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张明芳式”困局 分析师“搏出位”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陷“张明芳式”困局 分析师“搏出位”

  中信证券张明芳“泄密门”一事,促使各家券商加强了对微信的监管,却更改不了行业的整体形势。

       当《中国经营报》记者前往一家券商研究所时,发现研究所内只有寥寥几人。“我们的主流分析师基本上都在外面拜访机构,现在所里只剩下研究助理在写研报。”上述券商研究所的内部人士表示。

       据介绍,分析师们一年待在公司的时间不超过三分之一。“剩下的时间他们都在机构路演,或者在上市公司调研。”

       随着下半年各种评比的陆续开始,分析师们跑机构的时间也更多了。

       “对于分析师的考核,我们有两个很重要的方面:一是分析师在一些比较重要评选中的名次,另一个是机构每个月给分析师的打分。”上述券商研究所的内部人士表示。

       这种考核方式促使很多研究员的工作性质开始发生转变,逐步从研报分析向“拉关系”方向转变。

       “基金每月给研究员的打分,最多可能占考核50%以上。”一位大型券商的研究员坦言。

考核结构倒逼频频路演

       “从6月份开始,我们的研究员就开始为新财富等评选做准备,在各地拜访机构,包括保险、基金等。”上述券商研究所的内部人士表示。

       而基金经理的表态,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最近是有不少研究员过来,不过现在还不是拉票的时候,他们主要是为了来混个脸熟。”一位基金经理对本报记者坦言,“到了八九月份,他们就会举办一些活动,进行‘拉票’。”

       而上述券商研究所的内部人士也表示,对于这些活动,券商会提供相应支持的,“只要研究员提出方案和想法”。

       据记者了解,现在研究员前往各地机构进行路演的“行程”非常紧密,往往会达到一天四场之多。

       “一般是早上一场,中午一场,下午两场,当然可能晚上还有。”上述基金经理表示。同时,他坦言,现在有的大牌分析师,过得比基金经理还舒服。平时没啥事,关键时候只要出来露露脸,拉下票就足够了。

       当“拉关系”成为主流时,那些真正能够体现分析师研究能力的研究报告就变得缺乏吸引力了。

       研究报告有多重要?无论是市场人士,还是分析师自己,抑或是券商其他部门人士,回答都非常统一:不重要。

       “我们的研究报告算是基本工作量。”上述券商研究所的内部人士坦言,“一年需要完成多少篇深度报告,多少篇及时性报告,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但并不会另外计酬。”

       而上述大型券商的研究员也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最常见的情况是,由分析师给出思路,他们的助理则负责找数据,做执行层面的相关事宜。

       “研究报告能够给机构带来多少收入?坦白讲,是不多的。”另一位大型券商的研究员表示,“你很难从基金佣金上单独把研究报告的收入划分出来。这一块最多也只是算协同效应。”

爆料成为“敲门砖”

       研究员如今的处境,与券商的考核、激励情况分不开。而这也导致很多研究员为“刷好感度”而频繁前往机构的现实。

       “每周都有不同的券商研究员前来拜访。”另一位基金经理表示。

由于研究员多,基金经理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听每位研究员谈话。为了见到基金经理,不少研究员会以“        由于研究员多,基金经理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听每位研究员谈话。为了见到基金经理,不少研究员会以“我知道何种公司的消息”为敲门砖。这一消息传递者的角色,可以从6月初爆出的中信证券张明芳泄密门窥见一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