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他的12年——专访陕北千亿矿权之争当事人赵发琦
2018-01-19 11:18:2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但不久,西勘院又对我们说,合同还是不能履行,又翻脸了。

《等深线》:这一次翻脸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赵发琦:就在国土资源65号文件刚下达不久,西勘院又说他们接到地矿局的通知,说这个东西要给外商来投资,说是香港企业,就是后来的香港益业。

这时候西勘院就开始乱讲了,说勘探是勘探,勘探不等于矿权,我就生气了,我说那我花钱陪你玩的啊?最开始西勘院在评估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将探矿权作价”,我们双方的合同也白纸黑字写了我们出1200万元就拥有了探矿权的80%。

探矿权是用益物权,是一种财产权,我们公司已经依约履行了合同付了价款,当然就获得了探矿权,我们勘探就是为了获得权益,不能获得探矿权,谁还会来花钱进行勘探?

随后我们给西勘院发了正式函告,要求履约。他们回复,说我们没有拿到下游产业,我说什么下游产业?我们签订的勘查合同和双方的会议纪要,都没有提到下游产业,纯属无中生有。而且,必须有煤炭储量才能谈到下游产业,我们签订合同时还只是普查,是拿了我们钱进行详勘,才知道了储量,在那之前,谁都不知道储量,都不知道有没有煤,何来下游产业?

《等深线》:我们了解到,香港益业后来也是和西勘院签订了相关合同的,这是怎么回事?

赵发琦:我们后来才知道,西勘院把陕西省政府也给骗了,汇报虚假情况,说什么我们跟西勘院的合同“尚未履行”,实际上我们已经履行了。西勘院这么干,也误导了陕西省政府,对后来的“一女二嫁”实际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06年3月22日,时任省长在陕西办公厅的文件上,还批示要求地矿局局长妥善处理凯奇莱和西勘院的纠纷后,再和香港签约。但西勘院和地矿局已经被利益集团买通了,根本没把陕西省政府的意见当回事,2006年4月12日,在我们双方合同还在履行并未解除的情况下,西勘院又与香港益业直接签订了精勘合同。

但显然是有问题的。不仅是“一女二嫁”,而且按照此前国土资源厅的要求,西勘院必须对已有的勘查成果做评估,不评估,就没有办法确定已有的勘查成果,也就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合作,但西勘院在没做评估的基础上,就和香港益业签了。而且这个合同讲,精勘的收益全部给香港公司。

《等深线》:所以你自此开始针对香港益业进行举报?同时举报了很多官员?

赵发琦:没办法,我合法签订的协议没法履行,你签订协议却明显有问题,而且我们是同一个标的,“一女二嫁”,这个矛盾就是正面冲突了。

按照他们之间的合同,2006年,香港益业要把全部费用付给西勘院。但直到2014年,香港益业把项目卖给香港秦皇集团,才把这个钱补上了。

2009年,西勘院还主动给发改委写信,要求把这个矿权划给香港益业,结果陕西发改委回复说,按照当时的签约,应该是2007年开工,如果转化项目不能完工,就要收回这个矿权。

2014年,香港益业把这个东西卖了以后,西勘院和香港益业还搞过仲裁,目的是,把西勘院名下的探矿权转让出去,我们发现后进行了举报,后来仲裁委驳回了他们的仲裁请求。这充分证明,西勘院这个单位一直是不顾国家的利益和企业的利益,想方设法在倒卖国有资产。

我说的这些,都有证据。这些种种迹象,也看出背后是有很大蹊跷的,那我一个草根,没办法,只能不断把这些问题讲出来,这也是大家说我一直在举报的原因。

《等深线》:你曾经被看守所关了133天,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刑讯逼供?被抓、被关这件事,让你对整件事有重新思考吗?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