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逼武汉 - 经济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水逼武汉

  记者梳理发现,整个南湖片区房地产开发主要分三个时间段,1999年前开发的以经济适用房为主的项目;2000年左右商品房开发进入起步阶段,当时均价仅为2000元/平方米,这一片区离南湖湖泊较远,周边区域也习惯上被称为老南湖区域。

  而此次暴雨渍水最严重的十几个小区所处区域即为南湖新城片区。2004年,金地和大华两个品牌开发商进入该片区,金地格林小城和大华南湖公园世家两个项目的建筑面积达到了143万平方米,后期南湖新城的发展都是以这两个项目为中心区域向外扩散。

  经过10年时间左右的开发,至2013年左右南湖新城片区几无新地可供,直接导致该片区楼市在2015年进入集中清盘期。

  而南湖新城经过10年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同时,部分低洼泥沼地遭到房地产蚕食,使得南湖周边湖水消纳能力锐减。

  据《新京报》报道,在南湖渍水严重的地区,很多原来都是湖泊、湿地,原本就是承担蓄水、分洪功能的,最终内涝使得“湖要回到自己的老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夏增民提供的2000年9月湖北省地图院编制的“武汉市交通游览图”显示,南湖雅园、南湖假日小区等多个目前渍水情况严重的小区,在该地图上被标示为湖面。

  “城进湖退”凸显城建欠账

  事实上,为应对此次长达一周的强降水,武汉市水务等部门做足了充分的应战准备。

  早在7月3日,武汉市就已启动排渍、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应急抽水泵、皮划艇、沙袋等应急抢险物资已基本到位。

  武汉市铁箕山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应对南湖周边地区可能造成的渍水险情,武汉向周边多个基层派出所调配了皮划艇等设施,“以备应急之需”。

  7月5日,在两场暴雨的间歇,记者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采访中了解到,民族大道水蓝路口作为历次渍水最严重的路段之一,近30名工作人员在现场应战,并安排了多台应急排水泵随时待命抽排积水,但在短时强降水面前,依然力不从心。

  在现场,一位应急排水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在之前就做足了排水预案,多套移动排水泵在现场待命,但6日的降雨量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排水能力的极限。“这样的降雨量放在国内任何一个城市都扛不住”。

  而记者采访的多位当地居民也表示,武汉虽然还没有完全跳出“年年治涝年年涝”的怪圈,但中心城区的渍水抢排应急准备和积水消退速度确实比之前有了显著改善。

  尽管此次“全城看海”主要由短时强降雨导致疏捞能力饱和、积水无处可排的“天灾”引发,但在城市版图快速扩张、工地越来越多的背下,城市建设欠账多,城市管网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依然存在。

  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金融港、光谷大道三环线交会处“逢雨必淹城”也遭到了当地媒体的质疑。早在今年6月1日,武汉暴雨级别仅为“三年一遇”,上述两个地区即出现了长时间渍水的情况。

  针对《楚天金报》提出的“三年一遇的降雨,为何让光谷‘沦陷’”的质疑,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处长向九华解释称,东湖高新光谷大道三环线交会处渍水,主要是因为周边排水设施不完善、施工工地等因素影响。目前,光谷大道三环线存在多个工地,主要是光谷大道高架桥二期工程,因为工程围挡致使周边的排水情况发生改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施工影响,雄楚大道在施工围挡和地下排水设施遭到破坏的双重影响下,部分路段渍水严重。7月7日晚间,记者沿途了解到,尽管中心城区大部分地区渍水已经消退,但雄楚大道书城路、崇文路两个通往南湖地区的主要通道依旧渍水严重,湖北省检察院门口的大面积积水也没有消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