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银监会文件起草专家:不能无视去杠杆流动性影响
2017-05-22 10:22:04 来源:上海证券报 评论:

“去杠杆”要实现纯洁市场和完成市场不同主体内在品质提升的目的。尤其金融机构要实现“成果导向”向“实力导向”的转变。全部业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体现在“分类、精准、经济”服务实体企业上,无论客户还是业务的选择与实践,不应以利润单向预期来“成果”式满足客户债务杠杆需求,致使市场出现“泛杠杆”危机,而应以产品和能力增强来“实力”性优化客户债务杠杆质量,以真正实现金融活则实体经济活、实体经济强则金融强的新格局。

  随着供给测结构性改革的深入,“去杠杆”已成触动当下市场“痛点”的最敏感神经。“去杠杆”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问题交织,矛盾交替,力量交互”的窘态,增多了其未来质效的不确定性。笔者认为,“去杠杆”不能机械性、简单化和性线式地“就杠杆论杠杆”,而应从更深层面、更广领域和更多维度来辩证思考与主动实践。眼下的关键是,市场债务杠杆虽然是以金融机构资产端的形式存在并表现出来的,但“去杠杆”必须与其资金(负债)端的状况及格局相适应和相匹配。因此,金融机构资金端结构的再平衡是“去杠杆”的前提和基础,不然,就可能陷入债务杠杆“越去越高”、“越去越乱”和“越去越被动”的困境。

  我国市场债务杠杆不仅整体水平高且结构不合理。这是社会综合转型、经济快速增长、直接融资主导背景下,金融生态的特定“副产品”,具有历史必然性。问题是,这种“生产”过程中还导致了金融机构资金端结构的持续扭曲,以及由持续扭曲所形成金融机构之间流动性风险的加剧。在市场债务杠杆快速增长过程中,经济不发达地区(农村)金融机构的资金向经济发达地区(城市)金融机构常常表现为净流入,区域性中小金融机构资金向全国性大中金融机构常常表现为净流入。这构成了市场特征鲜明的两类金融机构,一类是资产(贷款)类业务运用手段单一、能力单薄、交易层次相对简单的金融机构,主要以向金融同业拆放资金达成资产负债表的平衡。如各类城市地方性银行、农村信用社等。另一类是资产业务运用手段多样、能力综合、交易层次相对复杂(诸如嵌套性、通道式、交叉式业务多)的金融机构,更多通过资金腾挪达成资产负债表的平衡。如国有全国性银行、政策性银行等。

  单从外在形式上分析,这两类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平衡”的内容是没有问题的。而从内在质量上分析,这两者资产负债表“平衡”的基础就存在本质区别。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拆借,属于同业资金业务,具有刚性兑付属性。而金融机构与一般企业、个人之间的债务,属于市场一般债务业务,不具有刚性约束效力,到期后存在众多的状态弹性,能否结清债务受借款对象的具体状况限制。因此,在“去杠杆”加上“严监管”过程中,两类市场主体尤其后一类金融机构,就会更多遭遇因流动性结构阶段性失衡而形成对资产与负债不匹配的现时性与突发性冲出,并程度不同地表现出行为选择的异化。从影响市场的主导性、重要性来分析,后一类金融机构是推动市场杠杆水平的主力,“去杠杆”的重点,而流动性现实缺口的“功利性”压力,又使其成为“去杠杆”的难点。他们在资金端刚性兑付和资产端软性纠缠的双重夹击下,为了解决流动性的燃眉之急,只能对有现金流能力的客户“去杠杆”,而真正需要“去杠杆”的房地产企业、产能过剩企业和“僵尸”企业贷款,却难以收回,进而产生“去杠杆”的负向效应,加剧金融资源配置结构的错位。结果是该“去”的没有去掉,不该“去”的又去得很果断和很干脆。更糟的是,以往以各类创新名义拓展的各类“加杠杆”通道,成了“去杠杆”的隐性障碍。因为“交易的人为复杂性、客户过于集中性和手段极端冒进性”等积累的各种问题与矛盾,实实在在演化成了“去杠杆”的扭曲力量。当金融机构资金端结构无法相对平衡时,资产端的“去杠杆”则可能或“南辕北辙”,或“左右其手”,或“偷梁换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银监会文件起草专家:不能无视去杠杆流动性影响

“去杠杆”要实现纯洁市场和完成市场不同主体内在品质提升的目的。尤其金融机构要实现“成果导向”向“实力导向”的转变。[详情]

证券时报:整治金融乱象应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持续发酵半年之久的“萝卜章”主角国海证券终被重罚,资管、经纪、投行三大业务被暂停受理一年,12名相关责任人也得到相应处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