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广州农商行港股融资超71亿港元 布局综合金控集团
2017-06-24 10:02:45作者: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作为广州本土首家上市的银行机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广州农商行”)正在布局综合金控集团的大棋。

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香港交易所(以下简称“港交所”)正式上市,最终定价为5.10港元/股,根据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71.63亿港元(经扣除全球发售相关承销佣金、奖励费用及其他估计费用后,并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

融得资金后广州农商行拟将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补充该行资本金,以支持广州农商行业务持续增长。广州农商行董事长、执行董事王继康表示,该行将以“大零售、大投行、大资管、大同业、大平台”为战略导向,发展成为综合金融控股集团。

不过,面对监管部门“三三四”的“史上最严监管”,广州农商行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透露道,对该行的冲击不大,该行已经对既有业务进行了梳理,未来展业也会合规进行。

首日融得1.15亿港元

历时5个多月,6月20日广州农商行作为第三家登陆港股的内资农商行正式在港交所上市,最终定价为5.10港元/股,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71.63亿港元。首个交易日收市时,广州农商行报价为5.11港元/股,全日总成交股数约2249万股,总成交金额约1.15亿港元。

在谈及上市过程中最担心的问题时,彭志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一家中介机构告诉我,过去发银行股时,我们会担心投资者不够多,我拿不到份额;现在担心投资者太多,你不会分给我份额。”

6月19日广州农商行公布的最终配售结果显示,在国际发售部分,广州农商行向承配人配发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约为15.30亿股,相当于全球发售股份总数的96.63%(行使超额配股权前),国际发售已经超额分配654.80万股。

大华继显(香港)策略师告诉记者,与其他行业相比,银行机构经营比较稳健,因此在国际发售时,通过承销商牵线后,机构愿意认购银行的股份,因此银行在港股上市时常有国际发售超额配售的情况。

广州农商行此次获得了三家基石投资者的认购,即Aerial Wonder Company Limited、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Merchants Holdings,合计认购约6.52亿H股,占全球发售完成后发售股份的41.16%及全球发售完成后已发行股份的6.79%(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

与此前部分在港股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类似,广州农商行在港公开发售认购结果不如国际发售亮眼。

广州农商行公开发售部分录得1553份有效申请,合共认购5330万股股份,仅获45%认购,相当于全球发售初步提呈发售股份总数约3.37%(行使超额配售权前)。

对此,王继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其一是宣传方面还有所欠缺,其二是香港市场对内资农商行认识不足,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家银行。不过,王继康认为,随着广州农商行在香港立足,将会有更多的财务表现和产品创新,香港投资人会看好。

彭志军认为,随着深港通、沪港通引资南下,更多了解广州农商行或者内资企业的内地投资者将会进入港股市场投资,可能将给在港股上市的内资企业带来更多机会。

在港股上市的银行普遍有回归A股的计划,谈及是否会有此计划,彭志军透露道,根据规定,在港股上市不足半年的机构不能启动A股上市,不过日后该行不排除这一发展路径。

不惧“三三四”检查

广州农商行披露信息显示,2016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90%、9.92%及12.16%,较2015年同期有所下降。而广州农商行拟将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经扣除广州农商行就全球发售承担的承销佣金及预计开支后)用于补充广州农商行资本金。

对于广州农商行未来的发展方向,王继康表示广州农商行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努力,以发展“大零售、大投行、大资管、大同业、大平台”为战略导向,强化业务板块间协同服务和条线间交叉销售,围绕客户需求提供“一站式、全周期、综合性”金融解决方案,进一步从传统商业银行向综合金融服务提供商转型。“我行的战略愿景是成为牌照齐全、跨区跨业、具有竞争力和影响力的综合金融控股集团,为股东创造最大的价值回报。”

银监会今年3月末起,密集下发七份监管文件,涉及的监管政策被总结为“三三四”,剑指“违法、违规、违章”“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等,对投行、同业、理财等业务构成影响。

广州农商行以“大零售、大投行、大资管、大同业、大平台”为战略导向,是否会受此影响?“影响是有的但是不大。”彭志军认为。

“这次‘三三四’检查被称为‘最严监管’,其实提到的政策并不是新政策,而是对既有政策的集中归拢。我行虽然近年来发力投行、同业业务等,但一直是按照合规的要求开展业务。”彭志军告诉记者,政策落地后该行进行了梳理,比如去年底到今年初,广州农商行对委外业务已经进行了全面清查和清理。

彭志军坦言,过去很多委外业务产生主要是受存贷比等考核的限制,如今限制放开,面对金融市场业务和投行业务的冲击,主要采用两种解决方法,其一是将很多业务转为传统的直接放贷款;其二,金融市场、投行业务会在合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基础上继续开展。

“另外,面对存贷利差收窄的情况,一方面我行通过贷款、投行、同业业务获得更多利润的同时,也加大了中间业务的投入。”彭志军如是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