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走人】证监会5员老将离职 遭遇监管人才危机
2016-06-03 16:24:39作者:荆丽娟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实习记者 荆丽娟 发自上海

  据财新网报道,近日证监会批准了5名干部离职,分别是上市部副主任陆泽峰、行政处罚委副主任张子学、上市部二处处长王长河、发行部二处处长蒋彦及四处处长杨郊红。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发现此次离职的老将中陆泽峰、张子学为副司局级,而其余3位均为处级干部。他们离职的部门则集中在证监会的上市部、发行部和行政处罚委。

  证监会再失5员老将

  陆泽峰是在2011年被调至证监会上市部任副主任,此前他任职于山东证监局副局长。2014年上半年证监会内设机构和职能进行了调整,上市公司一部和上市公司二部进行了合并,下设7个处。此前担任上市一部副主任的陆泽峰主要负责分管二、三处。

  与陆泽峰同属上市部的王长河是在2012年证监会干部大轮岗时从处罚委轮岗到上市部的,从职级关系上看应为陆泽峰的下级。

  知情人士向媒体表示,陆泽峰早已萌生离职想法,未来陆泽峰可能会去大学任教,更远期会从事并购基金相关的业务。

  事实上,证监会上市部人才流失从2014年就开始显现。2014年11月上市部三处处长马骁早在从证监会离职,加入华泰证券。12月周健男从证监会离职投身大成基金,此前他作为原上市一部副主任被安排分管六、七处。

  与证监会上市部人员流动相比,发行部面临的情况可能更为糟糕。

  在2014年证监会机构合并调整后,发行部一共下设9个处室,一至七处处长分别为段涛、蒋彦、刘书帆、杨郊红、吴国舫、李志玲、田斌,另外两处包括发审委处处长郑健以及综合处处长张望军。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时至今日,除了七处处长田斌仍坚定留守外,其余的一、二、三、四、五、六处以及发审处、综合处的8位处长均有了变动。其中,吴国舫、郑健和张望军属于内部调动,蒋彦、杨郊红、段涛均属于主动离职,据悉,段涛已经在2014年11月从证监会离职加盟中德证券,知情人士表示,杨郊红此次离职后可能会去私募基金任职。

  不过原三处处长刘书帆和原六处处长李志玲却没能功成身退。

  2015年6月20日,证监会表示,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李志玲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据了解,从2014年4月开始李志玲担任发行部六处处长,负责再融资的法律、财务审核。

  时隔两个月,2015年8月,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受贿等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内部人士透露,刘书帆曾担原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上一任秘书,巧合的是继刘书帆涉案后,同年11月姚刚被中纪委展开调查。

  事实上,在姚刚履职证监会期间,刘书帆曾作为姚刚直接下属,实际参与发行工作。2002年,姚刚从国泰君安回到证监会历任发行监管部主任、证监会主席助理、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证监会任职期间,分管发行部、创业板部多年。直到2015年年初,发行部的分管权才从姚刚手中转出。

  张子学在任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副主任期间曾针对苏颜翔操纵市场案、ETF跨市场内幕交易等市场热点进行点评甚至发文阐述观点。

  对于注册制问题,2015年初,他在公开文章中表示,注册制改革的要害,在于前端控制放开后,后手的执法能不能跟上。既要敢于在审批事项上“壮士断腕”,也要在后续执法上“壮士铁腕”。张子学在2015年8月表示,“查审分离”是证监会采用的证券执法新体制,下一步将进一步完善“查审分离”制度,同时在创新行政执法机制方面将加快脚步。关于张子学未来去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尚未得到明确消息。

  证监会连遭“离职潮”

  近两年来,证监会中高层的流动几乎从未间断,从处级到局级、从中层到高层,证监会人员变动呈现向上蔓延的态势。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5年上半年来自发行部、综合处、国际部等多部门累计超过20名处级以上的干部离职,其中包括多名(副)局级干部。

  2015年1月证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兼新闻办公室(网络信息办公室)主任江向阳离职投身公募基金;3月份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原副主任王欧、证监会党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原办公室主任韩燕相继离职。

  进入5月,证监会连失三员大将。证监会稽查局原局长欧阳健生、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原副主任徐浩、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原副主任杨文辉几乎同时选择递交辞呈。彼时有业内人士分析,年中干部大波动可能跟下半年将要进行干部轮岗有关。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向记者表示,每逢证监会轮岗或者内部调整,证监会的人员波动就明显增多。“监管层人员大波动往往伴随着领头羊的更迭或者市场风向变动。”

  证监会最早的大规模干部轮岗发生在2012年。郭树清2011年底赴任证监会主席后,中国证监会迎来前所未有的一轮干部换岗。

  自2012年3月初开始,证监会内部几乎所有部门开始了局级、处级的干部轮岗。人事部门内部已制定了轮岗的硬性条件,达标即轮岗。这是证监会内部开始了第一轮大轮岗,轮岗主要发生在一线权力部门和二线部门之间,大量局级和处级干部被调离原工作部门。

  2014年是证监会人员大洗牌的一年。从时间上看,当时肖刚赴任证监会主席不久,证监会内部正在进行大调整。

  2014年2月份,中央编办批复同意了证监会内设机构和职能调整方案:发行监管部、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合并为发行监管部;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上市公司监管二部合并为上市公司监管部;期货监管一部、期货监管二部合并为期货监管部;机构监管部、基金监管部合并为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新设立公司债券监管部、创新业务监管部、私募基金监管部、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办公室)。

  2014年4月8日证监会内部口头宣布了最新的人员工位调整方案。证监会人员的“离职潮”也随之涌来。据粗略统计,2014年证监会有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

  除了马骁、周健男外,原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汤晓东、原证监会规划委专家顾问委员、机构部创新处负责人罗登攀也在2014年下半年相继舍弃了证监会的职位。

  监管人员补给成难题

  记者发现,2014年底大批证监会干部选择集中离职。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证监会干部在2014年底纷纷离职与监管层“任职规避”的新规即将执行有一定关系。“可能是为了赶在新规实施前完成转型”。

  2014年底证监会发布新规定,从2015年开始,离职后到被监管对象任职的将严格执行三年规避期。根据2009年出台的《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行为准则》规定,工作人员离职后,在规定期限内应当遵守中国证监会回避规定,但这份条例中,并没有规定具体期限。

  对于2015年下半年证监会人员离职相对较少的现象,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去年股灾后证监会人事冻结”。也有消息称,2015年下半年证监会新出台了一项政策,规定处级以上干部离职之后,3年内不得在监管对象内部任职。这一消息暂未得到证实,不过,从此次离职的5人计划的未来去向看,的确均未涉及其任职期间的被监管对象。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面对的人员流动过于频繁问题甚至已经触及证监会最高领导层级。对照证监会官网的公布的“领导班子”结构变动看,已经大有不同。

  最新的领导班子构成显示,除了纪检组长王会民、副主席姜洋仍未变动外,上至证监会主席下至主席助理均有大幅调整。刘士余接棒肖刚,庄一心、刘新华让位李超、方星海,近日赵争平从主席助理升任证监会副主席,而姚刚、张育军则以落马收场。

  虽然证监系统也不断在补给人才,不断通过公开招聘、曾通过公务员内部转岗等多种方式引进了专业人才,补充人才供给。但监管人才的培养速度与监管人员离开证监会系统投身市场化的金融机构的速度相比,仍是望尘莫及。

  对于证监会的人才流失问题,证监会前高层人员在今年年初就曾在公开场合提出担忧。2016年1月9日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证监会前副主席李剑阁表示,监管部门人才危机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危机。“如果监管部门人才危机不解决,中国股市的危机,可能还会一波一波地到来。”

  1月16日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也坦承,“资本市场发展变化快,各项任务很重,系统内广大干部压力很大,干部离职也比较多”。同时肖刚提出了一些解决人才危机的方案,比如说围绕监管能力不适应等问题,有针对性地开展干部培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银行贷款投向悄然转变:降低对房贷依赖转投大国企

受访业内人士表示,银行仍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视作零售战略的重点之一。接下来,银行会发力消费信贷、聚焦优质国企、优质民企、..[详情]

欧洲银行败退 全球投行霸主还看华尔街

三季度财报出炉后,形势开始明了:欧洲投行越来越落后于美国同行。瑞信分析师Susan Roth Katzke最近用图表展示了美国银行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