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美联储:加息还是不加?
2016-09-19 16:22:54作者:陈思进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9月9日,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意外地发表惊人言论:如果美联储的政策保持长期不变,一直不愿加息,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虽然海外经济放缓令人担忧,但美国经济已被证明全面复苏,甚至开始显出过热的迹象了,所以逐渐收紧政策或许是恰当的。

  由于罗森格伦历来是美联储的一位“鸽派”官员,这次却“意外”地发出“鹰派”言论,令市场大跌眼镜,使得原本认为美联储不会加息的预期破碎,9月21日,美联储年底之前加息的概率上升30%。

  自2007年美联储开始降息起,低利率持续至今,仅去年12月加息0.25%。原本今年4次的加息预期,年底前加息2次似乎都已不太可能。而就在不久前杭州举行的G20高峰会,美国财长杰克卢(Jack Lew)称,美国已成功说服发达成员国改变主意,将财政紧缩措施转为财政刺激,以提振经济。

  人们不禁要问,采用财政刺激真的有效吗?这些年来,欧美政府不是一直在各种财政刺激吗?如果财政刺激能提振经济,那世界经济又怎么会走到今天呢?

  事实上,财政刺激,特别是货币刺激已经难以推动全球经济增长了。据统计,为了促进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增长、通胀和就业,这些年全球四大央行已向世界经济注入9万亿美元;各国央行甚至下调利率667次,累计回购价值25万亿美元(相当于170万亿人民币)的金融资产!

  然而结果呢?随着超低的利率,天文数字般的货币注入市场,致使全球金融资产价格泡沫泛滥。过去两年,美国企业盈余已连续5季下滑,2015年的每股盈余创下2010年以来新低。以美国公认的会计原则(GAAP)每股盈余技术的本益比,已高达21.2倍。但是标普500指数却相比2009年3月的低位,足足高出了225%!而美国GDP年增长率,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就从未超过3%。

  再看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提供的数据:美国8月ISM制造业指数仅为49.4,与预期的52.7相比大幅下滑(荣枯分界线为50),这是今年2月以来首次陷入萎缩。在美元走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美国大选的不确定之际,美国制造业的前景也扑朔迷离。

  此外,国际经合组织早就告诫各国,全球央行量化宽松政策所推动的长期低利率,将对养老基金和人寿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构成严重威胁,造成入不敷出的局面,再这样下去的话,欧美各国的养老金体系将崩溃,如美国社保金和加拿大的CPP退休金体系。

  而且,低利率已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对人们的储蓄意愿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害。假如大家都不愿意储蓄了,投资活动也将跟着降温,这会拖累长期生产力。事实也证明了,美国和全球都出现了生产力下降的现象。

  8月26日,美国“投资天王”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当利率接近零或直接转变成负利率的话,资本主义便无法正常运作。因为全球规模11万亿美元负收益债券并非资产,它们其实是负债。负利率与高价债券不是推动全球经济的良方,而是重大风险。

  比如今年7月,德国汉高公司(Henkel AG)和法国制药商赛诺菲(Sanofi S.A.)分别卖出无利息面值债券。这意味着投资者的付出,比债券价值更高。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国家的政府甚至还发放负收益率债券。

  真是上行下效!

  今年7月,无政府背景支持的企业——德国联邦铁路(Deutsche Bahn)就以-0.006%发行债券,这是欧洲史上首次要求投资者承担信用风险。也就是说,我付给你钱,求你来向我借钱,可谓开天辟地的匪夷所思之举。

  金融本来就是选择性的,两权相利取其重。维持低利率吹大楼市资产的泡沫,抑或任其损害经济稳定——保持更广泛的金融和经济稳定,人寿保险和养老基金的稳定性是关键,因为全球长线投资者(养老金等)调动了大量的资本投入其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