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薪令引发国有银行高管离职潮 跳槽频率超过基层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限薪令引发国有银行高管离职潮 跳槽频率超过基层

  【中国经营网注】根据今年年初实行的限薪,五大行高管的最高年薪调降至人民币60万元左右,这一政策引发了高管离职高潮。据了解,近期,国有银行多个高管离职,前往股份制银行或者民营银行担任重要职位。在高管行列,跳槽频率甚至超过了基层。

  据时代周报报道,虽然从2011年毕业那一刻开始,小黄就是中信银行中山某支行的员工,但每次与同学聚会提及薪水时,他都会摇摇头说,“待遇很差,非常想跳槽,经常都会有网点的员工辞职。”

  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有营业与股份制银行相比,后台部门的年薪可能相差不大,但营销岗位或前台的工资就有很大区别。“比如我们一个网点主任,可能一个月扣完就只剩2000-3000元,支行行长也是。”

  小黄属于后台部门,每个月到手4000-4500元,薪水由薪点工资+岗位工资+战略绩效三部分组成,“平安银行一个柜员每个月都比我们高1500-2000元。”

  小黄的案例或许是最近国有银行员工频繁离职的一个缩影。尤其在高管行列,跳槽频率甚至超过了基层。

  近期,国有银行多个高管离职,前往股份制银行或者民营银行担任重要职位,比如中国上市银行之中薪资最高的高管——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离职、苏州分行行长朱韬跳槽至华瑞银行任行长。

  一位从建设银行信用卡中心离职的中层干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近期国有银行高管离职主要还是限薪的影响,大家可能觉得前景暗淡,“大致来说,股份制银行比国有银行好很多,个别岗位差异几倍工资,但还得看具体分支行和职位。”

  而根据今年年初实行的限薪,五大行高管的最高年薪调降至人民币60万元左右。限薪适用于这些大行的董事长、总裁和副总裁、监事会主席。

  “国有银行中高层或迎来一股离职潮,去向是待遇更好的股份制或者民营银行,也有不少会投身于互联网金融平台。”谈话之际,上述离职的中层干部已是某P2P平台的CEO。

  中行多位高管离职

  4月2日晚间,中国银行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收到祝树民先生的辞呈。祝树民先生因工作调动,辞去公司副行长职务。简历显示,祝树民今年55岁,1998年开始进入中行工作,有丰富的银行业从业经验,并在基层工作多年。

  近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已低调完成了“换帅”,现年63岁的农发行行长郑晖因为年龄原因退休。有消息称,祝树民将调任农发行任行长。

  3月26日,中行发布公告称,中国银行薪酬最高的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已离职。

  据中国银行披露,詹伟坚在信贷和风险管理领域已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曾在渣打银行[微博]、信孚银行、德意志银行任职。2013年,他的年薪为人民币850万元,成为中国上市银行之中薪资最高的高管,这份薪水包括基本工资、房补、奖金等福利。他2014年的薪资还未公布。

  不仅仅是詹,中行3月6日还公告称,中行董事会收到岳毅的辞呈。岳毅因工作调动,辞去副行长职务。岳毅加盟中银香港,担任中银香港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和总裁之职。

  与詹伟坚的“空降”不同,丘毅可谓是中行的元老级人物。自1980年开始,丘就在中行任职,担任过零售业务部副总经理、个人金融部总经理、个人金融业务总裁、金融市场业务总裁等重要职位。

  早在1月28日,外界猜测已久的华瑞银行高管阵营浮出水面。根据披露的信息,中行证实被挖角了。原中国银行苏州分行行长朱韬担任华瑞银行行长;原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助理总经理孙中东担任华瑞行长助理兼首席信息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