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两大派系股东“对垒” 徽商银行IPO或生变
2017-04-29 09:07:03作者:张艳芬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随着近日皖能电力(000543.SZ)的一纸股权受让公告,此前股东之间关系微妙的徽商银行又起波澜。

4月24日,皖能电力公告称,公司以人民币3000万元挂牌价格成功受让招商银行持有的徽商银行1000万股内资股。股权受让后,安徽能源集团及其控股下的皖能电力、兴安控股3家国资背景合计持有徽商银行10.67亿股,占总股本的 9.65%,此次当地国资背景的大股东安徽能源集团系再增股权,逼近民资背景另一大股东“中静系”持有的10.93%股份。

在此前4月18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关于其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已获银监会同意,表示将继续积极完成A股发行申报材料的更新工作,条件成熟再申请恢复A股发行审查。

从2011年通过上市工作方案,到2013年香港H股挂牌,再到2015年计划申请A股上市,至今徽商银行6年征程,途中多生变数。

股权变动

4月24日,皖能电力公告称,公司以3000万元挂牌价格成功受让招商银行持有的徽商银行1000万股内资股。受让后安徽能源集团及其控股下的皖能电力、兴安控股合计持有徽商银行10.67亿股,占总股本的 9.65%,与去年频繁增持“中静系”占股比例只相差1.28%。

股权受让后股东持股格局未有大的变动。根据徽商银行最新年报披露的情况显示,于报告期内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透过其间接控制的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Wealth Honest Limited(以下简称“中静系”)合计持有该行12.09亿股左右,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0.93%。

除了“中静系”和安徽能源集团外,万科持有该行88398万多股,占总股份的8%;安徽国元控股集团及其控股公司合计持有该行7.94亿股左右,占总股份的7.19%;安徽省信用担保集团持有该行7.52亿股左右,占总股份的6.81%。

对于此次当地国资背景的股东增持是否与民资背景的“中静系”有博弈等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向徽商银行发去了采访函,截止到发稿前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就在2016年5月份,大股东“中静系”与徽商银行管理层之间因为是否发行60亿境外优先股产生分歧,当时“中静系”提出的“建议徽商银行终止发行境外优先股”的临时议案未获通过,其此前在董事会上提出的非公开发行H股的议案也几乎被其余董事全票否决。这也引发了外界对徽商银行股权之争的关注,不过事后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控股权之争根本站不住脚”。

自去年以来,“中静系”对徽商银行的增持力度加大。从2015年年报来看,前十大股东中7家安徽当地国企合计持有徽商银行31.4%的股份。但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宋庆龄基金会,该基金会透过其间接控制的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和Wealth Honest Limited合计持有该行10.93亿股左右,占该行已发行股份的9.89%。徽商银行在年报中明确表示,该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进入2016年,“中静系”通过频繁增持徽商银行H股,继续稳居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位置。值得注意的是,徽商银行年报显示,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该行H股公众持股量为23.56%,仍低于香港上市规定最低25%的水平。在其股本变动和股东情况的说明中,该行数据显示,2016年末“中静系”合计持有该行12.09亿股左右,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0.93%。

实际上,筹备上市的徽商银行一直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此前徽商银行股权较为分散。2005年挂牌的徽商银行,是在5家城市商业银行和7家信用社的基础上组建的区域性股份制银行。股东人数多曾是掣肘徽商银行上市进展的一个大问题。据了解,截至2010年末,徽商银行股东总数为近两万户,其中,个人股股东所占比例高达97 %。

从2011年IPO全面启动后,微商银行加速股权清理,股权转让也比较频繁。从结果来看,股权结构得到优化,股权比较集中于当地的国资企业。

更换审计机构

徽商银行备战A股上市之路颇多坎坷。 2011年5月10日,徽商银行股东大会通过相关方案,宣告上市工作全面启动。但在A股上市排队堰塞湖的情况下,与其他中小银行一样经不起漫长等待,2013年徽商银行赴港上市,完成“曲线救国”。

仅仅一年半,徽商银行便“归心似箭”,2015年5月,徽商银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先后通过A股发行方案,开启了A+H计划,申请A股上市。而申请A股上市计划晚于徽商银行的其他H股内地中小银行比如哈尔滨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目前已经步入证监会已反馈或已受理阶段,而徽商银行IPO之路又遇中止变数。

今年3月23日,徽商银行公告称,根据财政部《金融企业选聘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规定,该行已连续聘用现任外部审计师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达到规定的相关年限,现任外部审计师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和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将退任,且不会膺选连任。并拟聘请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及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分别担任该行2017年度境内及境外的审计师。

考虑到要更换审计机构,徽商银行3月27日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关于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4月18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关于其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已获银监会同意,表示将继续积极完成A股发行申报材料的更新工作,条件成熟再申请恢复A股发行审查。

“更换审计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一般对准备上市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比较大的障碍。”上海某投行人士表示,“在同一个机构中换一个审计师是无所谓的,如果说换机构那就比较麻烦。”

截止到4月20日,13家正在IPO排队的银行名单中,哈尔滨银行、苏州银行、郑州银行等9家银行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长沙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已经进入已受理阶段,而第一家公布并实施“A+H”上市计划的徽商银行却处于中止状态。

面对中小银行备战上市,徽商银行面临同业的竞争压力。上述北京某投行人士表示,徽商银行上市之路上的坎坷除了股东结构和争议之外,其本身的业绩不容忽视。

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该行资产总额为7547.74亿元,比上年末增幅18.65%;营业净收入209.1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3.21%;归属于股东净利润68.7亿元,较上年增长11.51%。

但是盈利能力、资产质量、资本充足率等指标面临压力。其中,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连续5年下滑;2016年徽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07%,较上一年上升了0.09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79%,较2015年下滑1.01%,资本充足率12.99%较2015年下滑0.26%,徽商银行面临不小的资本补充压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