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方亮
驯服王权
2016-10-13 16:50:32作者:方亮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大不列颠岛上曾有一个童话,有一天狮子和羔羊和谐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这听起来更像一则政治寓言。因为,要让这两种动物生活在一起,需要的不仅仅是信念和技巧,还要有智慧和艺术。

  英国人明智地选择了一套将权力留给政府和议会,而将崇高和华贵留给国王的秩序。此时,政府和议会手中握着的是权力,其角色却是替人民治国的仆从。而深植于国家历史与文化中的国王享万民之拥戴,手中却几乎没有实权。

  将权力、权威和魅力、底蕴分离,这是一种智慧的设计,又何尝不是一门处理权力关系的艺术?这个世界早已走过了从神灵那里获取绝对权力的时代,无论是皇帝还是国王都已成明日黄花,可英国人仍为自己保留着那个早已没有实权却需纳税人花重金供养的王室家族。原因在于,人总要去信仰去崇拜,总要将生命托付于某种文化和历史当中。让一个家族承载这一切,专门让人们去爱戴,去寄托对文化与历史的感念,总好过这一切的精神资源轻易地被强权僭越,让强权因某种精神与心理的光环而滑向专制与独裁。

  智慧与艺术就在这中间了。当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迎来登基60周年的庆典,人们夹道欢迎女王的车驾。而女王则像一个普通农妇一样在田间栽下一棵树,孩子们围在她身边,一家人开心的合影留念。

  狮子和羔羊就这样生活在一起,和谐快乐。

  被审判的国王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自人类有了君王,这是第一次以法律的名义对其进行审判。

  曾几何时,发生在英国的故事也是赤裸的权力之战。

  1645年6月,英王查理一世率领的王军与克伦威尔的议会军迎来了在纳斯比的决战。最终,5000多名将士被查理一世丢弃,100多面战旗四下散落,大批机密文件被克伦威尔缴获,曾经不可一世的英王狼狈逃窜。在大本营牛津,国王喘息了一年的时间,但这也丝毫于事无补。克伦威尔再次杀到,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查理一世完全顾及不上万乘至尊的高贵,狼狈地剃短头发,刮掉胡须,穿着仆人的服装逃离了牛津。

  查理一世逃到苏格兰军大本营,这是来自家乡的军队,他指望着老乡能在危难之际帮自己一把。但是,没毛的凤凰不如鸡,将军面对送上门来的国王露出的是狞笑。他将查理一世软禁起来,开始以他为筹码同克伦威尔进行谈判。最终,将军用这位落魄国王换回了大量的金钱。国王就这样被“卖”掉了。

  1649年1月20日下午,查理一世被送上了法庭。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自人类有了君王以来,第一次以法律的名义对其进行审判。从此,历史进入人民用合法的方式来推倒君王、将权力的更迭纳入法律轨道的时代,而英国人第一个承担起这一历史使命。

  其实,自从13世纪英国人拥有了限制王权的《大宪章》,人们就已经清楚,率先迈出这一步的很可能就是这个偏居欧陆一隅的民族。在争取权利这一点上,英国人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在威斯敏斯特宫里,最高法庭庭长布拉德绍庄严而又富有威势地向查理一世宣布:“英国国王查理·斯图亚特,你是导致国内鲜血流淌的罪魁祸首,因此决定建立最高法庭对你进行审判!”

  查理一世保持着自被送上被告席后就没有改变的国王姿态,但此时,他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喊道:“住嘴!”他太激动了,手竟没有握住手杖,掉落在地上。

  接着,他坐在那里,仿佛在等待仆人帮他将手杖捡起来。片刻之后他才明白,不会有人帮他捡东西了。于是,他红着脸自己弯下腰将手杖捡了起来。

  当检察长指控他是暴君、叛徒和杀人犯时,查理一世仍然保持着国王固有的姿态,只是从嘴角露出一点点的轻蔑和冷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方亮

俄罗斯时政问题研究者。

热文排行
中国人的远东

俄国沙皇们大肆开疆拓土之时,或许从未想过远离自己东欧老家的东端边界未来将如何开发治理。直到一头扎进东亚诸国混沌的地缘...[详情]

康德的“烦恼” —俄罗斯民族心理演变记
八月:改天换地之后
遗民抗俄:被遗弃的东北亚
古拉格的末日
帝国梦:普京的索契
托梦俄罗斯:当医疗“全民免费”
拍案 FOCUS:当枪使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