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MPA考核逼银行剁资产 忍痛卖断谁是“接盘侠”
2017-04-14 13:48:29作者:杨晓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现在买银登中心挂牌的信贷资产优先级是我们的主流业务,价格可以谈,最重要的是资产质量,对应的每笔资产要报行里审批,相当于发起新的一笔资产。”某华南股份行同业人士表示。

  央行MPA考核和银监会各项风险检查背景下,银行剁资产的需求不断增强。

  “银行母体拿太多资产,也可能逼着我们剁,所以我们的投资组合要有充分的灵活性,资产不能只趴着不动。”某股份行资管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配置可交易资产,让表面上不可交易的资产流动起来,是其中的功夫所在。

  “非标也要有自己的流转渠道,诀窍倒不是非标转标,而是找到和我们资产负债表互补的机构,形成交易通道。”上述银行资产部人士表示。

  如果说此前银行借通道让资产出表(如远期回购)是主流,在新一轮监管下,真实“忍痛”卖断正在增多。

  另外,也有些银行审批过的项目,表内放不下,在市场上寻找资方,做成撮合业务。“等于是转成了托管和存款,赚个中收。”某股份行同业人士透露。

从“假”出表到“真”卖断

  银行资产出表实际是一个庞大的问题,甚至银行理财本身就可以说是表内资产表外化的表现。这其中的关键是资本充足率约束。

  在银行资产负债表内的资产要按照风险权重计算标准,计入风险资产,会直接影响资本充足率。假设A银行的企业客户有融资需求,A银行用理财资金对接,不占用自己的资本,相比贷款,是放大了银行自身的杠杆。这还是在A行体系内。

  另外一种“出表”形式,是让其他机构来“代持”:A行即期卖出,远期回购,或者出具兜底函;总而言之,资产的真实风险并没有完全脱离A行。

  这种出表做法虽然说仍然是银行资产腾挪的主流,但在监管趋严背景下,真实卖断的情况正越来越普遍。

  “MPA对我们的考核压力太大了,最近也都在找买断的买家,但是买断的话对手方要求比较高,不容易谈拢。”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今年起,银行表外理财被纳入MPA的广义信贷考核,等于银行通过理财扩大资产规模的天花板被封上。“行里面有一个统一,资管这边受制于银行母体,如果母体拿太多资产,也可能逼着我们剁资产。”有股份行资产管理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监管体系对银行系统的布网式监管,一方面增加了银行间局部资产流转的需求(各自调表),从宏观层面则提高了相互代持的成本。

  比如,银监会4月刚刚下发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强调,各级监管机构要重点关注房地产融资占比较高、贷款质量波动较大的银行金融机构,就有银行当前正着急出手房地产类非标项目。

  “我们现在卖断是因为底层资产的行业有一些集中度的问题,但是买方如果是银行,也会有同样的问题,资产类型的偏好和价格都要碰上不是很容易。”某华东城商行人士透露,目前该行计划卖断的地产非标类资产规模达几十亿元,另外股票质押优先级也有相当规模。

买家都有谁?

  “现在买银登中心挂牌的信贷资产优先级是我们的主流业务,价格可以谈,最重要的是资产质量,对应的每笔资产要报行里审批,相当于发起新的一笔资产。”某华南股份行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不少银行都有资产流转需求,除了城商行和农商行,也不乏股份制银行。

  “收益当然是越高越好,基本考虑6.5%以上的。”另有华南股份行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表内尚有空间,但对资产收益要求较高。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银行转出资产价格较难达到6.5%以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