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令叫停盛大游戏“转移”计划 背后利益博弈浮出水面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禁制令叫停盛大游戏“转移”计划 背后利益博弈浮出水面

  【中国经营网注】2015年,中概股掀起了一股私有化热潮,众多在美上市公司纷纷开始了私有化进程。然而,盛大游戏的私有化真可谓是众多公司中最为复杂的一个。12月29日早上,有媒体对盛大游戏私有化诉讼纠纷的最新进展进行了报道。当晚,深交所就此向中银绒业发出《关于对宁夏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其中,深交所对“马生国因合同诈骗被刑事立案”、“香港高等法院颁禁制令”等事宜表示关注,并责成中银绒业董事会对相关问题进行详细说明。对此监管要求,中银绒业30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进展公告,承认银川市公安局对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但未就禁制令相关事宜做出任何解释说明。世纪华通今日亦发布公告,对股东会情况与禁制令原委进行了详细交代。随着监管力量的陆续介入,盛大私有化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博弈与诉讼纠纷,正在渐次浮出水面。文章来自上海证券报:

  12月29日,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财团Capitalhold Limited(下称:凯德集团)在银川召开股东会,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砾游)方面持香港高院的禁制令赶赴现场,及时叫停了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下称,中绒集团)“转移”盛大游戏的计划。

  29日晚,针对盛大游戏私有化事宜,深交所再度向中银绒业发出关注函,责成其于12月31日前解释“禁制令”及“马生国遭刑事立案”等情况,并说明对筹划重大事项的影响。

  中银绒业今日(30日)发布公告,承认银川市公安局对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但未就禁制令相关事宜做出任何解释说明。世纪华通今日亦发布公告,对股东会情况与禁制令原委进行了详细交代。

  随着监管力量的陆续介入,盛大私有化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博弈与诉讼纠纷,正在渐次浮出水面。

  深交所再发关注函

  12月29日晨,上海证券报独家刊发《中绒集团拟“转移”盛大游戏 香港高院急发禁制令》、《马生国遭刑事立案 盛大私有化份额案更趋复杂》,报道了盛大游戏私有化诉讼纠纷的最新进展。

  当晚,深交所就上述报道向中银绒业发出《关于对宁夏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而之前15日,上海证券报独家刊发《盛大私有化遭“抢食” 21亿元份额涉诉》调查报道,当晚深交所亦在第一时间发出关注函。

  短短半月,深交所已就盛大游戏私有化诉讼纠纷二度“问询”中银绒业,监管力度可见一斑。

  在最新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对“马生国因合同诈骗被刑事立案”、“香港高等法院颁禁制令”等事宜表示关注,并责成中银绒业董事会对相关问题进行详细说明,包括但不限于上述事项对公司停牌筹划重大事项的具体影响及其证据,公司是否及时履行了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等。

  如相关事项对公司筹划重大事项构成法律障碍,深交所要求公司尽快申请股票复牌,切实保护股东的交易权。

  最后,深交所表示,请中银绒业在12月31日前书面回复并对外披露。

  对此监管要求,中银绒业30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进展公告,其中披露:经与中绒集团核实,银川市公安局对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中绒集团据此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中止民事诉讼案件的审理。中绒集团接到案件受理法院电话通知,原定于12月28日的庭审暂时取消。目前,当事人马生国并未因此案被采取任何刑事强制措施。

  耐人寻味的是,29日中午,银川新闻网刊登出消息,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党委书记郭柏春会见了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在场的还有中绒集团董事长马生明及实际控制人马生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