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农民工这词很有贬义 就没把他们当自己人
2017-03-26 09:42:57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于3月23日-26日在海南博鳌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分论坛““劳动力市场改革:敏感,但是必要”并发言。

  他在发言中提到工人、农民工的地位问题,认为农民工这个词很有贬义的。“什么是农民工?到现在中央文件中还是农民工,就没有把他们当成自己人,这种东西是非常有问题的。”李杨说道。

  他表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问题非常复杂。第一,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下降。很准确的,2011年开始减少,所以造成了劳动力供应不足。

  第二,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结构性问题,所谓结构性问题大概应当说在10年前,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就是上半年招工难、下半年大学生就业难,并存。

  第三个大问题,整个劳动大军中受到良好训练的技术工人比重下降了。

  第四个问题,对于劳工的社会地位问题。中国是一个工人阶级为领导的等等,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但是工人的地位是不高的。建设主要是靠这批人,这批人没有地位,所谓社会地位、经济地位也不高,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缺陷。

  第五个大问题,当人口开始老龄化的时候需要跨时期进行资源配置。跨期配置的主要机制是金融机制,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有比较发达的保险市 场、社会保障市场,才能使得现在存一些钱在几十年后去用。这些在中国基本上是很欠缺的。

 以下位发言实录:

  李扬:恰如樊纲讲到的,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问题非常复杂。据我的观察,为外国人和官员关注的《劳动法》的问题,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有几个方面:

  第一,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下降。很准确的,2011年开始减少,所以造成了劳动力供应不足。2015年,我们新增劳动的投入是负0.9%,也就是说中 国已经面对的是一个劳动人口短缺。劳动人口就是16岁到64岁,这个人口已经开始在减少。这个减少很致命,就是参与率在下降。即便现在大家都响应中国政府的号召开始适龄妇女生孩子,那也得16年之后才会形成新的劳动力供应,所以中国会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劳动力供应短缺的问题。如果再加上樊纲刚刚说的农民工 的问题,这个问题是相当突出。这是比较宏观,但是短时间内解决不了的,必须要有长期的打算才能解决。

  第 二,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结构性问题,所谓结构性问题大概应当说在10年前,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就是上半年招工难、下半年大学生就业难,并存。也就是说我们是 一个结构性的矛盾,上半年所谓招工难,主要还是蓝领、高级蓝领,你要说有点技术的,像樊纲说到的七级工、八级工没有了,但是有些人是有技术的,考的有证, 这些人的工资是越来越高,一般的蓝领工作也上不去,但是这些人很难找,工资是一年高得一年。

  下半年的问题是大学生就业难,最近十年来每年新毕业的大学生是600到800万,这在欧洲是一个国家。每年都是大学生就业难,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政府采取了非常多的措施。现在要从数字上看不太突出,随便问一个大学校长就知道是非常突出的。

  我 们用小数,600万人的10%就是60万,十年下来是600万。我们注意到这个问题也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了,这次危机以来失业问题已经有了新的意义。就是说 特定人口、特定人群像年轻人,年轻人中受到高等教育的人失业率最高。我印象在危机中像土耳其大概是54%的青年人失业,现在美国的青年人失业率很高,看看 美国的城市在动荡,一会一个枪战,都是很年轻的人在街上游荡。而且这些人也很会充分利用现在的通讯工具,用中国的话说各个是愤青,他们对社会的扰乱是非常 突出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李扬:农民工这词很有贬义 就没把他们当自己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分论坛““劳动力市场改革:敏感,但是必要”并发言。[详情]

周小川谈全球化:不赞成有些国家关起门来保护就业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天在全体大会上针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发表评论称,全球化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并且是有其经济原因的,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