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廊坊银行规模猛增 城商行资产结构临变
2017-06-17 09:23:42作者:张艳芬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近年来,多数城商行处于经营规模和资产的快速扩张期。日前,《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末城商行总资产达到28.24万亿元,比年初增长24.5%,高出行业增速8.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投资类资产迅速发展,成为城商行重要的资产配置方式。从上市城商行的财报数据可以看出,资产规模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了金融投资规模的驱动。而国内很多还未上市的城商行,金融投资类资产同样增长迅猛。

以近几年资产增速明显的廊坊银行为例。得益于其股权改革以及立足“县域经济”的发展战略,廊坊银行总资产近三年间翻了六倍。2016年财报数据显示,以应收款项类投资占据资产比重最大,而且增长速度明显,该行2015年应收款项类投资较2014年同比增幅151%,2016年较2015年增幅116%。 但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银行的同业、理财、债券投资等业务进一步规范。廊坊银行等资产规模高速增长的城商行,面临增长模式的不同方向调整。

资产三年翻六倍

年报显示,2013年廊坊银行的总资产才332亿元,营业收入为9.15亿元,而到了2016年廊坊银行的总资产为2041.86亿元,营业收入达到49.94亿元。三年间廊坊银行的总资产翻了六倍,爆炸式的增长得益于其2013年的股权改革以及立足“县域经济”的发展战略。

股权结构优化是廊坊银行迅猛发展的内部推动力。成立于2000 年的廊坊银行是目前廊坊市唯一的城市商业银行。据了解,2011至2012年前后,由于面临钢铁等大户不良贷款的爆发,廊坊银行几乎处于资不抵债的困境。于是,当时该行的最大股东廊坊市政府便筹备出售所持股权,引入民营资本。

“从2013年到2015年,廊坊银行先后进行了增资扩股工作,引入了当地有实力的企业,现在廊坊银行已经是市场化的银行。”廊坊银行战略总监费轶明介绍。

据悉,该行最大股东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股份公司持有该行19.99%股权,另外,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三河汇福粮油集团饲料蛋白有限公司、廊坊市汇泽广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银行等机构为该行前十大股东。

费轶明表示,股权改革带来了市场化的推动作用,从以前体制化到市场化的机制调整,释放了廊坊银行的发展活力。

“例如,人才的引进方式都是进行市场化招聘,我行主管零售、风险、人力等方面高管层很多都来自民生、中信等股份制银行,或在外资金融机构有多年的工作经验。”费轶明介绍。

“我行资产的大幅度增长,另外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廊坊地域的区位优势。” 费轶明介绍,廊坊市北面与北京通州一河之隔,西面与北京大兴接壤,南面连雄安、固安等河北腹地,处于京津冀三角的交合中心位置,地理优势明显。

“立足地理位置这一核心的优势,我们制定了‘一体两翼’的发展战略。‘一体’就是县域经济,京津冀的发展,廊坊辖区的县域必定受益。”费轶明告诉记者。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获得通过,立足京津冀三角之地,廊坊银行发展迅猛。年报显示, 2015年,廊坊银行资产总额在河北省排名由年初的第六上升到第二的水平,资产余额1280.37亿元,增幅125%;贷款余额262.94亿元,增幅50%;利润总额4.87亿元,增幅174.16%;实现营业收入23.88亿元,增幅74%。2016年该行总资产2041.86亿元,较2015年增59.5%。

对于未来可具想象的发展空间,费轶明坦言:“廊坊银行内部确实讨论过有关上市的计划。虽然廊坊银行近几年的发展很好,但是通过与上市银行数据对比,比如从资产结构、盈利质量等方面比较,我们发现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所以,我行不急于启动上市计划。伴随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廊坊银行会进一步发挥自己的地域优势,到了成熟的时机再去上市,投资者会更认同廊坊银行的价值。”

资产结构或面临调整

随着经济下行和“资产荒”加剧,投资类资产迅速发展,成为银行重要的资产配置方式。城商行资产规模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投资类资产的规模驱动,但在监管标准越来越细化趋势下,城商行的资产结构和发展模式或遇分化。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2016年15家上市城商行资产规模平均增速为29.1%,其中,贵阳银行总资产增速53.94%。锦州银行投资类资产占比最高,为60.6%,而青岛银行、贵阳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总资产比重基本在50%上下。

从廊坊银行公布的近两年年报数据来看,金融投资类同样增长迅猛。年报显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2015年期末为30.3亿元,较期初15.5亿元增幅95%,2016年期末为62.4亿元,较2015年期末增幅106%;持有到期投资在2015年期末为79.7亿元,较期初14.4亿元增幅453%,2016年期末为86.1亿元,较2015年期末增幅8%;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在2015年期末为270亿元,较期初81.6亿元增幅230%,2016年期末缩水为62.5亿元,较2015年期末降幅76.8%。

与金融资产相对应,该行发放贷款和垫资2015年期末为263亿元,较期初175亿元增幅50%,2016年期末为354.6亿元,较2015年期末增幅34.8%。

分析资产表可以发现,2016年廊坊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占资产比重最大,约为35%,超过其他资产项目。该行年报数据显示,应收款项类投资2015年期末为329亿元,较期初131亿元增幅151%,2016年期末为710亿元,较2015年期末增幅116%。

对此,费轶明表示:“应收款项类投资基本上都投入到了实体经济的项目中去。如果对目前2000多亿元的总资产进行穿透资金用途来看,会发现其中有1000亿元的资产最终投向了实体项目,并不是投向债券、理财方面。”

“从资产结构来看,同业投资确实占据资产端很大一部分。由于央行对每家银行都有贷款额度的限制,而廊坊银行面对京津冀地区大量的客户需求,通过同业投资、信托计划以及资管渠道对实体项目进行金融支持。”费轶明说。

据了解,应收款项类投资项下,包含债券、理财产品、信托及其他受益权,其中后者投资方向则主要为信托公司、证券公司或资产管理公司,作为资金受托管理运作的信托贷款或资产管理计划。

国泰君安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认为:“各种同业投资,其本质都是银行借通道发贷款,以自有资金向实体部门投放信用,从而规避了存贷比、信贷规模和资本消耗等监管。同业投资总规模较大且并非全不合规,但这种行为都会形成信用货币的派生,容易造成监管指标失真。”

“今年来,在抑泡沫、去杠杆和防风险的政策基调下,监管层出台了系列监管政策,对银行的同业、理财、债券投资等业务进行了规范,投资类资产的快速增长不可持续。”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对部分中小银行而言,其面临主要风险已经从信用风险转变为金融市场风险。

董希淼表示:“随着投资类资产的快速扩张,大部分资产建立在高杠杆之上,受金融市场波动影响大,对流动性管理要求极高,而城商行往往这方面能力较弱。一遇到市场资金面趋紧的情况,容易引发恐慌情绪,或流动性‘踩踏’事件。”

对于城商行增长方式的转变压力,费轶明表示:“廊坊银行的战略发展方向不会去做大的调整,还是以县域经济为核心,但在具体业务上,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给用户提供资金支持,是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优化的。比如贷款额度不够了,我们还可以帮助企业去发债,帮助客户去做直接融资,所以要探索融资形式的多样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