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研发投入200多亿?各国研发竞跑,中国不能掉队
2016-05-10 17:02:2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转基因育种技术因其具有速度快、效率高的特点,我国在其研发方面已前后投入了200多亿,有了一些过硬的技术和产品,然而目前因为种种原因,绝大部分产品还不能推向社会。转基因的前沿基础研究,对多学科发展起到牵动作用。通过重大专项的实施,承担单位的育种能力逐渐提高,中上游结合更加紧密。

  全球转基因技术研发创新竞争加剧 中国不能中途掉队

  据科技日报报道,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林敏表示,“转基因技术是指利用基因重组技术,将人工分离或修饰的功能基因导入生物体,从而使其在抗病虫、抗逆、营养和品质等方面满足农业生产和人类消费需求的一种技术。”,理论上讲,转基因与传统育种技术是一样的,只是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转基因技术在农业上的应用经历了技术成熟期和产业发展期,目前已进入以抢占技术制高点与培育现代农业生物产业新增长点为目标的战略机遇期。

  林敏介绍,当前全球转基因技术研发呈现新的态势。一是研究领域不断拓展。二是转基因技术更加准确高效。世界前三强种业公司(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年研发投入均超过10亿美元,占销售收入的10%左右。

  “转基因是育种的核心技术,目前仍是产业竞争焦点,中国不能中途掉队。”林敏说。

  一个基因可以发展一个产业 转基因研发投入200多亿

  据科技日报报道,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桢表示:“在转基因研发方面,我国已前后投入了200多亿,有了一些过硬的技术和产品,然而目前因为种种原因,绝大部分产品还不能推向社会。”作为一种新的育种技术,转基因发展和应用势不可挡:自1996年大规模应用以来,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增长了106倍,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累计已超过18亿公顷,为全球耕地总面积的1.2倍,转基因作物增加产值累计超过1330亿美元。

  但是,很多专家表示,中国虽储备转基因技术多年,产业化却相对滞后,还在等待时机成熟。“产业化难”,仍然是横亘在中国转基因科研工作者和相关企业面前的一座大山。

  中国有这样一个现象:在肯定转基因技术是安全的同时,又对转基因产业化限制,尤其是转基因主粮。可是,国际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却在持续不断的争论中,一直保持快速发展。

  “重大专项按照产品研发与产业化的完整链条,在转基因新品种培育、基因克隆与转基因操作技术、生物安全技术、中试及产业化、条件能力建设等五大领域进行任务部署。”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说。

  产业推进缺“主角”

  “20年来,我国转基因技术发展,特别是重大专项的实施逐渐使我国与国际缩短了差距,但远远没有对农业产业发挥真正的作用,这其中有科技、社会认识、国家政策、国际舆论等多方面的原因。”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说。

  与此同时,我国种子企业国际竞争力尚需提高,尚未形成创新主体。转基因技术与以往的常规农业技术不同,集中体现了现代生物技术的高技术特征。转基因技术的大规模成功产业化依赖现代化企业的集约经营。

  “我国与国外的差距,不是技术研究,也不是产品研发,而是缺乏从事生物技术产业的顶级企业参与,生物技术发展的市场前景没有激发起企业的兴趣。”万建民认为。

  “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种子市场,但是,我国种业发展历史较短,种业科技原始创新能力仍然薄弱,在技术创新和产权专利方面与发达国家尚存在差距,种业企业尚未形成良种科技投资和创新主体。”朱桢说。

  我国现有5800多家种子公司,其中注册资本3000万元以上的只有325家,绝大多数种子企业尚没有健全的研发体系,平均研发投入不到销售额的1%,只有极少数种子企业具有商业化育种能力。

  “在产品创制方面,需要实现不同环节的规模化‘流水线’操作和严格的安全检查与监测;在市场营销方面,需要实施众多知识产权保护与应对复杂国际贸易规则,因此决定了转基因产业化是高投入、高回报的现代企业集约化经营模式。事实上,国际间转基因农作物大规模产业化也确实由少数具备集约化经营能力的大型种业公司主导。”万建民说。

  “我国应加强产学研联合创新机制建设,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鼓励有实力、成长性好、体制机制活的企业开展转基因技术研究、产品开发和应用。加大财政资金引导扶持力度,支持企业与优势科研单位建立实质性联盟,组建上中下游一条龙的产品研发创新团队。按照商业化育种的组织实施模式,建立科企联合实施的新机制,加快推进产品研发和产业化,逐步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现代生物育种体系。”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林敏说。

  产业化战略研究尚显不足

  “理论也好,技术也好,终极目标是产业化,我们国家的科技投入已让一些发达国家羡慕,但是能不能产生期望的效应,还是令人担心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罗云波说。

  近日,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透露,“十三五”期间将加强棉花、玉米品种研发力度,推进新型转基因抗虫棉、抗虫玉米等重大产品的产业化进程。

  对此,黄大昉分析,这意味着转基因玉米产业化有了时间表。

  专家表示,我国或已基本明确了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的大体目标与路线图,但支撑这些目标与路线图的强有力的战略研究还应加强。

  “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在详尽分析我国当前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对农业的重大需求的基础上,研究转基因成果如何解决我国农业面临的重大问题,进而系统制定实施产业化的具体步骤和相应机制等等,这些战略研究尚显缺位。”黄大昉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戴景瑞也认为,目前,转基因技术并未完成历史使命,产业化应用和国外尚有差距,需要在“十三五”“十四五”进行系统布局。

  专家建议,围绕转基因的国家战略、产业发展政策、市场流通应用、制度保障等关键议题,开展调研,为国家决策提供科学权威依据,并健全事关转基因发展重大问题的科学决策机制;从我国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出发,结合当前我国农业产业升级与转型、消费市场变化动态、社会舆情与消费者需求及国际贸易相应等多种因素,系统开展战略研究,尽早提出我国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的明显规划。

  同时,转基因品种产业化相关政策滞后,也影响转基因技术产业化进程。2001年,我国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条例》的实施对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评价起到了促进和保障作用,但某些规定已不适应当前转基因生物育种科技水平迅速提升的发展现状和我国农业发展和保障粮食安全的紧迫需求,亟须按照推进产业发展的思想,尽快修订完善《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专家呼吁,尽快出台《转基因生物品种审定办法》,改进完善标识制度和逐步公开安全评价报告,既保障公众知情权和选择权,又有助于合理有效监管。

  应科学看待转基因问题

  据中国科学报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认为,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对转基因是否安全存在诸多争议。但实际上,转基因安不安全是有明确结论的,即转基因作为一项技术来说是中性的,该技术研发出来的产品则需要进行一系列安全性评价的。也就是说,经过安全性评价后审批上市的转基因产品是有保障的,等同于传统食品。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及相应配套制度的规定,我国实行严格的分阶段评价政策,大致分为五个阶段,这在国际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当前,国际上对转基因安全的评价基本上有两种类型:一是美国模式,即针对研究出来的产品进行评估;一是欧盟模式,即对过程进行评估。我国既对产品又对过程进行评估,应该是最严格的评估体系。

  全球几十个国家的民众都有长期食用转基因的历史,而且证明它是安全的。当然,转基因技术是一个新技术,从公众的角度对其安全性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所以存在一些疑虑和担心,也是非常正常的。

  应该说,公众对转基因的担忧,一方面是科学认知的问题,新的东西都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另一方面,很多人对转基因缺乏全面的客观的认识。在我国,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应用,产生了非常多的不科学的东西,有的甚至成为谣言。这些传言毫无依据,也被科学界一一否定,但却在网上被反复炒作和流传,因此,新闻界也有必要澄清事实,告诉民众一个科学的结论。

  总之,在转基因问题上,我们还是要科学看待,不信谣、不传谣,这样才能为我国转基因技术的发展提供宽松环境。

  (中经新媒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多部委出招规范“双11” 强调不得先涨价再打折

回顾历年“双11”可以发现,在销售额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价格欺诈、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发货迟缓、退换货..[详情]

高产量、高进口和高库存并存 重压拷问中国粮食安全

去年以来,我国不少地区农民反映粮价过低、收益过少,卖粮难不断出现,农民叫苦不迭。与此同时,国外主要粮食品种价格大幅低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