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房改将至?社科院专家称改革力度或触及土地财政
2017-12-17 10:34:54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

“二次房改”要来了?

  这是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研究用“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为2018年房地产市场定调后,市场人士第一时间作出的反应。12月12日,经济学家马光远也撰文指出,启动“二次房改”,弥补房地产制度建设的短缺,构建真正的长效机制是当务之急。

  自1998年首次住房制度改革以来,也有几次重大的政策发布被解读为“第二次房改”,今年也不例外,租购并举、共有产权住房、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等相关政策,均在房地产市场激起千层浪。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没有官方口径提到二次房改,不过这一次住房制度改革的力度,或会触及到土地财政这一住房相关性基础制度。若执行坚决,产生的影响将不输第一次房改。

房改路径螺旋式上升

  中国的第一次房改,实质上是住房商品化的过程。不过,在制订改革方案初期,第一选择并不是“售”,而是租。

  为了解决长期以来在公房的建设和维护上过度支出的问题,20世纪80年代,政府以租金改革为重点,提出分步提高租金,缴纳租赁保证金等多种思路,反向刺激大家去购买住房。然而,当时老百姓(59.740, -0.14, -0.23%)的收入很低,很多支付不了购房款,还需要单位和政府补贴。

  这条路并没有走通。倪鹏飞记得,当时某市人大有一个议案是全市内增加5分钱租金,两三年都没有通过。

  1998年,国务院颁布23号文《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提出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住房作为一种商品,其价格由市场决定。这一划时代的方案,迅速卖出了积压的住房,也解决了城市居民住房短缺的问题。

  近20年来,购房市场在价格机制的刺激下蓬勃发展,但房地产基本制度建设仍然不足,土地财政这一住房的基本性制度没有改变,通过短期调控措施来抑制房价,最终效果都不尽如人意,构建长效机制的重要性也因此凸显。

  倪鹏飞指出,由于此前保障房的比例较小,大量城市中买不起房的“夹心层”全部都被推入市场。租购并举的政策,正是要纠正之前的偏向,发展租房市场让买不起房的人能够住有所居。“新一轮改革的思路是‘否定之后再否定’,但不可能回到从前没有市场化的时候,而是螺旋式上升的。”他说。

  “之前是什么都给了市场,政府应该做的没有做。未来是政府做政府应该做的,同时用财税调节市场。”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降地价才是核心

  在具体的改革方向上,倪鹏飞认为,当前,住房的问题很多时候并不来自于住房本身,而是来自基础的土地财政制度,以及金融制度、财税制度等。如果这些制度不变的话,也还是改变不了高房价的现状。

  日前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住房基础性制度不合理导致住房结构性问题积聚了市场风险。一方面,地方政府是房地产调控的主力,其财政收入却过度依赖于土地出让收入以及房地产行业相关税费,这使得他们在调控问题上的立场并不坚定,随时可能“倒戈”;另一方面,在土地市场和管理制度上,我国土地市场主要被地方政府垄断,土地拍卖实行“价高者得”的制度也推高了土地拍卖价格。

  在倪鹏飞看来,对土地财政的根基,目前的一些政策已经一定程度上有所触及。8月底出台的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方案,就是政府让利的结果。如果把集体土地重新收回来进行招拍挂,又能赚一大笔,但政策让它们直接入市,就是避免了这一过程。鉴于农村集体建设性用地比例之大,如果能够规避好小产权房以租代售的风险,有望缓解城市住宅用地短缺的问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