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共进引领新一轮繁荣
2018-01-27 08:37:54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我国经济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被称为“中国奇迹”,这一奇迹不仅得益于市场化改革,更得益于政府的有序调控,两者缺一不可。寻求合理的市场和政府的边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要实践,也是中国模式区别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模式的关键。改革之前国有和集体企业缺乏竞争机制,导致一部分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效率不高,这是客观事实。市场化改革引入了竞争机制,同时也激发了非国有企业的发展,不同类型的企业之间逐步通过市场展开竞争,同时国有企业自身也在不断地变革,这一竞争过程一方面淘汰了大量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另一方面也促使存活的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不断优化治理机制、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并逐步做大做强,成长起一大批优秀的有国际影响的知名企业。

企业效率的改进得益于竞争,没有竞争就不可能有企业的进步,这点无论对哪种类型的企业都是适用的。但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由于一部分人对事实的解读过于片面,导致一些错误的观点流行一时。比如一些人针对国企数量下降这一事实展开批评,实际上国企数量下降不等于国企价值创造能力下降,不等于国企的影响力下降,更不等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的改变。国企数量下降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市场竞争把效率低的企业淘汰出局,有竞争力的企业才能生存和发展,这恰恰是做大做强国企的根本。也就是说,只有参与市场竞争,在竞争中发展壮大,才是真正的做大做强。反之,如果只能靠政府的保护才能存活,这样的企业不仅缺乏进步的动力,而且也加剧资源错配。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国企看似数量没有以前多,但规模比以前大很多,进入世界500强的大多数都是国企,这充分说明经过市场竞争洗礼的国企反而具有更大的价值创造能力,对国家的贡献更大!

另一种流行的看法认为,相对于非国企而言,国企总是低效率的。把企业效率和所有权结构挂钩,是非常机械的逻辑。如何评价一个企业的效率?不能仅仅看账面上的盈利指标,而要看真实的成本收益。对国企来说,需要为政府分担部分政策目标,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种正外部性并没有反映在账面上,导致国企的价值创造被严重低估。而非国企享受了各种正外部性,并没有体现在其成本当中,同时部分非国企的负外部性也没有计入成本,这就会导致非国企的真实成本被低估。也就是说,国企的效率可能被低估了,非国企的效率可能被高估了。如果客观评价企业效率,就需要把真实的成本收益计量清楚,而不能停留在纸面上讨论。

另外,企业的效率并不仅仅取决于企业本身,还取决于企业所嵌入的社会结构和制度环境,相同的社会结构和制度环境下,不同所有权结构的企业行为有本质差异吗?实际上目前并没有足够的有说服力的证据。单从上市公司的公开数据看,不同所有权结构的企业的行为还真的没本质差异,而且优秀的上市公司当中,国企占比还很大。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非国企就一定比国企有效率。

这些流行的错误观点源自相同的认知偏见,即想当然地把国企和非国企对立起来,看作是相互替代的两类企业,似乎两者之间只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这种认知偏见不仅不符合客观事实,更缺乏理论逻辑的支持。

从理论上说,尽管不同类型的企业之间处于市场竞争关系,竞争当然会带来替代难题,但企业之间同时也存在互补关系,这种关系来自企业间的合作。企业之间的替代是给定市场边界前提下才成立的,是一种静态思维,也就是说,假定存在某个市场容量,在这个市场中,一个企业做大做强,就会把其他的企业挤出市场。问题在于,市场是一个动态的竞争过程,市场边界是不断扩展的,而不是给定的。当一个企业做大做强,相应地会创新出新技术、新产品和服务以及新的业务模式,从而把原先的市场边界向更大更深的范围扩展了。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的企业会享有这个企业所带来的正外部性,从而可以追随这家企业共同进步,甚至在创新上更进一步,并可能取代原先的企业成为新的龙头企业。动态地看,不同类型的企业之间存在着一种很强的合作关系,这种合作会给这些企业之间带来互补,而不是单纯的替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