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材国际旗下上市公司坏账高达7亿 陷入钢贸噩梦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中材国际旗下上市公司坏账高达7亿 陷入钢贸噩梦

  【中国经营网注】原本资金风险可控的“托盘”,然而事到如今,“钢贸货权黑洞”已是业内皆知的玩法——“一货多嫁”、空开仓单——这样一来,“托盘”渐渐演变为钢贸商利用来放大融资杠杆的手段,而“托盘”公司也有心或无意地成了钢贸商的“影子银行”。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3年1月,中材国际(600970.SH)公告显示其被搅进钢贸的浑水:全资子公司中国中材东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贸易”)和福建周宁钢贸商林茂强的宝投公司有大单合作,对方4.77亿元的钢材购销合同无法履约、欠钱欠货。

  两年后的2015年1月7日,中材国际又出公告,这次是东方贸易2013年11月在北京银行双榆树支行的9000万元保理融资到期还不上了,加上利息、复利和逾期利息,眼下共欠了9083万元。这9083万元东方贸易怕是掏不出来了。所以公告说,东方贸易会以其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7号10层和12层的房屋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用处置所得款来偿债。

  上述公告并没有说明9000万保理融资的具体业务所向。《第一财经日报》昨日拨通中材国际董办人士电话,未能获得上述保理业务更多细节。但该人士也表示,钢贸类业务是拖累东方贸易资金链的重要原因。

  2014年12月26日,中材国际还出过一份事关东方贸易的公告。东方贸易此前起诉中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远供应链”),诉由是仓储保管合同纠纷,涉案金额2.16亿。调解的结果是在2015年1月1日前,中远供应链向东方贸易支付7200万元的和解款。

  “托盘”梦魇

  上面的故事看似复杂,实则简单,就是北京银行向东方贸易讨债,东方贸易向中远供应链和宝投公司讨债。

  宝投公司和中远供应链都是什么角色呢?宝投公司是钢贸公司,中远供应链提供了钢材的仓储保管,中远本身就是宝投的主要合作方之一。

  一名熟悉钢贸行业情况的相关商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东方贸易此前在行业里的角色,是业务“托盘”方。

  什么是“托盘”?这指的是类似东方贸易这样“托盘”公司作为“委托方”,委托诸如宝投公司这样的贸易商代理订货或销货,“托盘”的功效,就是可以为钢贸商垫付资金。这种业务最初美好的出发点,是利用供应链关系缓解贸易商这些中小企业的资金紧张:反正进完货有大批货物在仓库质押着,就算大宗商品价格有起伏,贸易商也是交给“托盘”一定量的保证金的,因此资金风险可控。

  然而事到如今,“钢贸货权黑洞”已是业内皆知的玩法——“一货多嫁”、空开仓单——这样一来,“托盘”渐渐演变为钢贸商利用来放大融资杠杆的手段,而“托盘”公司也有心或无意地成了钢贸商的“影子银行”。

  从中材国际公告所体现的东方贸易和中远供应链的合同纠纷来看,共涉34份货物的“进仓单”,但是这货“进”得了仓未必还在仓库被保管,因此在法院民事调解里有这么一句:“在2015年1月1日前,中远供应链向东方贸易支付金额为7200万元的和解款;东方贸易免除其前述34份进仓单项下的保管责任。”

  中远集团下面涉钢贸业务的子公司掉进“货权黑洞”也已在业内被悄悄传开。2014年夏天,上海中远物流配送有限公司被抓掉一批业务经理,就是因为公司内部人士“监守自盗”,配合银行人士和钢贸商利用职务之便寻租,手段就是“一货多嫁”、空开仓单。包括中信银行上海四平路支行原行长在内的银行人士,也因此被定罪。

  在上海已是哀鸿遍野的钢贸圈,谁都知道,染指了货权造假骗贷,是最易被经侦带走的“高危业务”。到了钢贸危机后期,但凡手上还藏了点钱的钢贸商都学乖了,哪怕民间欠债不还,哪怕银行正常个人经营性贷款拖死不还,也要把涉货权猫腻的融资先还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