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中国制造”
2017-01-01 14:32:19作者:李银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打开百度新闻,输入“马云” 和“曹德旺”两个关键词,分别能够获得475000和227000条搜索结果,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撇开主动搜索,再打开百度指数(通过网民行为数据分析反映一段时间内的社会关注度),同样输入这两个关键词,可以看到“马云”的走势在过去五年间出现过无数次的冲高,而同样在这段时间内,“曹德旺”的走势只在2016年12月20日迎来了唯一的一次搜索高点。

   正是这一天,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提及中国企业税负太重,制造业不堪重负,要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然后,舆论哗然。

   制造业以“揭短”的方式重回舆论、业界、学界的关注焦点,一定程度上显示,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撑起电子商务等新业态蓬勃发展的同时,制造业本身的“存在感”确实在降低。

   然而,这本身是一个占GDP比重超过40%的庞大行业,生产占全球产量27.5%的汽车、90.7%的个人电脑、38.8%的智能手机以及全球三分之一产量的太阳能电池……

   站在中国经济第一线的制造业究竟怎么了?走进他们,或许就走进了当下的中国经济。

困局

   在广东东莞做了13年的赵丰在2016年11月底结束了自己的工厂。他的下一站是回到家乡重庆,过完农历年他将去一家笔记本工厂上班,职位是生产车间总监,负责生产线管理。从曾经的老板再度回到“打工”的身份,他最大的感觉是“好放松”。

   “从4年前开厂之后,我没有一天不愁钱。”赵丰说。因为有技术、经验丰富,他是带着客户从港资大企业出来和朋友合伙干,20万元的投入,10%的股权成就了“老板梦”。只是从那一刻开始,他才知道原来办企业其实不简单。企业生产贴牌生产的耳机,最开始毛利率30%,到2015年底,下降到7%左右。

   “人工成本涨了将近3倍,但是报价一分没涨。因为只要涨5%,单子就转走了。”他透露。

   这种单子的竞争者不光有隔壁街上的同类工厂,也在千里之外的越南。宁波新东方工贸集团总经理朱秋成就表示,2016年在珠三角和长三角这样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大量聚集地,普工的平均工资在3000~4000元之间,但在越南工资仅为700~800元之间。

   2016年10月24日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在对6000家企业网络调查的基础上发布的《2016年全国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显示:企业对负担主观感受增强,56%的企业认为当前总体负担较重。其中,当前负担重的领域依次为人工成本(64%)、融资成本(55%)、水电气土地等要素成本(50%)。

   但是当前中国,想要回到低工资的时代似乎也不可能了。《2015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发布数据:2015年中国农民工总量2.7747亿,比上年增长1.3%,却也是劳动人口连续四年萎缩。这不仅是城镇化推进的阶段性的结果,从人口数据上看,中国的人口出生高峰已经在前几年就已经到来了。 简单推算,90后人口总数比80后少37%,00后又比90后少24%。这意味着可以补充的劳动力可预期将是逐步递减的。

   不过在赵丰看来,仅仅是劳动力成本上涨并不足以让他做出关门的举动。“其实你涨我也涨很正常,为了提高竞争力争取毛利高的产品,我们两年前贷款更换过设备,曾经这条街上只有我们能接德国代工订单,但是最后算账的时候发现,其实还是没多挣钱,给税务局打工了。”

他抱怨的给“税务局打工” 指的是近期引起热议的增值税,也包括各种需要缴纳的政府性基金或者附加费。他的工厂虽小,也是按照17%的税率缴纳增值税。假设企业10    他抱怨的给“税务局打工” 指的是近期引起热议的增值税,也包括各种需要缴纳的政府性基金或者附加费。他的工厂虽小,也是按照17%的税率缴纳增值税。假设企业100元的销售收入,即使毛利率达到50元%,其中应缴纳增值税、附加税费、企业所得税和员工社保费用能划走超过一半的利润。“税率其实没变,之所以这两年感觉负担比前两年重,还是因为受大环境影响,需求不旺盛,不敢提价,加上涨工资,企业只能压缩利润率,但是只要是开工生产,无论盈利与否,增值税和各种费用是固定要缴的。”赵丰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