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方亮
托梦俄罗斯:当医疗“全民免费”
2016-09-02 17:24:23作者:方亮 来源:中国经营网

  俄罗斯政府财政困难,这些天从总统普京到财政部长西鲁阿诺夫都在寻找削减开支的办法。社会开支当然被他们盯上,从2007年开始向生二胎及多胎家庭支付的补助已经被建议取消,人们自然开始担心自俄立国后便一直实施的免费医疗政策会随之被改变。当然,普京不会注意不到权威调查机构“列瓦达”公布其最新支持率只有30%,这让他哪敢轻易放言在免费医疗问题上改弦更张?于是,这才有了其卫生部长斯克沃尔佐娃在“统一俄罗斯党”大会及某医疗问题论坛上承诺免费医疗政策不会变化的表态。

  但克里姆林宫内的大佬们怕是怎么都没想到,出于“维稳”考虑而做出的普通表态竟然经媒体报道而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后者正被医疗保障问题困扰,高昂的医疗和医药价格让许多家庭苦不堪言甚至因病致贫。

  很显然,这是一条“按需解读”的报道,无论中方报道者主观意图如何,客观上它都会被放到中国现实背景下进行解读。这条新闻一出,中国民众不但感到了自己的不幸,甚至更感到了孤独。想想俄罗斯民族与中华民族在历史记忆中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这种感觉便可以理解了。

  体制之异

  必须肯定,俄罗斯人享受的免费医疗是这个国家自立国之初便明确规定于宪法中的无上权利。在作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立国之本的1993年宪法的第四十一条中也明确规定:在国家级及市级医疗机构中,医疗服务对俄罗斯联邦公民免费提供,相应财政、保险资金和其他资金来源为其提供保障。也正因此,俄卫生部长斯克沃尔佐娃在安抚民心时才反复强调俄罗斯联邦公民的宪法权利会被尊重。

  先不论免费医疗这个社会主义味道十足的东西是否现实,单是其作为公民权利在宪法中被规定就已经将俄联邦日后围绕医疗问题的政府民众博弈放置在了一个公民权利多与少而非有或无的层次上。在1993年7月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公民健康保护法律基础》中明言,“对公民身体健康的保护是不可分割的社会生活条件,俄罗斯联邦对保护公民健康负有责任,必须保证公民的身体健康得到保护的权利得以实现。”这部法律成为俄医疗体系建立的纲领性文件,在其中规定公民享有何种医疗权利的第20条中规定,公民有权在公立医院享受免费医疗并有权依靠包括个人资金在内的其他资金来源去享受补充医疗的权利。

  后半句话等于是为私立医院开了口子,但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前半句话才具有根本意义。

  1993年宪法还在第二条中宣示:人和人的权利与自由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承认、遵循和维护人和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是国家的责任。第三条规定:人民行使权利的最高的直接形式是全民公决和自由选举。第二十九条规定了个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以及新闻自由并禁止书刊检查。

  先不必去苛刻的盘点俄罗斯当下现实距离宪法规定的那个“美好世界”有多远,至少这部宪法为俄罗斯联邦规定了彻底区别于前苏联的国家体制,将俄罗斯送上了无法逆转的新道路。强力如普京者亦未敢改变这部宪法的面貌,宪法中规定的自由选举、新闻自由、多党制等体制在普京上台前已经运转多年,民众虽对它们诟病连连却早已习惯了按照这些体制的逻辑去思考国家政治事务。这让普京即使在2007~2008年达至权力顶峰之时也不敢彻底地修改宪法来独掌乾纲。

  正是因为这部宪法,俄罗斯才有了区别于前苏联的国家体制框架,其免费医疗这一公民权利在俄罗斯联邦才成为一种多与少而非有或无的问题。也正因为这样,公民才有能力与政府在免费医疗问题上进行博弈,普京才出于维护支持率的考虑不去触动这一宪法权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方亮

俄罗斯时政问题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