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发布
2017-06-10 09:03:39作者:张晓迪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安全与发展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只有做好万全准备应对‘一带一路’建设中存在的风险,才能使倡议扎实推进。”日前中国现代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主编的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正式发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系国内最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分析和预警专著,自2015年开始,每年发布。与之对应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评估》,二者就境外公共安全风险状况、可能性和趋势进行了全面、系统地解析评估。

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将风险分为4个级别、10个等次。其中,低级别分为低和低+;中等风险级别分为3个等次:中-,中和中+;高级别风险也是3个等次,高-,高,高+;极高只有2个等次,极高-和极高。

根据李伟的介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将风险地图与风险数据库、电子地图、对应的风险分级及风险趋势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直观图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评估》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别安全风险展开评估,运用大量研究资料与安全大数据,阐明安全风险产生的原因、潜在的风险源以及风险变化趋势。主要包括:北亚1国、中亚5国、南亚8国、东南亚11国、西亚北非16国、独联体 7国、中东欧16国。

评估要素

李伟称,该项成果主要依托编委会数年以来,对不同地区的研究,并充分考虑定性、定量、赋值、模板要素以及威胁源的分析。除此外,该项报告的数据也来自风险情报信息采集系统和风险信息管理系统。

李伟介绍,对于一个国家的安全风险评估,是基于一个国家的政治局势、经济发展态势、外交关系以及国家的威胁源等多重因素考量的。

李伟称,政治因素是决定一个国家安全形势好坏的最基本、最核心因素。如果政治局势稳定,那么这个国家安全形势基本可控。

其次是经济发展态势,李伟举列分析,有些国家因经济发展问题导致失业率的问题,这就成为这个国家安全形势的隐患,失业人口过多会成为引起社会动荡不安,“从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的失业率都比较高。”

“第三个因素是外交关系。”李伟解释,外交关系好坏与国家安全形势的联系也是很明显的。如果一个国家自身的政治经济很好,但是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不好,比较动荡,就会对安全产生影响。同时,外交关系层面还涉及该国和中国的关系。

除此之外,李伟认为威胁源也是评价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不仅是恐怖主义问题,还有有组织犯罪、毒品问题、社会治安问题,甚至于流行疾病问题、公共交通安全、自然灾害也要考虑。”

《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评估》就是通过分析以上这些要素对一个国家面临的整体安全风险进行等级评估。同时该书也提到,一个国家的基本情况也在变,特别是人口变化,需要长期掌握。

李伟强调,“在安全风险评估模型中的各方面因素都会考虑进去,但这些因素在风险评估模型中的赋值问题是最核心的。”他称,但每个地方的这些因素都是不一样的,也是处在变化中的。“如果没有对国际政治、经济、国际关系以及对社会安全情况、风险源、风险因素进行长期的研究、了解和分析,就不具备对一个国家进行安全风险评估的能力。”

不是解决方案

实际上,根据李伟的介绍,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国外就有研究机构、智库组织将地理信息系统应用于风险评估和应急处理研究中。本世纪初,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绘制和发布风险地图成为国际上通行的安全风险评估和分析、预警方式,世界各主要工业国家均定期发布自己的风险地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2017“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风险地图发布

“安全与发展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只有做好万全准备应对‘一带一路’建设中存在的风险,才能使倡议扎实推进。”日前中国现代关系..[详情]

蔡昉:创造性破坏引领企业竞争力提升

如何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中实现面向未来的发展?成为这个时代向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提出的同一道命题。[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