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他的12年——专访陕北千亿矿权之争当事人赵发琦
2018-01-19 11:18:2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赵发琦:当时是陕西省政府开了会议,决定对我的公司注销,对我抓捕,以虚假出资为由通缉了我。我躲了大半年,结果回去办事,被榆林公安抓了。

在看守所133天,我一生都记忆犹新。我当时想,这就是最坏的情况了,不可能比这个更坏了。进去第一天晚上,睡的很好,老打呼噜,害得别人没法睡,不断喊醒我。

接下来,我就觉得里面馒头好吃,那个馒头是手工做的。咱不是贵族,过去陕北计划经济年代,过年才能吃到馒头,我从小是苦日子过来的,当兵也很苦,所以这个日子我在物质上不觉得苦,就是心里不服。

没有刑讯逼供。很多次提审,威胁过我,但我明确告诉他们,不要乱来,我说这是有人想害我,你们也没办法,但你们如果动我,那就是个人间的事情了。

《等深线》:现在判决出来了,12年也已经过去了,你回头看当初,会不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出来?怎么看待这12年?

赵发琦:如果知道要走这12年,我当初还会不会做这件事,很不好说。但当初谁也不能想到需要这么久,12年!人生有几个12年?

我1983年当兵,上世纪90年代初下了岗,自己做生意赚钱,很不容易,如果说能回到过去,那我可能宁愿当时买了几个小煤矿干着,就那么做做生意。但当年的我,就是想要赌一下,如果你这块地有煤,那我赢了,没有,那我白投了。

实际情况是,勘探后我就赢了,但12年后,我没一分钱权益落实到位,那块地,现在也几乎是原封不动摆在那里,煤矿还在地里面,从这个层面说,这12年不堪回首,无言以对!

《等深线》:坊间似乎更多将你看作是一个反腐斗士,因为你举报的很多官员都落马了,你怎么看这事?整体来看,你通过自己这件事,对司法环境怎么看?

赵发琦:我举报这些官员,都有扎实证据,也有明确的东西能够证明,他们和我的事情有关系,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看上去,我是在和政府部门打官司,但实际上,政府是官员组成的,里面一些坏人,在把持权力,在违反规则和法律,那么,就不得不举报他们。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是个草根,12年,也是见证这个司法的过程,亲身体会了很多东西,对社会的理解,对法治的认识,还是比较有收获的。就好比是学车,教练说要看前方,但现实生活中这么做,就撞车了,但实际老司机是凭手感的,那我可以说我今后有手感了,对吧?

总体而言,十八大以后我的案子变化很大,比如前面被注销的企业,也恢复了,我也无罪了,现在判决也出来了,这都是很明显的变化。当然,坊间说我反腐斗士,这是玩笑话,我们国家的反腐,是党的自身建设加强后的明显体现,是党和国家在推动,我个人微不足道。

《等深线》:今后怎么规划自己的人生?对企业的未来,那块煤田有什么想法?

赵发琦:谈不上规划,12年了,我现在,只能说和白岩松节目里面讲的,希望陕西省政府能够依法执行判决,认真履行我们和西勘院的合同。判决,只是说字面上的、纸面上的正义,只有得到执行,才是真正的正义。

其他的,我觉得走一步看一步,总体而言,我对中央提倡的依法治国、产权保护充满了信心,对法治、营商环境充满了希望,12年都过来了,我过去也很乐观,未来,我会还会乐观、积极地对待很多事情,虽然我是个草根,也只有初中文化,但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是积极地、主动地去守法、去维护我们这个国家的规则,坚守我们的诚信这些才行。

(编辑:孟庆伟 校对:张国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