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谈去杠杆:货币政策将会趋紧
2017-09-27 15:43:23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全面的改革,来使得地方政府减少它负债的动力,主要有四个:第一,进一步理顺政府市场关系,少做一点,不就不借钱了吗?现在什么都要做,就要借钱。第二,硬化政府的预算约束,他预算是软的,可以借民间,可以向政府要钱。第三,最重要的就是让民营资本进入现在由你干的这些领域,但是这些领域,已经喊了很久很久,那就是不进来,原因我们这里提了至少有几个:一个是产权得不到保护,去年11月3号,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下文,关于加强产权保护的意见,再次重申非国有资本的产权,神圣不可侵犯。再一次豁免了它的原罪,新旧法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从旧,从轻。这在法律制度上,已经非常宽了,已经不能再宽了,但是民营资本还是不进。原因有别的了,你政府没有良好的信誉机构,你说了不算,特别是政府这么快的更替,政府后任不认前账,这是普遍现象,我找谁?还有制度框架不可预见。所以在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的努力。第四,理顺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这是一个大题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但是没有实现,我们等待十九大之后的进一步实现。

  中国的对外部门的杠杆率不高,是世界上最好的,没有之一,它是最好的,因为我们实际上有很多对外投资头寸的净额。这是一个情况,我们都是讲的债务。债务,负债总是有原由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有资产形成,特别是分析中国的问题的时候,资产的这个问题,尤其需要我们注意,因为如果发达国家政府从事债务融资,主要是弥补其公共消费,弥合养老金缺口,中国基本用来投资。用途不同,结果是天壤之别,我们讲,如果债务直接用于投资,这些投资形成资产,并有现金流产生,这便为偿债奠定了可靠的物质基础,反而会降低风险。

  我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最年做的工作之一,中国自本世纪以来,国家资本负债表,这个账我们已经算清楚了。根据这个账,2016年,按宽口径算,中国的主权负债139.6万亿,主权资产241.4万亿元,资产净值为101.8万亿元。当今还有比我们更好的吗?我们把土地、建筑物扣除,只剩下储备,只剩下黄金,白银和我们在国外资本市场上的上市公司,还有20.2万亿,非常高,非常之高。

  所以无论怎么算,中国不存在清偿力的风险,中国危机爆发的风险是很低的,忽略中国这个特色,那就是妄下结论,我们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我们说中国债务问题不会成为问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从1994年起就是一个储蓄大于投资的国家,总体来说,我们是向外输出资本,而不是输入资本。

  但是国际评级机构仍然给我们降级,逻辑是什么?这里我们给了一个评级机构提供的评价。我们有四类评价机制:第一,经济实力。第二,体制实力。第三,财政实力。第四,应对突发事件的风险敏感性。

  我们财政实力是加分的,但是如果加上突发事件的敏感性,国家治理能力可能分数就下来了,是这么一个逻辑。这八年来,我们金融领域出现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有四万亿财政经济刺激,提高债务水平非常快。2013年出现钱荒、互联网金融元年拆借利率一度飙升到30%。股市,无所不用其极,4000点刚起步,转年来,千股跌停。房地产,2015年刺激,2016年打击,如果回过头来看,一年刺激,一年打击,一年刺激,一年打击。外汇市场,811汇改,从6.229一路下泻,现在相对平稳。外汇储备,我们心痛的不得了,按照我们研究人员的计算,两年里,净减少1.25万亿美元,如果再加上这两年我们经常项目顺差5000多亿,就将近两万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李扬谈去杠杆:货币政策将会趋紧

“第三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于9月23日在上海举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出席并演讲。[详情]

国务院:到2025年将全面建成 国家技术转移体系

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新形势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初步形成互联互通的技术市场;到2025年,全面建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善、体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