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势“一带一路” 香港银行应有大作为
2017-03-11 10:12:1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访全国政协委员、创兴银行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梁高美懿

   张漫游

   作为“十三五”时期国家三大战略之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出3年多来不断推进深入,牵连起了亚太、欧洲、非洲等多个经济圈,开创了互利共赢、非零和博弈的新模式。

   香港作为“自由港”和一个国际化的城市,一直以金融、贸易、国际航运、专业服务等产业闻名,香港在“一带一路”中的地位,也颇受市场关注。

   就香港地区金融机构如何助力“一带一路”建设、香港地区银行业在发展“一带一路”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香港市场对“一带一路”的期许等问题,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创兴银行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梁高美懿。

 “自由港”优势

   《中国经营报》:在践行“一带一路”战略中,香港银行业有哪些优势?又面临哪些困难?

   梁高美懿:香港是一个“自由港”,长久以来我们始终与国际接轨,对不同国家的需求、金融规矩、法律和人才等各方面,我们都比较了解,这是香港和香港金融机构的优势。

   但“一带一路”的项目并不是简单的机构和机构间的“一买一卖”,很多都是大项目,涉及很多市场甚至涉及国家之间的沟通。这样大规模的项目,往往不是一家银行或者银团能够完成的,通常需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国家建立的平台才可以牵头做。我认为,目前香港的银行最主要的困难就是怎样与亚投行或者丝路基金等投融资平台的沟通和合作,以便更好地参与“一带一路”战略。

   亚投行等投融资平台在做项目的时候会涉及资金存放的问题。而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在严防洗钱的前提下,资金来往是很自由的。所以,我们很希望国家能够进行引导,让这些投融资平台在开展项目的时候,多利用香港的优势进行资金的清算、财富管理等业务,让我们能够发挥优势,为“一带一路”战略贡献更多力量。

   《中国经营报》:对于落实“一带一路”战略,香港有哪些可挖掘的机会?

   梁高美懿:对于香港践行“一带一路”战略,我有几点期许:首先,希望香港能建立“一带一路”的专业化市场,对项目的资金做证券化、信托化管理,对资产进行风险的管理,为投资者提供多层次的进、退方案。

   其次,希望香港可以利用在国际金融、法律方面的人才和制度优势,建立“一带一路”的仲裁院,提供中立、公正、透明度比较高的司法仲裁服务。

   同时,希望香港可以充分发挥“自由港”的作用,利用国际化的清算体系,利用香港银行体系,做人流、物流、现金流的服务平台,在防止洗钱的同时,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战略。

   我认为,“一带一路”很多意义,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也是其中之一。香港作为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希望可以推进用人民币作价、人民币清算,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会随之增加,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有很大作用。

补内地短板

   《中国经营报》:在践行“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香港的银行与内地的内资银行是否存在竞争关系?

   梁高美懿:目前,很多内资银行在香港和国际已经有相当的发展了。不过,因为香港本来就是贸易港,我们在国际上发展、与国际接轨的历史更长,我们占据国际贸易人才、金融、仲裁等多方面资源,这是内地银行业与香港地区银行业的差距所在。

   然而,对于香港的银行,在服务“一带一路”方面,目前主要合作的客户依然集中在香港和国外的客户中,对于服务内地的客户,我们不如内资银行有优势。不过,很多项目都涉及人流、物流、资金流等多方面需求,这就需要不同的银行、部门和机构相互合作才能更好地完成。因此,我认为,我们与内地的内资银行不是竞争的关系,更多的是要寻找合作的渠道。

   《中国经营报》:香港的银行在内地的发展情况不如内资银行,你能介绍一下具体发展难点吗?

   梁高美懿:我认为,香港的银行在内地发展有两个困难的地方,一个是存款,一个是信贷。

   在存款问题方面,主要考虑的是资金的流动性风险。由于对接的是企业客户,资金往往来的时候是一大批,但是走也是一大批,流动性风险很高,如果资金流走后在同业间拆借,价格是很高的。因此香港的银行怎样保持住存款,是大难题。

   在信贷方面,主要考虑的是不良资产问题。受一些产能过剩行业所累,在内地展业的一些香港银行甚至内地的银行,资产质量都有所下滑。在选择信贷投放时,要注意跟进国家政策的方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