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启动促进消费升级的系统工程
2018-08-25 08:38:00作者:范欣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近期,鼓励消费升级之声不绝于耳,7月初,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的若干意见和三年实施方案,要求从供需两端发力提升居民消费能力;8月初,国家发改委召开专题发布会要求未来3年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努力形成若干发展势头良好、带动力强的消费新增长点。

促进消费升级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今年以来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急需消费发力。固定资产投资已连续5个月下降,1~7月同比增长回落至5.5%,对外贸易受到贸易摩擦影响呈现出下滑趋势。消费是宏观经济的稳定器,支出法核算GDP中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占GDP当季同比贡献的79.2%,消费在稳增长、稳就业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消费稳则经济稳,经济稳则就业稳。二是根据发达国家经验,随着一国城镇化率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城镇居民消费的需求和消费习惯也将随之改变。一方面更加注重消费品质如汽车总销量同比下降的同时SUV车销量却在增加,另一方面消费习惯将逐渐由汽车、家电等耐用消费品转向旅游、教育、医疗等服务消费。因而,促进消费升级不仅是保增长的主观需要,更是居民生活质量提升的客观需要。

但从当前经济运行看,促进消费的良好意愿与实际情况存在一定的不匹配,这个不匹配主要体现在整体消费增速的下降和一定程度的“消费降级”上。今年前7个月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名义增速同比仅增长9.3%,扣除通胀后实际增速仅为7.3%,均创了近年来的新低,其中家电、化妆品等增速均大幅下滑;“消费降级”现象则表现在像榨菜、啤酒、二锅头、火锅鱼丸等产品销量快速上涨,网购新宠“拼多多”的火爆可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一问题,类似于西方国家曾出现过的“口红效应”,即经济滑入不景气区间时廉价口红销量不降反增。

其实,整体消费增速的下降和“消费降级”现象出现的逻辑并不难理解,居民扩大消费的根本基础在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有效增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2007年达到17.2%的高点后便一直处于下滑趋势,到今年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已下降至7.9%,仅高于2016年的7.8%,是2001年以来增速的低点。

当然,居民收入增加幅度虽有所减缓,但收入总还是在增加的,并不能完全说明不具备消费能力。真正的原因在于,2008年后每3年一次的房地产周期快速增加了家庭的债务总额,居民部门杠杆率从2008年的18%快速提升至2017年末的49%,家庭杠杆率快速提升的年份分别是2009~2010年、2012~2013年和2015~2016年,对应着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的周期。我国家庭杠杆率虽然与发达国家80%左右有一定差距,但由于居民部门在收入分配中的比例同样低于发达国家,当前居民杠杆率其实已处于非常高水平。过快增加的还债压力其实已对消费形成强烈的挤出效应,此时无论如何刺激消费居民扩大消费的意愿都不会非常强烈。

此外,以房地产价格为代表的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还间接拉大了贫富差距,基尼系数2016年起又重回涨势。贫富差距扩大后,高收入阶层边际消费倾向相对较低,不能指望其扩大消费拉动整体消费。低收入阶层边际消费倾向虽较高,但苦于收入增速放缓而不能扩大耐用消费品的消费,中等收入阶层因贷款买房导致的债务压力的增加而不得不减少耐用消费品的消费而增加廉价消费品的消费,在中等收入阶层和低收入阶层共同作用下,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快速下降和“消费降级”的出现也就不难理解了。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促进消费并不简单是完善消费体制机制就能轻易解决的问题,而是需从减少居民债务增速、扩大居民收入、调节收入分配结构等一系列方面深做文章,这是一个复杂的和系统性的工程,非一朝一夕能够轻易解决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尽快启动促进消费升级的系统工程

近期,鼓励消费升级之声不绝于耳,7月初,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的若干意见和三年实施方..[详情]

2300亿专项债放量发行 对国开债信用债产生挤出效应

8月初至23日,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已达到3086.79亿元,约为7月份发行量的2.5倍;其中,8月15日至23日短短一周多时间里,专..[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