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李河君:建议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
2017-03-11 09:55:03作者: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今年全国两会,清洁能源发展依然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以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要抓紧解决机制和技术问题,优先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有效缓解弃水、弃风、弃光状况。

   全国政协委员、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认为,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促进能源结构调整,是促进雾霾治理和环境保护的根本出路。

3.5万亿美元损失背后

   2016年入冬以来,北方地区多次出现的大范围持续性空气污染。如2016年12月16日至21日,期间严重的空气污染波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陕西、河南、辽宁等11个省市142万平方公里,重度地区约15万平方公里,部分地区能见度低于500米,多地紧急采取了停产、限产、停课、限行等措施。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月的严重空气污染,使15个省市23个机场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全国因航班延误、取消、备降、旅客滞留造成经济损失2.7亿元;高速公路因封路损失1.88亿元;交通事故损失7935万元,1个月内空气污染事件造成的交通和健康直接经济损失达230亿元。此外,由此造成的企事业单位停工、中小学校停课、机动车限行、生活成本增高、第三产业放缓等后续影响甚至难以量计。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统计,空气污染对中国造成的损失估值已达到每年3.5万亿美元,这些损失主要是人口死亡和疾病问题造成的。

   另据世界银行与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2016年9月公布的《空气污染的成本:强化行动的经济依据》统计:“中国因为环境污染导致过早死亡、劳动时间的损失和相关福利开支增多,损失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0%。”

   李河君在今年两会递交的《关于鼓励清洁能源生产消费,促进雾霾治理和环境保护的建议》的提案中指出,从总体观测数据看,燃煤、机动车排放、工业排放、扬尘等是形成雾霾的主要污染源,其中与燃煤排放直接相关的有机物、硫酸盐、黑炭等物质是PM2.5的主要组成成分。

   2014年,中国政府在签订《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正式承诺,中国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4)》指出,德国计划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40%,到2050年将清洁能源比重增加至80%。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已成为世界各国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关键选择。

   “从我国目前的能源结构看,火电装机占比67.9%,清洁能源(包括水电、风电、光电、核电等)综合占比32.1%。”李河君认为,虽然国家正在进一步提高能源供给质量,大力推进煤炭行业去产能,2016年已取消1240万千瓦不具备核准条件的煤电项目,关停落后煤电机组492万千瓦,煤电机组节能改造和超低排放改造规模分别超过2亿千瓦和1亿千瓦,但煤炭在较长时期内仍将是我国的主要能源。

   因此,在李河君看来,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促进能源结构调整,才是促进空气污染治理和环境保护的根本出路。

鼓励清洁能源生产和消费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表示,现在能源供需平衡,甚至出现供应宽松局面,要利用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加大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规模化利用。

   但是,在实际发展过程中,现阶段以光伏、风电等为代表的清洁能源正面临诸多挑战。李河君在两会提案中指出,一是弃风、弃光现象突出。2016年1~6月,各地弃风弃光总量达371亿千瓦时,接近2015年全年水平,弃风弃光率为19.6%,预计2016年全年各地弃风弃光高达700亿千瓦时。二是清洁能源消纳不合理。虽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确立了清洁能源优先发展的原则,但我国目前电力消纳以省内消纳为主,只有省内电力不足时,才考虑调用外省电力,加上行业保护主义,西部风、光资源富集地区的电力无法合理消纳。三是分布式发展缓慢,融资难、并网难、补贴不能及时到位等现象继续存在,削弱了企业和用户的投资积极性。

   上述诸多现实问题,不仅造成经济、环保损失巨大,而且直接影响了清洁能源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为此,李河君建议,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落实2015年《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市场化手段倒逼能源结构调整,促进我国能源生产供应更加安全、科学、高效、清洁。

   同时,李河君还建议,鼓励清洁能源生产和消费。落实2015年《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在保证电网安全运行的前提下,促进清洁能源优先上网,落实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进一步提高分布式比重,提高光电建筑比例,减少电网消纳压力。同时,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投资各类分布式发电、户用发电和移动能源产业,鼓励工商企业、城乡居民在生产和生活中使用清洁能源。

   值得庆幸的是,情况正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清洁能源的消费日渐普及。特别是在市场和政策的引导下,新能源汽车方兴未艾,有利于减少对传统化石能源的依赖,促进大气污染治理和减少雾霾。

   但李河君认为,新能源汽车动力还可以更加清洁化。其倡导的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可以完全免去车辆的油耗花费,大幅降低充电时间成本及费用,更具环保意义。“一辆全太阳能动力汽车一天可发8~10度电,全年发电量至少可达到2400度,完全可以保障用户日常使用。”李河君表示,每24度清洁电力的减排效果相当于多种一棵树,假设我国每年新增30万辆全太阳能动力汽车,相当于每年多种3000万棵树。

   鉴于此,李河君建议,鼓励新能源汽车动力更加清洁化,确立太阳能汽车方向,并将其纳入新能源汽车产业管理。

CCER项目助力

   除了鼓励清洁能源生产和消费、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外,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的建立也被视为是促进雾霾治理和环境保护的有益补充。

   记者了解到,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以下简称“CCER”)项目大多是非化石能源项目、农业和林业项目、环保类项目以及能效提高等国家鼓励的绿色、低碳、环保类项目,它能充分有效地连接碳市场、可再生能源以及工业减排等方面,是减排路径的重要领域。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我国将“推动区域性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向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顺利过渡,建立碳排放配额市场调节和抵消机制”,并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李河君在提案中指出,CCER作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两类基础产品之一,可以在控排企业履约时用于抵消部分碳排放使用。控排企业使用CCER来履约可以适当降低企业的履约成本,同时CCER的使用能给减排项目带来一定收益,促进企业从高碳排放向低碳化发展。因此,CCER抵消使用对于全国碳市场建设有着重要的意义。

   不过,自2013年6月深圳市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以来,我国7省市碳市场试点已经历了3年多的发展,市场总体平稳运行,但配套制度建设不尽完善,市场交易主要集中在履约期,交易标的以配额为主,可以用于抵消的CCER使用不尽如人意。

   为此,李河君在提案中提出多项建议,包括建议国家在配额发放的时候统筹考虑配额和CCER的数量总量,简化审批流程,CCER抵消比例维持在配额总量的5%~10%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