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积极财政政策料三箭齐发:大力发展PPP 上调赤字率
2016-12-19 10:03:45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评论:

赵庆明认为,现在必须打破维持3%赤字红线思维,若赤字率维持在3%,实际上债务率是在收窄,相当于去杠杆。若明年我国经济增速要保持在6%以上,那么对政府来说应加杠杆,尤其是中央政府。中央政府资金使用效率比地方政府要高一些,且具有很强投资作用。如果政府加杠杆,政府赤字率应会超过GDP增长率。

徐高也表示,明年应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举措,预算内赤字有进一步放大空间。地方债置换的规模还要进一步加大,且要考虑把地方政府增量的债务需求,纳入地方债置换口径中。另外,国开行财政性、准财政资金也要加大力度。在此背景下,通过财政发力进一步稳住基建投资融资,保持基建投资平稳增长,以起到稳增长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目前财政赤字率已到3%,明年至少应延续该水平。如果有必要,适当提高一些也未尝不可。此前我国注重不超过3%的赤字率,但在引领新常态的新阶段,有必要打破简单化、绝对化的思维框架,研究更灵活而积极审慎地掌握赤字率和防范风险的调控要领。

对于赤字率究竟设在多少合适,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主任汪德华认为,一方面要考虑政府财政风险,另一方面要考虑现在实体经济需要。积极财政政策除在官方赤字率中有体现外,还有其他手段,包括财政存量资金、政策性银行的金融专项债、政府性产业资金等。

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

业内人士表示,盘活存量、减税降费和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等在明年也被寄予厚望。

赵庆明表示,从财政支出端发力有两个方向:其一,在促进创新方面,未来增长动力在于创新;其二,民生方面,在基础设施投资上,应多放开对民间资本投资。政府将所节约的资金用于二次分配,投向教育、医疗和养老等补贴方面。

在财政资金运用上,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明年的重点除传统扶贫方面外,要想方设法用“四两拨千斤”的逻辑去帮助相关领域投资增加。比如,在基础设施投资上能否有一些创新。“财政上拨一块钱,或用财政资金来担保,就能拉动四块钱、五块钱,甚至带动更多资金进入,光靠财政资金去投资是远远不够的,财政应起到杠杆、放大和担保作用。”

而对于财政存量资金和沉淀资金的使用,汤敏认为,有些财政资金使用缓慢,主要是因财政资金有严格规定,“打酱油的钱不能打醋。”因此,要让它灵活使用变得更有效一些,让基层有更多发言权。如果看不清某个村、某个县或某个地方到底需要“酱油”还是“醋”,就要把财政决定权下沉一些,这样的效果或会更好。

另外,在减税降费方面,连平认为,2017年减税应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首要任务。今年1月至11月财政收入增长5.7%,低于经济增速。在经济缓中趋稳、经营效益下滑背景下,当前企业税费负担较重,制约经营发展。在今年全面推开营改增降低企业税负的基础上,明年要继续大力实施减税降费政策。

连平建议,可适当降低工商业增值税税率,推进各项税制改革,对部分新兴产业、转型升级较好的企业定向提供税费优惠。降费空间较大,比如继续降低社会保障费用,清理兼并名目繁杂的收费项目,减轻企业负担。短期来看,减税降费将直接减少财政收入,但从中长期看,能激发企业经营活力,提升经营效益,扩大征税基础,有助财政收入可持续增长。

汪德华认为,增加财政支出和减少税收要两者并重。其一,在城市地下工程、环保等薄弱环节的支出要适度增加。其二,有些税费可以降,但相应支出不能减少。比如社保类缴费,必须要与社会保障改革结合在一起,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使这方面税率有所减少。另外,一些政府性基金收入,全国范围内即使把土地出让排除掉后还有一万亿元,有些是没有必要收的。其三,税制改革,比如营业税改增值税,这部分的作用会慢慢发挥,减税功能会越来越更明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多行业去杠杆有序推进 房地产行业节奏加快

一年来,中央和地方推出多种举措,力图为企业化解风险、防范区域性和系统性金融风险,推动经济的稳定、有序、健康、发展。[详情]

工信部:调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 设置补贴上限

工信部表示,针对一些新能源汽车“骗补”,调整财政补贴政策。提高技术门槛,设置中央和地方补贴上限,防止出现地方配套补贴标..[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