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丰银行吞40亿苦果 中小银行暗保危机升级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恒丰银行吞40亿苦果 中小银行暗保危机升级

  恒丰银行为股东代偿3笔表外业务近40亿融资震惊业界,也将银行暗保业务风险置于阳光之下。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在银监会8号文出台之前,银行变相放贷的明保和暗保业务大行其道,给中小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埋下了风险隐患。

  更重要的是,恒丰银行违规给股东提供兜底在业内备受关联交易质疑。虽然市场上类似业务模式不鲜见,但乱象却不胜枚举。

  恒丰银行危机样本

  9月中旬,成都门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门里投资”)和北京中伍恒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伍恒利投资”)因无法偿还2013年向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融资的3笔表外业务,最终由恒丰银行代偿了本息合计40亿元的融资。

  记者了解到,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如今已经收到恒丰银行资金,而恒丰银行对该交易的官方回应是“此项目风险总体可控”。

  值得关注的是,恒丰银行3笔业务是未经正常业务审批流程的表外业务,是银行新高管上任后在风险排查中发现的。2013年,蔡国华接替姜喜运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在对各项业务的全面排查中,这几笔表外增信业务被新高管注意到。

  成都门里及其关联企业中伍恒利投资为借款人,以定向资管计划为渠道从他行取得资金,恒丰银行承诺,若借款人到期不能兑付,由恒丰银行为其代偿。实际上,恒丰银行也最终成为了这几笔业务的买单者,而银行落到手里的仅仅是专项资管项目的抵押物——恒丰银行股权。

  天津银行在这次业务中是作为资金方角色,该行认为从业务上流程上看属于正常银行同业业务。“恒丰银行在天津银行是有同业授信额度的,也就是说天津银行可以以同业业务模式给其兜底项目提供一定额度资金。做这笔业务时,恒丰银行通过了审批程序,文件也都是真实有效的,这就足够保证银行资金的安全性了。”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说。

  “从这笔业务来看,兜底方是恒丰银行,也可以看作是项目主导方,而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则仅仅是通道。”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称,按照银行相关规定,银行股东不能用该行股权作为抵押来进行融资,但是这笔业务明显绕开了这项规定,存在比较明显的灰色地带。

  桌下交易

  据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透露,在同业融资项目中,由于一些银行资金紧张,一些银行资金宽裕,则形成了一种同业融资业务,是贷款业务的变形。“A银行资金紧张,但是又想对企业进行放贷,就会找B银行开展同业业务。B银行只是提供资金,资金成本甚至会比贷款利率低一截,而A银行为项目兜底,承担相应风险,也就是主做风控方。”

  “市场上资金方B银行对应的是A银行的信誉,年资金成本大概在6.8%~8%之间,而A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则按照常规贷款利率,中间差价就是做风控的收益。”该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然而,由于市场的不规范和中小银行风控体系不完善,银行暗保这类业务也比较乱。

  据业内人士称,资金方为了控制风险,在同业业务上会给每家银行授信额度,防止一家银行的同业业务过度引起风险。同时,大部分银行会要求同业业务的标的客户必须是项目银行(即上述模式中的A银行)客户,该客户要在项目银行中有授信覆盖。

  按照上述模式解释,也就是融资企业或者信托标的企业必须是A银行的授信客户,而在B银行做的同业业务额度是不能够超过A银行的授信额。

  “大的银行都有这些规定,同时项目必须通过风控会的表决。但是小银行不会在机制上特别完善,往往银行高层对项目风控表决也拥有很强的决定性。”上述股份行人士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