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预算公开向更深更广推进
2016-10-15 22:51:28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据财政部网站消息,财政部近日发布通知,要求县级以上地方财政部门要建立预决算公开统一平台,从2017年起将本级政府预决算、部门预决算在平台上集中公开。

  公开透明,是近年来公共财政建设的主要方向之一。财政部网站近日披露,财政部于2015年底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了地方2015年预算和2014年决算公开情况专项检查,此次调查证明,虽然预算公开的内容还不够详细,但公开率方面已经卓有成效。截至检查结束,省、市两级政府预决算公开率均达到100%;县级政府预算公开率达到100%、决算公开率达到99%。这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预算公开曾经是中国人百年的奋斗目标。1910年,满清政府仿效西方国家的做法,试办宣传三年预算并向社会公开,开了中国历史上政府预算和预算公开的先河。当然,宣统三年预算是非常粗糙的预算,与现在的公共预算不能相提并论。此后,制定科学、细致的预算并向社会公开,就成为中国人不懈的努力和追求。

  实现预算信息公开的奋斗历程,并非一帆风顺。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把国家财政预算决算信息统统列入国家秘密。虽然1989年《保守国家秘密法》出台明确废止了《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但出于惯性思维,相当长时间内有些政府部门仍然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向社会公开预算决算信息。2008年《国务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出台后,此状况得到很大改善,一些政府部门主动向社会公开预算决算信息。关键性的转折来自2014年,这一年全国人大修订通过新预算法,并于2015年正式实施。修订后的新预算法第一条即开宗明义指出,制定预算法是为了“建立健全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该法第十四条规定:“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预算、预算调整、决算、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及报表,应当在批准后二十日内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向社会公开,并对本级政府财政转移支付安排、执行的情况以及举借债务的情况等重要事项作出说明”。此后,向社会公开财政预决算信息,就成为各级政府、政府部门以及其他预算单位的法定职责和义务,预算部门拒绝向社会公开预算信息,就涉嫌违法。而在新预算法实施后,省、市两级政府预决算公开率均达到100%,县级政府预算公开率达到100%、决算公开率达到99%,确实是一项非常难得的成就。

  当然,预算公开率走高并不意味着预算公开可以到此止步,也不意味着公开已经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无须继续改进。目前预算决算信息公开方面仍然有相当的空间可以大有作为,预算决算信息仍然可以向更深更广继续推进。

  财政部的专项检查通报指出,截至2015年10月31日,全国有36638个单位未公开2015年部门预算,56481个单位未公开2014年部门决算,占比分别为14.48%和22.27%。这表明预算公开的广度仍然不尽如人意。为什么财政部同一份通报一面说,地方省市政府公开率达到100%,县级政府县级政府预算公开率达到100%、决算公开率达到99%,另一面又说全国未公开部门预算的单位占14.48%,未公开部门决算的22.27%呢?这两组数字难道没有自相矛盾吗?其实,这两组数字并不矛盾,问题隐藏在细节之中。前者100%和99%的公开率,是指省市县三级政府的预决算公开率,而后者未公开的比率,是所有预算部门的比率。必须特别强调的是,政府部门只是预算决算信息公开的主体之一 ,除了政府,还有相当一些单位和部门也是预算公开的主体。这些部门由公共财政供养,从国库拿钱,属于预算执行部门。按照预算法的规定,这些部门和政府部门一样,都应该向社会公开公共预算决算信息。因为政府部门是最大的预算执行部门,人们或许以为预算决算公开仅仅是政府部门的义务,这实际上是对部门预算公开的最大误解。要把预算公开向更广的范围推广,就必须让财政供养的所有部门和单位无条件地向社会公开全部预算决算信息(涉及国家秘密的信息除外)。 目前,预算公开的广度已经相对可观,但是预算公开的深度仍然有待加强。诚如财政部通报所说,预决算信息公开的内容的完整性和细化程度还有待提升。这就是说,公开的预算信息的质量还不如人意,公开的内容往往有埋伏,有隐匿,省略了一些关键信息,致使人们看不懂。显然,今后并不能满足于公开率的提高,必须还要在公开的信息的质量上有所改进,使公开的预算决算信息更为细化,更为精确,更为透明清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