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再战林毅夫:计划经济披产业政策外衣登场
2016-09-29 10:14:54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

  如果不能理解经济学范式的差别,你就没法理解,或者不能充分明白,当前有关产业政策争论的真正问题所在。

  本文是张维迎在“《米塞斯大传》发布会暨米塞斯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阐述了计经济学范式的问题,他最后提及“计划经济的幽灵不时披着产业政策的外衣在一些经济学家的拥戴下粉墨登场”,这自然让人和近期的论战联系起来,似乎另有所指。

  以下根据张维迎演讲全文整理:

  《米塞斯大传》的出版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第一个意义是有利于我们正确理解市场经济。这本传记讲了米塞斯思想的形成过程,米塞斯的思想,进一步讲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我觉得总的来讲对真实市场的理解最到位、最透彻,是真正的真实世界的经济学,它要比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对市场的理解深刻得多,尽管它在形式上没有新古典经济学那么优美,那么数学化。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目前遇到了一些困难,一些重要的方面在倒退,过去形成的一些认知在逆转,这与传统经济理论对市场的误解有关,《米塞斯大传》的出版,有利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传播,有助于澄清一些理论误区。

  第二个意义是给做学问的人一种精神力量。当代经济学家中像米塞斯这么经历坎坷的人可能不太多,我们知道好多杰出的经济学家在活着时候就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至少在大学或其他学术机构里有一个非常体面的职业,但米塞斯这样伟大的学者在大学里面找不到一个正式职位,但是他没有放弃,心无旁骛,一直坚持自己的思想,不断发展,写成了《人的行动》这一辉煌巨著,用几乎是私塾的方式培养学生,使奥地利学派的火种在美国兴旺起来。他活着的时候,好多学者对他不以为然,认为他只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鼓吹者,甚至“不学无术”,没有多少真正的经济学思想,只是在他死后,他的思想才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他靠什么支撑着自己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观点,活到92岁高龄?是他对自己理论的信心,对自由的信仰。

  我相信,在经济学家以及其他学者中,他是一个伟大的楷模,是一位圣贤,超越很多其他杰出的同时代经济学家。

  我下面主要想谈一下关于经济学范式的问题,当前有关经济政策的一些争论与此有关。大家很清楚在上个世纪20和30年代经济学界发生了一场有关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可行性的大争论,发起者就是米塞斯。在二十年代那个时期,计划经济在好多国家蛮有吸引力,苏联已经开始搞计划经济。二战之后从50年代起,中国以及好多发展中国家都开始搞计划经济。米塞斯最初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孤军奋战,反对计划经济。后来哈耶克加入了,但仍然是寡不敌众!

  这场论战以米塞斯、哈耶克为一方,兰格、勒纳等为另一方。直到米塞斯1973年去世之前,主流的观点是在这场争论中米塞斯、哈耶克一方输掉了,兰格等计划派胜利了。兰格曾讥讽说,应该在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大楼里给米塞斯塑一座雕像,因为他使我们真正认识清楚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能成功,我们应该感谢他。但米塞斯去世之后又过了将近20年,苏联和东欧的计划经济突然崩溃了,证明米塞斯和哈耶克一方才是正确的。这场争论非常有重要,但经济学家没有真正发掘这场争论的精神财富,它的学术价值。

  我们现在承认计划经济失败了,但我们没有认真反思为什么在那个年代,像兰格这样的主流经济学家能够用新古典经济学范式证明社会计划经济的可行性,为什么那么多著名经济学家,包括萨缪尔逊和熊彼特这样的人,都认为至少理论上计划经济是可行的。人们常说社会科学不可以实验,但计划经济真真切切是一场实验,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思想实验,这场实验得到了许多经济学家支持。现在实验失败了,而且人类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但是为什么辩论中曾经的赢家变成了输家,输家又变成了赢家,我们没有在理论上真正梳理过,好像那场大争论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多次强调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我们有必要回溯上个世纪30年代那一场大争论,现在来看实际上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计算的争论,而是经济学范式的争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楼市火爆卖方坐地起价 经纪人:卖房像在拍卖

不同群体的冰火两重天都源于房价的一路狂奔。他们的故事似乎在向身边的人传递着一个信号:买得越早赚得越多。这也让越来越多尚..[详情]

张维迎再战林毅夫:计划经济披产业政策外衣登场

本文是张维迎在“《米塞斯大传》发布会暨米塞斯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阐述了计经济学范式的问题,他最后提及“计划经济的幽灵..[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