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社会资本水平的手段可以很多元
2017-08-05 08:57:39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要说当下城市里傍晚最靓丽的风景,当非广场舞莫属。

广场舞能活动筋骨,对身体来说大有裨益,而潜在的好处,便是中老年人的社交。网络社交是年轻人的天下,用虚拟空间替代了现实空间,虽缺少特定的客观情景,却多了想象的元素——因而社会心理学家指出,沉湎社交网络会让参与者过于自我,不敢面对现实风险,进而逃避现实责任。现实世界的社交是可以避免这些问题的,但如今城市的钢筋水泥把空间隔离成了一个个碎片,以往的社交媒介消失了。

自从有了广场舞这个娱乐项目,碎片化的空间突然因而重新链接起来,城市也重新有了活力。

碎片化的城市空间给人们造成了社会隔离,这种隔离是无形的,与人的社会天性相悖。久存碎片化的空间里,人的心理会产生压抑和紧张。年轻人习惯用虚拟空间来弥补,而上了年纪的人因为习惯或者客观条件,无法借助虚拟条件,就需要有一个合适的渠道来打破这种社会隔离。而广场舞恰恰能够有效地打破社会隔离、提高社会融合度,相应地也就提高了社会资本水平。所以,广场舞的流行并非是舞蹈本身,更非神曲的魔力。

著名的政治学家普特南发明了“社会资本”一词,是指个体或团体之间的关联——社会网络、互惠性规范和由此产生的信任,是人们在社会结构中所处的位置给他们带来的资源。现在可以借用“社会资本”一词来解释广场舞流行的意外效果。

广场舞的直接效果是给参与者带来了身心愉悦,而间接效果是穿越碎片化的城市空间,让社会重新融合起来,从而客观上提高了社会资本。

让人意外的是,广场舞的这种社会功能已经在各个角落流行,成为一大奇观。连农村也流行广场舞了,并且已经流行了好几年。究其原因,除了健身,恐怕社交是更重要的理由——毕竟白天各自去干农活或者打工,都没时间聚,晚上没事了,正好借广场舞这个由头聚会。

这正如同打麻将一样,看似是满足人的赌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集体活动——中国人喜欢集体活动,这才是根本原因。

广场舞是对麻将的一种替代。农村仍然有一部分人是把打麻将作为主要娱乐活动的,但对于其他很多人来说,还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那就是跳广场舞。

最近几年,很多回乡纪实或者乡村调查都蔓延着忧伤和悲叹的情调,呈现的画面都是几个老人凄惨地在乡村孤独终老。作者们大概从没有思考过,假如这些老人真的跟着子女进了城,也不过是碎片化的空间里一个孤独的影子,而且是真正的孤独,因为无法融入到城市的社会网络当中。碎片化的城市空间增加了老人的不确定性,面对陌生的社会和陌生的群体,隔离的程度更高,因而根本无法从社会网络中获得效用。

而留守在农村,至少是在熟悉的空间里,和熟悉的人打交道,孤独感反而是下降的。如果农村还能有一些类似城市的文化娱乐活动,那么留守老人的幸福感其实要大大高于进城生活——这是留守的优势所在。

在我所在的乡村,没有听到老人们不开心的,也没有听到老人们羡慕城市生活的。我自己的父母就是死活不愿待在大城市的那一群人,在他们看来,大城市简直就是一个不真实的生活空间,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那么,还有啥可以惦记?走在村子里,虽然看到的人不多,但遇到的每一个老人都是那么祥和恬静,脸上洋溢着知足的笑容。

而我老家的村子,有村庄活动室,里面有报纸杂志和一些棋牌设施;在经过人们跳广场舞的广场,也立着和城市小区里一模一样的健身器材。而我听说,广场里正在流行着的广场舞,村里专门请人来教的。看起来自发的社交活动还是需要看得见的手助推一把。

我家乡这样的小村落,很小,人口也就三百来人,背山面水,田地不多,谈不上肥沃,饿不死也富不起来,离县城还有十公里,而县城也是一个没有工业化的小县城,朴实得没有城的模样。我只是想说,看得见的手做对了,就有积极的作用,这种对多形式文体娱乐活动的助推,可以大大提高农村的社会资本水平,从而有效化解农村劳动力转移之后的社会网络碎片化产生的不良效应。说白了,通过助推之手完全可以重塑新的社会网络,就看怎么去助推了。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