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康达尔诉讼升级:5.3亿资产被冻结
2018-01-13 09:27:45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郭敏敏 赵毅  

与京基集团的股权之争尚未落定,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048.SZ,以下简称“康达尔”)与中粮集团(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深圳”)的官司在停滞了两年后,又卷土而至。

康达尔一纸公告称,中粮深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公司价值约5.19亿元的财产,其中康达尔在售山海上园二期项目中65套房源在资产保全过程中被查封,这也意味着康达尔和中粮深圳的诉讼升级。

此前的股东大会上,康达尔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力夫曾直言与京基集团的股权之争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影响。康达尔在最新披露的公告中亦表明,与中粮诉讼相关的资产保全对公司日常经营及利润将产生不利影响。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康达尔及中粮深圳方面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双方均未作出回应。

土地之争?

康达尔前身为“深圳市养鸡公司”,发展至今已形成集低碳都市农业、公用事业、房地产、金融投资等多种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这家公司为何既能让京基集团青眼有加,又能让中粮深圳对它紧追不放。

业内人士看来,土地是其中最大的原因。京基集团此前曾公开表态,康达尔作为一家以都市农业为战略核心的企业,其土地开发领域能力一般,盈利情况也一般。若由有经验的房地产开发商对其土地进行开发,将给中小股东带来良好收益。

1987年9月7日,康达尔和中粮集团合资成立了深圳信兴实业公司(以下简称“信兴公司”),注册资本为150万元,康达尔、中粮集团的出资比例分别为49%和51%。1989年5月,双方签订《关于移交城西鸡场的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约定康达尔将城西鸡场的固定资产、土地和流动资金作为出资。

同时《合同书》约定待信兴公司经营期满,城西鸡场原有土地不管是否用于农用,其使用权均应优先转让回康达尔。2008年,信兴公司经营期届满,双方在清算过程中对上述土地如何处分产生了分歧。

随后,2009年7月,中粮深圳首次将康达尔告上了法庭。《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在2009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中粮深圳反复对康达尔提起诉讼,亦反复撤诉,诉求从单一的要求赔偿,到指出这段时间内康达尔土地被政府回收获得土地赔偿款,要求分配土地赔偿款。

2013年,中粮深圳诉康达尔一案由法院出具了裁定结果,认为中粮深圳在短期内反复起诉、撤诉,已超出合理行使诉权的范畴,特别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多次无实质性的诉讼对康达尔存在潜在负面影响,故不准其再次撤诉。彼时,争议的焦点主要是土地补偿款的归属,法院认为涉案地块在政府回收之时,权属登记在被告名下,被告才是土地合法权利人,因此驳回中粮深圳的起诉。

此后,中粮深圳亦多次提请上诉,其间信兴公司亦将康达尔告上法庭,均以失败告终。

中粮屡诉屡败

中粮深圳屡诉屡败,但仍未放弃。2017年9月,中粮深圳再一次将康达尔告上法庭,其诉讼请求为要求确认康达尔公司未依法履行股东出资义务。新的诉求,新的落脚点,这一次中粮深圳胜算有多大?

不过有资深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中粮深圳此次诉讼的案由为股东出资纠纷,但是其注意力仍在土地补偿款,而中粮深圳要求被告康达尔以现金方式出资、中粮深圳以土地补偿款及其利息为标准计算出资额均需要相应依据。

此外,他亦指出原告中粮深圳主张被告康达尔未办理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导致其损失的认定相对困难,这属于合同法上的可得利益损失;土地使用权虽未过户,但实际交付标的公司使用,公司也因此获益,这是不能回避的案件事实;期限届满,标的公司不再经营,但是公司尚未清算、解散、终止,中粮深圳即便胜诉,也不是诉讼利益的唯一支配人,新的矛盾又会产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中粮康达尔诉讼升级:5.3亿资产被冻结

与京基集团的股权之争尚未落定,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048.SZ,以下简称“康达尔”)与中粮集团(深圳)有限..[详情]

上海商业地产进入震荡调整期

近期,上海商业项目迎来开业热潮。2017年12月,上海有超10家购物中心开业,其中12月16日一天就有徐汇日月光中心、宝山龙湖天街..[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