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他的12年——专访陕北千亿矿权之争当事人赵发琦
2018-01-19 11:18:2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等深线》:我们注意到,这次终审判决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凯奇莱和西勘院的一个合作协议,这个合作协议是怎么来的?最初是怎么回事?

赵发琦:就是一个合作勘查合同。这块地方,最初是西勘院做了一些非常简单的工作,2003年5月,西勘院没有资金了,需要招商引资,他们请陕西秦地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做了评估报告,评估了1410万元,评估目的是这么写的:“西勘院拟吸引资金联合勘查陕西省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资源”,并且强调“将其拥有的该勘查区煤矿探矿权作价”,“作价”这两个字非常关键,它也符合国家法律规定,探矿权是一种用益物权,是一种财产权,可以交易。

后来了解,西勘院第一次招商引资是山东鲁地公司,2003年5月两家合作勘探,协商总价是1300万元,比评估低了100万元。山东鲁地公司也是山东地矿厅的下属单位,也是地矿单位,和西勘院算是兄弟单位。

但鲁地公司认为这块地是有风险的,不确定因素太大,中途提出退场。西勘院在自己的网站上招商引资,继续找合作方。我知道后,就去找西勘院。双方协商后在原来评估的基础上,加了100万元,是1500万元,然后我们双方于2003年8月25日签订了这个合作协议。

但是签订合同后,西勘院一会儿说可以履行,一会儿说不履行,我们才发现,跟我们签约后,他们之前和山东鲁地的合同都还没有解除。等后来他们解除后,西勘院又通知我们说,合同可以履行了。

《等深线》:这个合同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对方在是否履行合同上态度变化?

赵发琦:我们合同约定,我们支付西勘院探矿权价款1200万元,即拥有该项目探矿权成果80%的权益。在此基础上,我们双方按2:8的比例出资,对该区煤炭资源进行合作详查和勘探,并约定,该勘查区无论是勘查升值、联合开发,还是矿权转让,所产生的利益,甲乙双方将以2:8比例分享。我们还约定,勘查的原始资料和成果归双方所有,所占矿权比例不得随意转让给他人。这都是白纸黑字的约定。

2004年初,西勘院让我们先付10万元设计费,就是详勘精勘的设计费。到了2005年,西勘院要求我们打款,我按合同约定把1200万元打过去了。打完款,西勘院给我出了个函,给我把钱又退了,说我们之前的合同与陕西省常务会议纪要不一致。

后来我们才搞清楚,西勘院前前后后和很多人签订了协议,让对方出钱去勘探,回头又把人家踢出局,我了解的,就有十来个。

《等深线》:这个陕西省常务会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后续是怎么沟通的?

赵发琦: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政府出了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主要讲前几年已经登记了探矿权单位的人,一律算是代表政府实施勘探,探矿权人没有处置权,如何处置,按照省政府统一规划。

我们是当年8月签订的合同,是以当时的法规做基础的,而后来这个纪要是秘密文件,我们也没看到,事实上这个文件也没有法律依据。西勘院退款后,我就把西勘院的函件附上,给省长写信,一个多月后,西勘院又说要继续履行合同。当时西勘院说要开始野外作业,急需资金,要我把详勘、精勘的费用打过来,估计要800万元,我占80%,我应该是640万元,但我给打了900万元。

这中间,省里领导开始关注,让省办公厅调查,等他们调查结束,详勘也结束了。详勘发现是近20亿吨储量,省政府办公厅调查结束后,省长陈德铭在省政府办公厅的报告上签字,要求省国土厅处理,2005年8月和9月,省国土厅召集我们和西勘院双方进行协商,达成了一致意见,双方继续履行2003年8月25日的合同,双方代表签了字,随后省国土厅根据双方协商的情况出具了陕国土资办发[2005]65号文件,并报省政府办公厅、抄送双方当事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