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威“失联”踢爆“方大系”并购蹊跷往事 - 金融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方威“失联”踢爆“方大系”并购蹊跷往事

  改制质疑

  事实上,自重组南昌钢铁开始,外界对辽宁方大利用政府关系重组江西企业的行为有颇多争议。

  据传方威被罢免人大代表职务正是缘于南昌钢铁部分老干部的举报。举报者称,辽宁方大在重组南昌钢铁过程中存在巨额利益输送行为。

  有知情者对本报记者说:“南昌钢铁改制的过程做得天衣无缝,但改制的内幕、利益的输送有待调查披露。至少有一点,所有人都在这场国企改制的盛宴中分得了利益,有人年薪高达近2000万元,有人也就一杯羹。”

  记者查询资料得知,年薪近2000万元者为原南昌钢铁及长力股份(即现在的方大特钢)董事长、现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其2013年年薪高达1973.54万元,居两市之首。钟崇武是在2008年2月“临危受命”由新余钢铁集团调任南昌钢铁救急。

  资料显示,在辽宁方大重组之前,南昌钢铁总资产约75亿元、年销售额140亿元。其中上市公司长力股份总资产69.14元,总负债50.71亿元,净资产18.43亿元。

  辽宁方大从江西省冶金集团受让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份后,与南昌钢铁子公司合计间接持有长力股份68.48%的股份,对应净资产达12.62亿元。这并不包括南昌钢铁持有的其他资产价值。而辽宁方大仅给出了9.1亿元,且非现金支付,由此成为改制的获利者。

  实际上,江西为了能让辽宁方大顺利接盘南昌钢铁,为南昌钢铁57.97%的股权交易设定了“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连续盈利”等限制条件,而当时全行业亏损,实力较强的五矿集团、湖南华菱钢铁集团等国企因此被排除,这随即招来市场“量身定做”的质疑。

  而在此前海龙科技的改制中,辽宁方大也被认为是得益于政府的帮助。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9月28日,辽宁方大通过司法竞拍程序竞得海龙科技10323万股股权,占海龙科技总股本51.62%,成为海龙科技的潜在控股股东。

  当时的海龙科技正面临大股东兰炭集团占用上市公司2.77亿、职工集资款4830万元等总计5.59亿元债务及总负债9.3亿元、4000名职工安置、连续两年亏损而濒临退市等一系列难题。

  辽宁方大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法是,将其持有的抚顺炭素65.54%股权、蓉光炭素35.39%股权、合肥炭素52.11%股权作价2.81亿元(较账面净值溢价率高达60.23%~85.72%)出售给海龙科技。此举既不用辽宁方大支付现金,亦未改变海龙科技主营业务,同时还解决了同业竞争问题。

  得益于政府的帮助,辽宁方大与海龙科技债权银行展开谈判,并最终以“本金和欠息暂不偿还,新生利息按期偿还”的方案(五年内不归还本金,所欠利息分期归还、陈欠利息不计算复息)解决海龙科技巨额债务难题。

  有分析人士指出,“方大系”点石成金的故事不断上演的原因“正是依靠非完全市场化的协议收购和非市场化或半市场化的行政力量的强力介入”。在“低进高出”的资本游戏中,方威的财富迅速积累。

  2012年胡润《2012少壮派富豪榜》中,39岁的方威以150亿元财富仅次于360亿元的杨惠妍而屈居亚军。

  令人担忧的是,随着方威的“失联”和辽宁方大的“托孤”,曾在资本市场上所向无敌的“方大系”后续发展或遭遇困境。

  数据显示,方大特钢在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8.23亿元,但较上年同期降7.28%;方大炭素一季度营收同比降4.73%。而一季度刚刚扭亏、中期预计巨亏4500万元至5000万元的方大化工的发展状况则更为糟糕。分析人士指,在资产注入终止的情况下,对方大特钢后期业绩影响较大。而长江证券分析师称,方大炭素业务盈利能力或有下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