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钱去哪了】吴晓求等资本大佬反思“股灾”:指数高低跟监管没有关系
2016-07-18 10:52:23作者:曹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曹驰 北京报道

  关于A股的话题,一直是财经舆论场的焦点。去年此刻,A股陷在“股灾”和救市之中。如今,股市波动渐趋平稳,而此轮危机所引发的反思却没有停歇。诸如,如何保证市场透明度、对股市认识的局限性,以及如何监管等等。

  日前,由金融界网站、金融界爱投顾主办的“中国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论坛-2016夏季专场”在北京召开。多位金融证券研究者分享了他们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发言时首先强调,“股灾”这个词不够准确,过于生活化,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股市危机。

  他认为,对于此次危机,我们应该从五方面进行反思。首先,当前法律监管的重点是否维护了市场的透明度?资本市场的灵魂就是透明度,我们一切法律、制度、监管的目的就是要维护市场的透明度。它是市场公平公正的起点和来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万科事件的核心就是透明度不够。

  其次,反思资本市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要凸显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即风险定价的机制和融资功能。吴晓求认为,股市不是包罗万象,什么都可以做。目前,股市被赋予了巨大的功能。“恨不得中国经济走出这样一个低迷就靠它了,但它做不了这样的事情,它没有这么大的规模,虽然资本市场发展在构建金融体系的过程中,起着核心的和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很多问题靠它来解决不太现实,也没有必要,也会歪曲了它的功能。”

  再次,反思监管的职责是什么?监管职责的核心在于保持市场的透明度,依据法律打击一切违规违法行为。他表示,我们过去对监管赋予了太多的职能,一方面既要保持市场的透明度,又要让它推动市场化,实际上指数高低跟监管没有关系的。

  第四,反思市场成长的逻辑是什么?我们任何市场以外的力量牵引这个市场走,最终会给这个市场带来灾难。“市场成长的逻辑不是外部来控制的,是内生决定的,取决于这个国家整个经济的周期,取决于产业的周期性,取决于管理团队,取决于资本结构的安全,取决于国际市场的影响以及宏观经济的变化。,深刻的牢记明白市场的逻辑在哪里。”他表示。

  最后,反思市场规则的核心内涵是什么?吴晓求指出,这个市场要发展起来,我们要构建一个非常完整的市场规则,除了A股的具体规则,我们在相关商业规则的基础上要有内在的关系。一定要理解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是利益均衡体系,需要平衡各方利益,不可以利用掌控的权力或者说资本的权力让公司治理受到损害。一切都在妥协和协商之中,这是基本的原则,要深度在现代公司治理架构理念基础上思考问题。

  证监会研究中心正局级研究员黄运成认为,2015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分水岭,这一期间,股市规模达成空前水平,市场参与者结构发生变化,杠杆问题凸显,同时,监管的思路和相关的政策没有跟上市场发展。他建议,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讨论资本市场的监管改革和一些其它改进措施。

  “现在谈各种各样的问题,具体的问题谈的太多,一些制度上、本质上的问题没有谈到,加上披露、公开都不够,使得大家的认识很受局限。” 黄运成如是说。

  湘财证券副总裁兼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康直言,去年的股灾尚有很多不清晰的方面。比如,去年的大跌如何定性?是不是股灾?如果出现了股灾该不该救?如何救?等等这些问题现在没有共识,这个实际上是很严重的问题。“很多常识性的问题,我们缺乏认真的讨论,充斥着大量的伪命题。”李康称。

  他认为,当时政府及时出手完全正确。“那是抗震救灾的事,先救人,至于说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我们以后再处理,把长期的问题跟短期的问题扯在一起,大家没有讨论的空间,现在讨论的是往往事后讨论事前,用长期的观点来掩盖短期的观点,治病跟救命本身就是两个概念。”

  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也认为反思不够。他直接开出的“药方”,就是呼吁监管者彻底改变,实行联合监管、统一监管。他指出,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金融管理,早就进入了混业经营、混业管理,而我们还特立独行,搞分业经营。问题是,现在全世界金融机构都在混业经营,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如此,可是我们监管没有跟上,还是铁路警察各自监管一段。所以,去年暴涨暴跌是一个重要的经验教训,应该痛下决心,让金融尽快进入混业经营、混业监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