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扶贫攻坚:精准扶贫协力幸福美丽新村建设
2017-03-11 08:21:11作者:党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3月8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四川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指出:“要继续选派好驻村干部,整合涉农资金,改进脱贫攻坚动员和帮扶方式,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全过程都要精准,有的需要下一番‘绣花’功夫。”习近平总书记总是牵挂着困难群众。

“我们在简阳市的扶贫工作,不仅要进行片区的整体扶贫,还要在简阳全域内进行‘插花式’的精准扶贫。”成都市农委扶贫处处长王金增指着墙上的简阳市扶贫规划图不同的色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说,扶贫攻坚就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绣花”功夫。

简阳市在去年5月正式划归成都市代管之后,其扶贫工作也迅速纳入到成都市的整体规划和发展之中。目前,成都市正紧密围绕三圈层100个相对贫困村以及简阳116个贫困村,深入推进全市第三轮第二批“百村万户”高标准扶贫开发和简阳市脱贫攻坚工作。

“成都将幸福美丽新村建设与脱贫攻坚相结合,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西南财经大学西部农业品牌与推广中心常务副主任李耀中认为,不仅如此,成都市升级到农业4.0版,探索出“向城市城镇梯度转移人口+保护建设改造+现代农业园区”的新农村建设思路,尤其是小规模聚居、组团式布局、微田园风光和生态化建设的“小组微生”模式更具创新性。

制度保障

“春风十里,不及闲来一宿。”在成都市崇州市白头镇五星村闲来酒店,雅致的庭院、时尚的配置、温馨的服务,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村里人办起的民宿。不仅如此,这个村子的新居都是按照4A级旅游小村的标准,设计打造的川西民居风格的两三层小楼。

但在3年前,这里的人均纯收入只有4800元。虽然这远高于国、省贫困线标准,但在2012年,它被成都市戴上了“贫困村”的帽子。因为当年,成都将全市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低于7000元的村进行倒排序,确定了100个相对贫困村作为第三轮第一批(2013~2015年)农村扶贫开发对象。针对这100个村的不同情况,制定各自的精准扶贫开发方案。在此轮扶贫“收官”、2016年启动新一轮扶贫开发之时,这条线还被上调为10000元。

不过,即便是比照调整后的“高线”,通过精准扶贫,五星村也已经把“贫困村”的帽子“丢掉”:早在2014年,五星村人均收入增加到12000多元,首次突破1万元大关。

据成都市农委扶贫处介绍,在精准制订方案的同时,成都先后制定并印发《成都市精准扶贫工作实施方案》《关于扎实抓好精准扶贫和精准减贫工作的意见》等相关文件,为扶贫开发工作提供制度保障。按照“五个一”帮扶要求,调动大量资源投入扶贫开发。全市共有42位市级领导挂点督导,120余个市级部门(单位)、14个经济较发达区县对100个相对贫困村和简阳市116个贫困村开展对口帮扶。

但是谁最需要帮扶?为了找准“病号”,成都在确定100个相对贫困村的同时,在全市进行逐村精准到户的摸排,找到收入低于本区(市)县同期农民人均纯收入50%,同时在劳动能力、发展意愿、健康、教育、住房、资源资产等方面有不同困难的农户,共8512户,26600人。

2016年,简阳市划归成都市代管后,针对简阳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成都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简阳市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制定了成都标准的脱贫攻坚作战图和任务书,从实施政策保障兜底、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先行发展等7个方面,提出了15条措施;明确提出了“2017年简阳市贫困村和贫困人口全部脱贫,2018年全面融入成都市高标准扶贫开发进程,2020年与全市同步高标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正式打响了成都高标准脱贫攻坚战。2016年底,实现了31个贫困村达标退出和5111户15952人贫困人口脱贫。

在贫困村退出方面,成都市对照《2016年度四川省市(州)、贫困县党委和政府脱贫攻坚工作考核实施方案》中17项指标标准,组织开展脱贫攻坚考核工作。“我们还聘请四川省社科院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在深入抽样调查分析的基础上,对全年脱贫工作进行了评估。”王金增介绍说。

产村相融

甘溪镇明月村,距离成都一个多小时车程,是成都的相对贫困村之一。

如今,这里因为存留的“邛窑”而大发光彩。在土地整治节余出的187亩、划分为17个地块的明月村核心区——陶艺手工业文创区里,集聚了全国40余个文创项目,吸引了百余名国内知名陶艺家、艺术家、设计师在这里栖居田园、寻求灵感。“文创+农创”概念的引入,如静水投石,让这个传统的乡村重新焕发出活力。

“创新型产村相融的发展模式,引领明月村逐步成为成都最有名的艺术乡村之一。”李耀中表示,对于这里的700多户原住民来说,他们与外来“新村民”共同参与新村建设的过程中,也目睹了家乡的一步步复兴。

“我们依据村子的地理位置、人文传统、村民的发展意愿等,综合规划和发展符合村庄的特色产业。”王金增表示,比如明月村、五星村搞乡村旅游,但是定位又完全不同;比如彭州敖平镇适合大规模种植川芎,从而带动贫困村实现产业脱贫。

为了推动简阳贫困村的发展,成都市指导简阳做好产业发展规划,把产业布局与农业产业园区规划建设、高标准农田建设等提升工作相结合,组织二三圈层14个区县帮助简阳有贫困村的32个乡镇规划建设5000亩规模的农业产业园区,加快简阳农业标准化、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2016年,该市签约引进产业项目17个,投资总额达14.9亿元,其中四川郫县豆瓣、成都正大公司等企业到贫困村投资建设农业科技园区和产业基地。

协力推动

按照成都市规划要求,坚持幸福美丽新村建设与脱贫攻坚相结合,将简阳市116个贫困村中的31个贫困村,都江堰市、彭州市、邛崃市、崇州市、金堂县、大邑县和蒲江县等7个有相对贫困村县市的部分相对贫困村,纳入今年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目标, 通过幸福美丽新村建设带动贫困村脱贫摘帽和相对贫困村实现脱贫目标。

据悉,成都市整合各级各部门支持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政策和资金向贫困村、相对贫困村倾斜,2016年全市共安排4244万元省级财政幸福美丽新村建设资金支持贫困村、相对贫困村新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

这样的模式,主要来源于成都“小组微生”村庄发展模式的设计。“小组微生”,实际上是成都升级版本的土地整治。成都市土地开发整治服务中心主任赵广德介绍,“小组微生”模式的诞生在成都经历了探索的过程。过去,一些区县在土地整治中搞 “大统筹、大流转、大集中”,上了楼的农民反映新居规模太大、楼层太高、种地太远、生产生活都不方便;后来出现的一些新居,农民又反映规模太小、点位太分散,与新生产生活方式不相适应……试来试去,本着充分尊重自然风貌、尊重农民生产生活习惯、最大限度保护农耕文明和乡村景观文化为原则的“小组微生”便应运而生——即走“小规模聚居、组团式布局、微田园风光和生态化建设”的路子。

“在扶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的协同发展中,‘小组微生’的模式更适合成都平原的地域特点、文化传统和耕作模式。”李耀中认为,加上多元化的社会资本、农业龙头企业的加入,将汇聚更强的扶贫合力。

在新一轮的扶贫开发中,成都提出:“把贫困村作为深化农业农村改革的重点,率先创新承包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宅基地利用机制,盘活农村土地资源。”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体制机制障碍被打破,脱贫致富的活力将全面涌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