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供给侧改革 金融机构提速债转股
2017-03-11 10:15:39作者: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从“攻坚之年”到“深化之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逐步向深水区推进。

   今年两会期间,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重点做好用改革的办法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两会上,围绕“三去一降一补”的决策部署,代表委员提出了很多具有可操作性的意见和建议,其中便包括“去杠杆”要以债转股为主要方向。

   债转股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的主要途径之一。为支持企业降杠杆,银行在债转股方面动作频频,同时,也遇到了一些阻碍,比如定价和资金问题。而且,目前债转股的试点银行有限,也有委员呼吁,要尽快开放更多银行的债转股试点。

   新任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表示,2017年将积极开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坚持自主协商确定转股对象、转股债权以及转股价格和条件,稳妥推进“去杠杆”。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也透露到,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已经箭在弦上,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台。

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超4000亿

   3月5日发布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7年要在控制总杠杆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促进企业盘活存量资产,推进资产证券化,支持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逐步让企业负债降到合理水平。

   同日,王兆星透露到,银监会法规部正在制定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台。

   根据此前公开信息显示,对于债转股实施机构的筹备,多家银行已经着手布局。在2016年最后两个月,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四大国有银行陆续发布公告称拟设立资管公司,均为专司债转股相关业务的全资子公司。

   以率先公布要筹建债转股子公司的农行为例,在3月2日,该行与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签署框架协议,共同设立100亿元的股权投资基金,启动公航旅集团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全部实施后,预计可以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3.52个百分点,降低企业负债成本。这是继今年2月9日与山东高速签署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之后,农行在地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去杠杆”的又一落地项目。

   2017年伊始,交通银行亦发布公告称,加入筹建专司债转股的全资子公司的队伍。近日,交通银行与中国建材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总额10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交行及下属公司将与中国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开展债转股业务合作,支持企业改善资产负债结构、提升生产经营水平、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此前,郭树清表示,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4300多亿元,实施金额400多亿元。除了国有银行,郭树清在两会“部长通道”表示,现在各个银行都在自行推进债转股工作。

资金和定价仍是“老大难”

   全国政协委员,兴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建平在《关于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力度的提案》中提到,从去年市场化债转股启动以来,仅4家国有商业银行获准成立专司债转股的子公司,推进的速度和力度远低于市场预期。高建平建议,不良资产处置创新的推进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在市场化债转股方面,建议允许股份制商业银行比照国有银行,成立专司债转股的子公司,并赋予其金融牌照,拓宽其资金来源渠道。

   近期,关于债转股的讨论一直被“市场化”“法制化”等关键词围绕。据了解,银监会2017年监管工作会议明确提到,要充分利用现有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工作。关于债转股,此前,郭树清在首次亮相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道,要市场化、法制化,不搞行政命令、不搞行政摊派,坚持自主协商确定转股对象、转股债权以及转股价格和条件。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工行原行长杨凯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所谓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就是债转股的对象的选定、债转股的方案,比如股东会、董事会的组成、债转股的比例、有多少留债等都要以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进行,企业新的法人治理机制的搭建和规范要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开展,企业运行一段时间后,退出的股权价格、退出方式等,都是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协商。杨凯生认为,在企业债转股的整个过程中,市场化和法制化是贯穿始终的。

   根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在“关于有序推进企业去杠杆,维护经济稳定发展”的提案中引用的数据显示,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测算,现阶段我国债务总额已超过168万亿元,特别是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总量与GDP的比值超过130%,已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在这其中,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债务问题更为凸显。根据财政部公布数据,截至2016年末,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负债总额约131.72万亿元,同比增长9.7%,与GDP的比率大约在177%。

   全国政协委员、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表示,在“去杠杆”方面,我国国有企业的问题比较突出,因为国有企业债务负担比较重,资本补充机制不够完善。他呼吁道,债转股应成为国企“去杠杆”的主要方向。

   不过在探索债转股的过程中,依然有很多待解决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债转股对于去库存、降杠杆、去产能都是有帮助的,在去年的时候就呼吁对一些实体企业实施债转股,虽然国务院将这个事情纳入了日程,但到目前为止进展仍然缓慢。

   同时,梅兴保列举了目前转股遇到了两大难题。其一是资金问题,梅兴保认为,资产管理公司没有低成本的资金收购债权,如果通过别的渠道,比如银行贷款或者发基金来收购的话,成本就比较高;其二是定价问题,梅兴保表示,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的债权到底应该选择原价还是成本价,或是打几折,很难决定,需要双方董事会、股东大会以及主管部门等多方商讨决定。

   另外,梅兴保建议,国务院的相关部门应该研究出来一个具体文件或是指导意见来推进债转股的事情。

   对于银行开展债转股,梅兴保认为,银行应该积极参与债转股,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个社会责任担当的事情。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围绕实体经济的质量提高、结构调整来进行,债转股不仅是一个债务关系的处理,还是帮助有前景的实体企业渡过暂时的难关的一个办法。

   对于在债转股的过程中,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行使股东权利可能存在的问题。杨凯生表示,新的法人治理机制,各方股东都应按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认清自己的法律地位,按照公司法、商业银行法来执行权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