款的雪球正在越滚越大。截至目前,全省4个地级市政府、35个县(市、区)与农行的政府风险补偿基金增信协议已经获批,本溪等7个地级市与农行达成地级市政府增信合作意向。若全部实现签约,上述风险补偿基金的规模将达到14亿元,按照10倍杠杆资金放大,可投放政府增信贷款140亿元。

宋涌海表示,未来将全力推进政府风险补偿基金增信基金的合作额度,并推进政府增信的提级,实现省内的全覆盖。同时,农行还将推进与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100亿元的战略合作,做好模式的运用组合和创新。

“地级市政府成立一个2000万元的风险补偿基金,农行就能在此增信下放贷2亿元,政府做了实事,银行也敢贷款了。”宋涌海认为,这种模式的优势是一个双向约束机制,财政资金是稀缺的资源,农行对于风控的把握也必须加强,过大的损失肯定会降低政府的合作意愿;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肯定也不愿意看到过多的风险产生,推荐客户更细致、到位,亦有动力协助银行回收贷款。

除了农业贷款和农户贷款之外,扶贫贷款也在逐步运用该种模式。目前,以捐赠为主的扶贫越来越少,以财政资金结合银行贷款的造血式扶贫越来越多。通过将财政资金结合贷款引入产业,然后用企业利润帮扶贫困户。不仅扶贫的财政资金规模上能够积累,甚至还能增加贫困户的就业机会。按照农行辽宁省分行的规划,2017年对15个省级扶贫开发的重点县单独配置的信贷资金不低于18亿元。

农行朝阳分行负责人表示,在扶贫工作中有了银行资金的参与,扶贫的覆盖面更广了,也是可持续的模式,打破原来一次性输血式的帮扶,效果也更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